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9日星期三

歐洲新一輪制憲啟動?

包括11個歐盟成員國的「歐洲未來小組」在17日發表最終報告,建議大幅提高歐盟的權力,象徵性強的包括歐盟執委會主席(即巴羅佐Jose Manuel Barroso現時擔任的職位)由全民直選,以及歐洲議會可提出法案,而實際運作上更重要的,包括大幅改變現時歐盟「單一外交及防衛政策」(CFSP)的決策模式,大部份政策由一致決定改為有效大多數贊成便可通過,甚至日後歐盟條約修改亦只須有效大多數的國家通過便可以,毋須全部國家通過

連同巴羅佐在12日於歐洲議會發表「洲情諮文」時吐出「F-word」--聯邦(federation)這個「禁忌」詞語,可以看出,繼上世紀末至2005年失敗告終的歐盟憲法、以及期後作為補救方案的《里斯本條約》後,歐盟又進入新一輪融合運動潮。至少在歐盟精英圈子中如是。

儘管,實在很難理解,連歐洲經濟未完全踏上復蘇軌跡、歐羅存亡還成問題的時候,歐洲的政界竟然還有閒情去討論「歐羅巴合眾國」!

最新方案內容,包括上面「歐洲未來小組」報告的鏈結,暫時可以毋須詳細閱讀,畢竟仍停留在空談的階段。大致上,方案可分為兩類:1、加強經濟及貨幣聯盟(EMU);2、歐盟制度改革。

1包括歐洲單一銀行監管、加強監察成員國的預算等,由於大部份已屬成員國領袖已在過去一年的峰會已拍板的措施,而且亦被視為保住歐羅的必須措施,因此爭議應該不大,除非各國(人民)決定放棄歐羅的成本比不上繼續緊縮財政及上繳更多主權。

2則可能是學術界討論已久的事,但未正式在歐盟及各成員國官員之間討論過,而且現在連制憲第一步都未踏出--修改歐盟條約,要先成立「政府間會議」(IGC,其實即是歐盟成員國會議及歐盟峰會,但議題只限定在修約);而上一次歐盟憲法,除了IGC,亦成立Convention,由這個「制憲會議」撰寫報告。因此,歐盟未正式進入修約/制憲階段,而大家除非是專門研究歐盟政治,否則毋須認真閱讀,因為稍後一定有大量修改。

無論內容如何,我關注的、我認為日後任何上繳更多主權行動會否成功的關鍵,主要還繫在兩點。1、歐盟精英們準備好聆聽人民的聲音?自從2005年制憲災難性失敗告終後,歐盟政界一直逃避以公投通過上繳更多主權給歐盟機關的決定,但2005年公投已十分清楚顯示,繼續在密室作外交談判,然後叫國民無條件支持的年代已經過去,這可能是踏入21世紀,網絡盛行,人民很容易討論政事,這亦可能是歐洲融合的程度已高至十分影響人民一般生活及身份認同的地步,不再似以前般只是一個單一貿易區般簡單。

歐債危機,一些國家抗拒國外對其財政政策指指點點,一些國家則抗拒付款拯救其他國家,顯示歐洲人民只會更抗拒政府自行作出有關歐洲政策的決定。

第2點是:究竟歐盟成員國各國的人民有沒有「命運共同體」的想法?你可以把更多議題的決定權上繳至歐盟,把歐委會主席全民直選,甚至把條約的通過門檻限制至有效大多數的國家而非全部國家一致通過,但前提是各國人民可以接受,對自己有切身利益的議題、對自己生活有影響的歐委會主席以及整個歐洲社會運作遊戲規則作出改變時,會被outvote。

撇除有些國家或地區的民族身份特別強這點,如果有國家的人民對這種新的遊戲規則不服,就算全歐洲可以一人一票作決定,都不代表他們會接受這些決定,更不會因此而自覺是歐洲人多於X國人,他們可以乾脆退出歐盟,另行與歐盟定立自由貿易區便算。

歐洲人--就算撇除疑歐的英國和捷克--真的準備好有一個「歐洲聯邦」嗎?

1 則留言:

  1. 有說法是,歐洲經濟的進一步一體化離不開政治上進一步融合,比如要在各國實行更為一致的財金監管措施,勢必整合各國財金政策。

    讀書時剛好趕上東邊的幾個國家比如波蘭加入歐盟。大學裡東歐來的同學都很高興,很願意把自己當歐洲人。我覺得,也不能說整個歐洲的普通民眾都抗拒歐洲進一步融合。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