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2日星期日

堡壘由內部瓦解

 十分諷刺:土耳其親伊斯蘭政黨正義與發展黨(AKP)及其黨魁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上台超過10年,已大致馴服了以捍衛共和國世俗主義自居的軍隊,避過了過去多個親伊斯蘭政府遭政變推翻的命運,但現在他卻面對警察及司法系統中另一支「地下勢力」的挑戰,而這支勢力正正是一手推他上台的伊斯蘭組織。

說的是伊斯蘭傳道人古倫(Fethullah Gulen,上面照片來自路透社)領導的Hizmet運動,說的是過去一週風起雲湧的貪污案調查。
過去一週,警方就幾宗互不相干的貪污案進行大規模搜捕,並在21日起訴部份人士,當中包括2名部長的兒子及國有銀行Halkbank的董事長。政府已立即還擊,多個城市的警察首長遭撤職,他們懷疑與Hizmet有連繫。埃爾多安在21日批評這是骯髒的行動,有外國勢力介入,旨在削弱他。

有「外國勢力」,其中一個意思是指美國駐土耳其大使館,因為Halkbank及部份被捕人士被指跟伊朗進行違反國際及美國制裁的交易,美國有誘因對付Hallbank及這些人。

另一個「外國勢力」,估計是指自我放逐流亡美國逾10年的古倫。古倫的Hizmet運動在土耳其的警察及司法系統有不少信眾,這個組織介乎於宗教組織、NGO及政治組織之間,在全球都有其網絡,在土耳其影響力尤大,因此古倫理論上有能力透過反貪或任何刑事的把柄對付對手。

奇怪的是,Hizmet其實跟AKP理念近乎一致,都是親伊斯蘭,不太滿意土耳其立國的世俗原則,不過,Hizmet相對較親以色列和美國。2010年一艘土耳其船由土耳其駛往加沙,以色列強行攔截,指該船企圖突破以國對加沙的封鎖。當時,埃爾多安政府強烈譴責以色列,但古倫支持以色列,認為該船沒有以色列的批准便強行駛往加沙,是該船有錯在先--亦可見,美國、以色列和Hizmet是有可能聯手的。

Hizmet與AKP反面的導火線卻是一項教育議題。埃爾多安政府上月宣佈,取締入大學前的補習學校,理由是有錢人較能入讀這種學校,變相削弱窮人的入大學機會。這看似是十分民生的議題,但Hizmet及其信眾擁有至少四分一甚至一半的補習學校,這是該運動的重要收入來源,而且Hizmet過去20多年一直透過這途徑揀蟀,找出有潛質的年青人,游說他們加入Hizmet,而入讀補習學校的學生通常都會入到大學,繼而在政府、司法或商界盤踞重要位置,這亦解釋了Hizmet為何在警察及司法有這麼多信眾,以及Hizmet為何認為此舉形同斷其命根,不惜為此公開抨擊政府。

甚至AKP本身都有不少Hizmet運動份子,因此目前是AKP內的埃爾多安派與古倫派的鬥法。取締補習學校的措施,便觸發前足球球員、國會議員哈根蘇古(Hakan Sukur)退出AKP。

令形勢更複雜的是,明年將分別有3月的地方選舉,及8月首次總統直選。如果古倫有能力令AKP在3月地選重挫,尤其是失去伊斯坦堡的市長一職,埃爾多安8月當上首名直選總統的美夢便會幻滅。

無論兩派惡鬥的結果如何,一個派系有能力透過警察/司法系統來對付政敵/政府,這跟軍方用政變推翻政府沒有分別,過去約10年的政治穩定似乎只是假象,土耳其的民主和政治仍然脆弱。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