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6日星期四

火燒麥當娜

很久沒更新了,近一、兩週其實有兩、三個歐洲新聞想一寫,就是太倦,看完了資料已經睡著,動不了筆。這篇想寫的,是上週已有不少香港報章寫了的新聞:俄羅斯的「小貓」審判。

3名自稱是punk樂隊「小貓暴亂」(Pussy Riot)成員的女子今年2月在對東正教徒十分重要的莫斯科救世主大教堂(Cathedral of Christ the Saviour)內示威,高唱「punk聖詩」,高呼聖母馬莉亞要趕走普京(Vladimir Putin),結果被檢控,案件將在17日宣佈裁決。案件在西方惹來很大關注,連麥當娜上週到俄羅斯進行演唱會時,也公開呼籲不要判她們有罪。

政府和東正教徒不滿,有副總理稱麥當娜是「前妓女」,說妓女「收山」後總愛說教。更有東正教教士焚燒麥當娜的照片(如上面的影片)。可見,這宗案件不只是普通的反政府示威,更把東正教教會捲入政治爭拗中。

這次「小貓暴亂」的示威,當然是去年12月國會大選後連串反普京示威浪潮的一部份,不過,跟這浪潮中其他示威不同的是,這場示威選擇在教堂內舉行,令事件多了一重宗教因素。

一方面,這揭開了東正教教會與普京政權關係越來越密切的事實。在近幾個月,最具象徵意義的是,俄羅斯政府去年年底同意,東正教大主教可在克里姆林宮內擁有官邸--這在當時並沒有引起民眾很大反響,而這其實不一定是「政教合一」的措施,因為克里姆林宮其實是指一堆建築群,是包括了總統府及行政機關辦公室以外的建築,跟同樣被用來作國家政府同義詞的白宮、愛麗榭宮,後兩者的確是全由美國/法國總統所擁有不同。而且,上述的官邸在沙皇時期本來就是東正教大主教的官邸,因此這個做法可說是「物歸原主」而已。

最令人側目的,是今年年初、總統大選投票前,東正教大主教基里爾一世(Patriarch Kyrill)一反中立態度,在去年年底反普京示威時還表示政府應聆聽示威者聲音,改變全面支持普京,並說俄羅斯有普京是「神的奇蹟」。自此,俄羅斯社會便開始驚覺,法律寫明是政教分離的俄羅斯內,原來教會跟政府走得很近。

相比葉利欽(Boris Yeltsin)年代,普京明顯更積極拉攏教會,雙方對對方都有所求:儘管教會面對定期到教會崇拜的人數不斷減少的挑戰,但始終是最具威望的組織,因此普京需要教會合作,給予建制道德合法性;另一方面,教會在蘇聯時期被蘇共不斷打壓後,急欲重新發展,當中包括需要資源,因此教會亦希望政府給予方便,包括歸還蘇共時期充公的教會資產,又或是令教會更容易成立東正教學校,方便傳教。

不過,普京與教會的關係亦僅此而已,普京絕非塔利班,與教會仍保持一定距離。

更廣泛來看,東正教的地位亦是「俄羅斯復興」情緒的一部份。正如中國(人及共產黨)在共產主義思想沒落後(well......),很想找回中國傳統思想來維繫社會,例如祭出孔子,作為中國社會的支柱,俄羅斯人亦有同樣情緒,沒了共產黨,就得找回共產革命前的俄羅斯文化,而(俄羅斯)東正教肯定是當中一個重要內容。

亦因此,在「小貓」案中,不只是支持建制VS反建制這麼簡單,更涉及保守VS自由、俄化VS西化的爭拗,這案件比其他示威更分化俄羅斯社會。

對於自由派,尤其是網民、年輕人及莫斯科等都會區居民,教會是與普京政權同流合污,且腐敗,例如今年4月,俄羅斯網民瘋傳2張照片,指東正教教會一張基里爾一世出席一個公開活動的官方照片中,基里爾一世原來戴了一隻手錶,但不久官方照片便抹去那隻手錶,繼而說那隻手錶是瑞士名錶,教會是不想大主教有生活奢靡的形象才抹去手錶,事件令教會十分狼狽。

但對保守派,尤其是忠誠的東正教信徒,以及鄉村居民,他們會覺得「小貓」的示威跟各種攻擊教會的批評,都是針對教會的陰謀,甚至是毀滅俄羅斯文化的陰謀。尤其是,跟天主教等其他教會不同,俄羅斯東正教教會在20年前,才剛擺脫蘇共逾70年的迫害,因此若是梵蒂岡的醜聞(例如近月的Vatileak),大家會抱著「看熱鬧」的心態,但對於東正教教會,的確有不少俄羅斯人會「抱不平」,幫教會。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