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4日星期四

為疑歐而親歐

 泛歐政壇在13日有一場歷史上會面:法國極右國民陣線黨魁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在荷蘭拜訪該國極右自由黨黨魁韋達斯(Geert Wilders;上面照片來自荷蘭報章Volkskrant),宣佈聯手出戰明年6月的歐洲議會選舉,並邀請其他國家的極右政黨加入。

由於不少國家的民調都顯示,極右政黨支持度上升,因此如果能夠聯手,並真的獲得民調預測的得票率,歐洲議會將首度有一股強大的疑歐勢力。


先略談歐洲議會(選舉)的運作。基本上,選舉時都是由成員國的政黨掛名牌出選,但當進入歐洲議會,各國政黨會合組黨團,例如保守派會組成「人民黨」(EPP),是目前最大黨團,第二大黨團是「社會黨及民主派進步聯盟」(S&D),第三至第五大黨團依次為「歐洲自由黨及民主派聯盟」(ALDE)、綠黨-歐洲自由聯盟,和英國保守黨有份參加的「歐洲保守及改革派」(ECR)。

目前一些疑歐政黨組成了一個黨團,名為「自由與民主歐洲」(EFD),但國民陣線、自由黨等不少極右政黨沒有加入,寧願保持獨立議員/非黨團議員身份。

至少有25名議員,兼來自至少7個成員國,才合組成歐洲議會黨團。黨團較非黨團有較多優惠,例如有資金資助,有辦公室,委員會主席等職位分配時可分得較好的位置,而歐洲議會是有「黨團領袖會議」的「組織」,議長、各副議長會跟各黨團領袖定期開會,商討議會的議程及會議安排。

除了實質的好處,法國國民陣線及荷蘭自由黨想跟一眾疑歐/極右政黨合作,另一考慮是以壯明年選舉聲勢。雖然,現實是選民投票時很多時候只理本國情況,例如法國選民投票給UMP,不會知道自己原來變相同時投給了德國默克爾的政黨,但如果可以聯合起來,這就是一個全歐洲的勢力,不能以個別成員國的政治勢力來視之,始終可以在傳媒有較多曝光--至少泛歐傳媒會有更廣泛的報導。

不過,吊詭的是,儘管法國FN及荷蘭自由黨聲稱要削弱歐盟權力,但他們這個做法,其實就正正是一個泛歐運動,將整個歐洲的疑歐勢力「融合」,如果真的成功,就會得出一個歐洲共識。儘管意識形態跟目前歐盟圈子主流不同,但效果就是仍然有一套泛歐的主張/政綱主動地影響全歐洲,這與歐盟/主流歐洲政黨一向的歐洲「融合」(intergration)目標是一致的。這是否變相推動歐洲融合、為歐洲融合增加、或補足原本正失去的合法性和意識?

既然稱得為「疑歐」,這些政黨的政綱一定是本國優先(本土派?)。除了在反移民上各黨可以協調出一個一致的立場外,其他政策會有相同主張嗎?如果沒有,合來又有什麼作用呢?

即使這些政黨的目標是把所有他們有分歧的政策全部撥回成員國處理,以歐盟削權來掩飾各政策的分歧,但實際執行上,當處理政策細節時,一個泛歐的疑歐政黨可以把多少權力調回成員國呢?這絕對是考驗「新功能主義」(即當不同國家在經濟上協調,令彼此經濟互相依賴時,便會出現「溢出效應」,令這些國家願意交出更多主權予一個國際組織)的有效性。

疑歐政黨組泛歐聯盟,是屠城木馬,還是自己反被同化?

2 則留言:

  1. 如果投票給 FDP 就是變相投給 法國 / 荷蘭 / 意大利 等等的誰誰誰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ALDE, 即自由派
      http://en.wikipedia.org/wiki/Group_of_the_Alliance_of_Liberals_and_Democrats_for_Europe
      有趣的是, 親商的德國FDP、荷蘭VVD(目前首相所屬政黨)和比利時自民黨等, 會跟偏向中左的英國自民黨和荷蘭D66(!)在同一黨團 (法國和意大利那些ALDE政黨不太出名)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