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3日星期二

一切就是為了這下場?

 [03:30更新:愛爾蘭總理科恩在22日晚上宣佈,國會通過預算案後,將解散國會,提前明年1月初大選;照片來自RTE]
愛爾蘭反對IMF拯救的示威(圖片來自愛爾蘭電台電視台RTE片段)

愛爾蘭政府、歐盟和IMF在21日晚正式宣佈愛爾蘭接受拯救。從整個歐元區的角度而言,網主認為這只是更大風暴的第二幕而已--5月拯救希臘是第一幕;葡萄牙肯定需要接受拯救,而且一定是第三幕,唯一問題是聖誕前還是聖誕後爆發。
歐元危機終局遠遠未開始發生,而現在唯一要問的只有2個問題:一、真正令歐元區問題到達「make or break」的,是西班牙還是意大利?目前西班牙「贏面」較大;二、如果西班牙和意大利其中一個爆煲,會發生什麼事情?希臘、愛爾蘭或葡萄牙都只是小國,要拯救她們(就算是三個一齊同時拯救),難度不高。但西班牙是歐元區第四大經濟體,意大利更是第三大,其中一個出問題,單靠德國、法國,甚至連同不是歐元區的英國一起都未必有能力拯救。到時候會出現什麼情況呢?

更加會即時發生的風暴應該是愛爾蘭。管理經濟失敗至要外國拯救,目前的政府已認受性盡失。執政聯盟內的綠黨在22日宣佈要求明年1月下半個月舉行大選,意味現政府一定會倒台,唯一分別是:在野黨能否成功令大選進一步提前至幾天內便要宣佈舉行?明年的預算案能否通過?總理科恩(Brian Cowen)會否帶領執政共和黨(Fianna Fail)出戰大選、還是幾天內便宣佈辭職?

愛爾蘭是一個經過多年鬥爭下才獨立的國家,因此IMF和歐盟拯救下的「喪權辱國」感更強。要理解這種情緒,或者可以從《愛爾蘭時報》11月18日的社論Was it for this?著手。以下是該篇社論全文:

1916年復活節起義中的人犧牲生命,就是為了這結果嗎--德國總理的拯救,以及英國財相在旁給予幾先令(shilling)的施捨?《愛爾蘭時報》問這一個問題,對一些人而言有點奇怪。在此當中,是羞恥。從英國人手中獲得政治獨立,自己成為自己事務的主人後,我們放棄我們的主權,給予歐盟執委會、歐洲央行和IMF。他們的代表今天來到美利安街(Merrion Street)。
"共和黨(Fianna Fail)有時候為愛爾蘭服務得很好,有時很差。不過,就算在最惡劣的時間,共和黨骨子裏對愛爾蘭人一定要控制自己命運的堅持,至少也仍令人對他們有一點尊敬。該黨的主要目標中,包括了「維持愛爾蘭作為一個主權國的地位」的承諾。該黨創辦人Eamon de Valera在1926年創立該黨時的演說中,曾提到「主權的不可分割」是該黨理念的基礎。共和黨的理念現已破碎了。
"愛爾蘭人毋須其他人告訴他們,世上沒有絕對主權這回事,尤其是小國。我們很清楚,透過把我們的獨立與歐洲鄰國分享,我們令自身的獨立更有意義。我們也不會天真到,這個國家可以--或之前曾經可以--在不理會世界其他地方下作出重大決定。不過,我們所期望的是,這些決定是我們自己的決定。一個國家的獨立,是由這個國家為自己作出的選擇所界定的。
"愛爾蘭的歷史,令失去這種意義的選擇更加可恥。透過過去200年的所有多次抗爭,希望成為獨立主權國民的期盼就變得好像一道疤痕。由「聯合愛爾蘭人學會」(United Irishmen),到《貝爾法斯特協議》,當中都帶著「自決」這關鍵詞語,這亦繼續在今天大部份愛爾蘭人中有共鳴的。

"我們目前情況的真正恥辱,不是我們的主權被人奪走,而是我們自己揮霍掉。不要企圖自製幻想,說什麼歐洲強國合謀成為我們的主人,以此減輕我們的羞恥感。畢竟,我們現在已不是任何可能領主值得去爭奪的東西了,沒有一個理智的歐洲人會自願承擔清理由我們一手造成的爛攤子的工作。是我們自己選出的幾個政府無能,導致我們作出自己決定的能力遭如此大大削弱。
"讓我們提醒大家,他們是在愛爾蘭主權從未如此強盛過的時期開始,便這樣做了。我們的國家債務當時微不足道;大量國民移出海外,嘲笑我們聲稱自己是自己的主人的情況逆轉;真正的民族自決在1998年發生,愛爾蘭島的兩邊都投票支持《貝爾法斯特協議》;失敗感和低人一等的感覺驅走了。
"能夠把國家由如此的高峰狠狠地拖下來,並令國家再度受其他人的決定所支配,這是絕不會輕易原諒的所為。這肯定為一個失敗政府劃上一個可恥句號。"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