2018年4月16日星期一

聯手美國炸敘利亞 英法今向國會解釋

英國與法國參與了美國在上星期六(14日)轟炸敘利亞的行動,但這次行動各自在英法國內都有一定爭議,碰巧兩國國會今天(16日)都會召開會議,辯論這次行動,政府將要面對充滿質疑的議員,當中英國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圖片左,衛報照片)面對的壓力較法國的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圖片右,法廣照片)為大。

對於英法來說,最大的陰影是伊拉克戰爭,當年美國和英國聲稱伊拉克擁有大殺傷力武器,因此出兵,結果兩國事後承認,有關情報及證據可能是假的。在這次敘利亞「疑似」化武襲擊平民事件中,從表面看西方造假的機會較上次伊戰低,但現實是美英法永遠都不可能提出鐵證如山的證據,去證明出現了化武襲擊,以及這次襲擊由敘政府或其相關勢力發動,所以英法兩國政府很難完全釋除國民擔心借「假事件」來襲擊敘利亞的疑慮。

另一個問題是川普(Donald Trump)。對於歐洲而言,如果連伊戰時的美國總統小布殊(George W. Bush)都覺得難頂,難以忍受他的西部牛仔及單邊主義外交風格,川普只會更不接受。現在三國聯手,大家只會認為是英法「參與」、「跟隨」美國行動,是美國的跟班,不會有人覺得是三國以平起平坐的身份「一同」決定炸敘。是因為美國決定炸敘而英法也炸敘,如果美國不轟炸的話,英法自己想這樣做也不能。文翠珊和馬克龍都要向國民顯示出,這是他們自己作出的決定,而不是服從「美國的命令」。

馬克龍尤其要面對這個問題,因為法國在二戰後的最高外交原則就是要彰顯自己獨立於美國、並能繼續在全球擁有領導地位。國內極左及極右都批評馬克龍的決定,極左傾向以反戰的角度批判,極右就批評他沒有「獨立」立場。

在這方面,想說一點題外話:川普的冒起其實是對法國極右勢力的很大打擊,因為川普所說所做的,跟法國極右差不多,而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等法國極右領袖在川普當選總統後,只視之為英國脫歐的延伸,竟然走去推崇川普,以對方能上台來證明法國極右也可行,但去年法國總統大選、以至之後一年多走來,卻顯示法國傳統的外交立場及社會取態就是「美國向右走、法國就向左走」,越接近川普,法國人只會覺得選擇法國極右等於認同自己也要跟隨美國路線。除非川普(及其路線)下台並徹底退潮,或者法國極右能找到一套毋須借助川普的論述,以顯示自己所說的並非拾川普牙慧,否則法國極右很難在現有的論述來拓展勢力。

說回本文主題。相對於法國,文翠珊面對的挑戰其實更大,她這次決定的死穴是未經下議院辯論及表決。法理上,英國政府這次轟炸敘利亞是毋須經國會通過動議來授權,因為英國表明這是一次過行動,不會長時間襲擊甚至入侵並推翻敘利亞現政權,但在英國政治的國會至上原則下,這種如此敏感的決定,最好還是要有國會正式授權會較佳。

英國政府的理由是,國會剛好上星期正在休會,16日才復會,而這次轟炸決定必須在短時間內進行,因此決定不尋求國會授權。然而,英國社會、輿論以至國會內都不是壓倒性支持轟炸敘利亞,其中在國會是頗大機會反對轟炸的議員佔多數,畢竟2013年敘利亞也試過化武襲擊,但當時的甘民樂(David Cameron)政府要求對敘動武的議案都被否決,文翠珊政府只是少數派政府,執政保守黨內又有人應該會反對,如果真的要在國會表決的話,有關炸敘的議案應該會被否決。

現在的工黨黨魁郝爾彬(Jeremy Corbyn)是強烈反戰,亦強烈反對英國目前跟俄羅斯對抗的外交政策,在他領導下的工黨會強烈反對並抨擊文翠珊這個決定。而且,他是英國未來首相的潛在人選,文翠珊面對的反對壓力,遠較馬克龍只面對目前看來無上台能力的極右極左為大。(溫和左派及右派都不會反對炸敘。當然,溫和左派及右派都已被馬克龍打殘了)

說了這麼多國內潛在的反對聲音,但文翠珊和馬克龍實際上是非炸敘不可、非跟隨美不可。文翠珊面對脫歐談判下,她要確保英美關係不出亂子。她跟川普近期的關係已轉差,而且轟炸敘利亞是她少數可以接受的川普政策,亦配合她希望西方在間諜中毒案中強硬對付俄國的策略。在貿易等一些重要議題,已經與川普貌合神離,如果連敘利亞這種英美利益已算頗一致的議題,英國都不作出行動支持美國一下,川普會如何看英國呢?

至於法國,敘利亞(以及鄰國黎巴嫩)被法國視為勢力範圍之一,法國要保住全球領導地位,最低限度是先在其「勢力範圍」——即法國前殖民地或保護國、以及歐盟——保持領導地位。從20世紀初一戰後的歷史的角度來看,伊拉克被劃為英國勢力,所以21世紀初伊拉克戰爭,法國可以很瀟灑地拒絕參與並反對美國牽頭的戰爭,撇除道德問題,即使伊拉克真的有大殺傷力武器,入侵了、推翻了伊拉克政權,得益的只有美國和英國,但敘利亞就不同,如果美國行動,法國卻不行動,而最終又真的發現這次化武襲擊由敘政府發動,那麼,川普就會被視為替敘利亞人主持公道,馬克龍就要冒法國在敘勢力消退的風險,而這個風險比現在有限度襲擊所可能引發的「嚴重後果」(俄羅斯說過這樣轟炸會有嚴重後果的),肯定更高。

本文部分資料來源:
France24/美聯社報導

1 則留言:

  1. 非常同意Theresa May处境艰难一段,毕竟英国不同于美法的总统制半总统制,而是标准的议会制国家,绕过议会其实争议很大(即使毋须议会授权,英国的宪政惯例就在那里),大概也是看到Cameron之前惨遭否决,横下一条心也要跟Trump一致。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