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4日星期六

奧朗德靜待德國9月大選結果

歐洲過去一週討論德法兩國矛盾加劇的問題,主要因為上週有法國報紙報導,法國執政社會黨內部文件抨擊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自私不妥協」。儘管兩國主要官員強調,兩國關係良好,但一些執政黨要員仍充當「打手」角色,抨擊對方。詳細可看《蘋果日報》2日的報導

《信報》一個專欄(鏈結需要付款登記才可登入)認為,「法國不信任德國一直主導的緊縮政策」,而「法國此刻爆出對默克爾政府經濟政策的不滿,其實是把呼籲歐盟檢討緊縮政策的呼聲推向高峰,若留意近日歐洲各國元首的言論,這種意見在成員國之間有不少支持。歐盟未來的經濟政策似乎已到了重新檢視的時刻。」不過,我個人傾向相信,這只是法國總統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以至執政社會黨正等待德國9月大選結果,搏默克爾爭取2度連任時失敗。

說德法兩國關係陷入「結構性緊張」,並非無因。事實上,早在去年底、今年初,路透社便曾發表一篇2013年前瞻文章,指出德法今年要就歐洲/歐元區的長遠經濟管治模式攤牌。

兩國政權一右一左,並非兩國關係緊張的主因--畢竟,80年代至90年代中,德右法左,90年代末至2005年,德左法右,兩國領袖當時都曾經歷短暫的磨合期。甚至同樣是右派政權,默克爾與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一開始合作都不太順利。然而,這三對領袖最終都能合作推動歐洲融合。

德法不咬弦的情況加劇,更主要是因為歐洲融合目前討論的主要的經濟管治,而且已逐步擺脫單單討論如何即時應對歐債危機的階段,而是歐元區長遠的經濟治理制度。

過去,歐洲融合採取「法政德經」模式,亦即政治跟法國制度(例如歐盟執委會的專員有自己的辦公室cabinet,便是源自法國,而歐盟的司法體系都是主要跟隨法國系統),經濟則跟德國制度(歐洲央行便有如德國央行的倒模)。以歐元為例,為了滿足法國在歐洲政治融合的願望,以換取法國支持東西德統一,德國支持成立歐盟、外交國防納入歐盟範圍,以及成立歐元,但作為推出歐元的條件,歐元的貨幣制度要跟隨西德「強馬克」的模式,不能走「弱法郎」路線。而由於政治上跟法國,因此在面子上法國便儼如歐洲領袖,滿足法國民族虛榮心。

這一輪歐洲融合主要討論經濟整合,在德國礙於民意(以及市場)不太可能對自己引以為傲的經濟模式作出讓步下,有2個問題來了:1、德國可以在什麼政治議題作為交換,讓法國同意德國的意見呢?2、經濟整合,代表會有一套來自歐洲層面的經濟模式--包括稅收、開支、以至政府介入市場程度--將施加於成員國身上(至少是歐元區國家),這已經不只是被逼加稅收減福利這麼簡單,而是整個管治哲學的改變,其中又以法國的經濟模式將最受衝擊。

德法兩國關係便是在這樣的環境變得關張。

不過,兩國又會否去到「離婚」的地步呢?暫時的判斷是:不會。正如文章一開首說,這又牽涉到德國9月大選這個因素。

去年法國大選時,默克爾不避嫌在臨近大選時期,與薩爾科齊一起接受傳媒訪問,又拒絕奧朗德以主要大黨總統候選人的身份拜訪她。因此,奧朗德/社會黨加緊抨擊默克爾,有禮尚往來之意,暗助德國社民黨。這亦代表,直至德國9月大選有結果前為止,歐元區不能作出任何重大決策。

而「長遠」--至少指未來約5年的時間,德法會否分道揚鑣,又涉及:1、兩國會否毅然放棄歐洲融合?2、各自能否找到替代合作夥伴?問題1是不用考慮,連英國都被警告,如果脫離歐盟,其影響力會大降之際,德法兩國各自單打獨鬥的話,在國際政經上可以鬥得過美國、中國,甚至日本或一些金磚國家呢?

至於問題2,法國可考慮跟西班牙和意大利結盟。意大利新總理萊塔(Enrico Letta)近日出訪德法兩國,不少報導以他表示不想再緊縮的發言,便認為他靠攏法國,似乎是過度揣測,畢竟萊塔是先去了柏林,然後才往巴黎,這顯示意大利即使十分希望放寬緊縮要求,但至少仍未跟德國反面。

更核心的是,意大利及西班牙仍未脫離危險期,尤其是後者。如果最終仍逃不過求援,付鈔拯救的主要都是德國,不是法國。法意西即管可聯手挑戰德國的立場,自行走「增長路線」而放棄「緊縮路線」,但救援資金,德國不給就不給。

德國方面,同樣沒有更理想的替代。《蘋果》稱可組成「德英聯盟」。無疑,德國希望英國留在歐盟,以抗衡法國要求事事干預市場的聲音,但「德英軸心」取代「德法軸心」,痴人說夢,畢竟英國要求重新談判歐盟條約,同樣惹怒默克爾。相對下,德國跟近年立場再沒那麼疑德的波蘭結盟,更有可能,但即使波蘭加入了歐元區,「德波軸心」的份量仍未能取代「德法軸心」。

因此,就算同床異夢也好,德法仍要繼續這段婚姻,既要博奕,盡量令自己的立場實現在歐洲融合上,亦要妥協,嘗試找出兩國之間的平衡點。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