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30日星期五

問責

英國下議院29日辯論8小時後,以285票反對對272票贊成、13票之差,否決「如果有需要」英國可對敘利亞動武的議案。表決結果「對國際來說」極度意外,因為大家一直認為英國是美國的「忠心盟友」(or美國的「門口狗」?),英國不會逆美國的旨意。不過,當工黨黨魁文立彬(Ed Miliband)早一兩天說,反對該議案,是自1956年蘇彝士運河危機以來反對派首次不支持政府的派兵行動後,當時英國傳媒及政壇已有人指出,執政保守及自民兩黨會有人不跟黨立場投反對票,因此議案有被否決的危機。

在國際博奕層面,英國(暫時)不參與動武,下一塊受注視的骨牌是法國,因為儘管總統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政府傾向「積極人道主義干預」,但國民厭戰的情緒只會比英國更高,約六成人反對。當然,經過聯合國安理會進一步討論後,英法兩國國民意見可能有變,英國仍有可能參與軍事行動,但至少動武不是迫在眉睫。

在國內方面,大家不期然要問的是: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是否需要引咎辭職?

在現實政治上,不信任動議短期內通過、卡梅倫內閣即時倒台的機會近乎零。但在英式議會制的政治倫理,一項重大決策--以至任何議案--被國會否決,已意味內閣失去國會信任,內閣需要即時鞠躬下台。

除了「失去國會信任」的象徵意義,在實際操作上,「數夠票」是政府的責任。在香港,近期的類似例子是擴建堆填區,相關部門有責任確保有足夠議員贊成,才向立法會提出議案並要求並決。若果議案被否決,很難在短時間內再推內容相近的議案--你叫議員如何在短時間支持一項不久前才反對了的政策?

就算有關政策/議案是不受歡迎但又對社會十分重要,但議案被否決,不能把全部責任推到「反對派」「為反而反」,或是不肯承擔責任而事事民粹。

在敘利亞議案上,卡梅倫的游說工作及時間之短較香港特區政府游說擴建堆填區更倉猝。30名保守黨議員及9名自民黨議員倒戈投反對票,當中包括保守黨前黨魁兼前影子內政大臣戴維斯(David Davis),另兩黨各有1人棄權,據報連國際發展大臣簡意寧(Justine Greening)及外交部負責衝突事務的次官Mark Simmonds以聽不到國會召集投票鐘聲為由而缺席投票。不只後座議員,連內閣成員,還要是負責外交的2名官員,他們的票都不能「箍實」,這個政黨/政府還有沒有紀律?未計好票,結果原來是游說工作未做好,勞師動眾急召議員在暑假期間回來開會,所為何事?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