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2日星期六

土耳其府院之爭

 近年不時出現網絡令一件小事變成政治大事的情況,這種情況在土耳其出現。土耳其政府21日突然封鎖Twitter,儘管總理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照片右,路透社照片)近期不斷說要封鎖Twitter、Youtube、Facebook等網站,批評這些網站「散播中傷他貪污的謠言」,但當封鎖令真的出現,土耳其人的反彈意想不到地大,似乎埃爾多安這位在位11年的政治強人政治生涯可能已進入倒數階段。

不少土耳其人不理禁令,翻牆繼續出tweet,甚至比之前更多--每分鐘平均有約1.7萬個推文來自土耳其。不少政客、包括執政公義與發展黨(AKP)要員,都繼續出tweet,但最惹人關注的是總統居爾(Abdullah Gul,照片左)都公然違反禁令,刻意透過Twitter來表達對封鎖Twitter的保留。不禁要關注:埃爾多安和居爾這對多年老拍擋是否快將決裂?


先說這次封鎖Twitter事件。技術上而言,今次下令封殺Twitter,是由運輸海洋通訊部轄下的通訊技術學院(BTK),理由是一些人入稟要求Twitter刪除誹謗他們的推文,法院批准,但Twitter不跟從法院命令,因此BTK封鎖Twitter。不過,實際、或至少大家都相信的真實理由是,近日不斷有人在網上傳出埃爾多安及其家人貪污的傳聞,包括在網上爆出聲稱是他們正在討論貪污勾當的錄音,而土耳其3月30日便舉行地方選舉,埃爾多安擔心會打擊AKP選情,因此不斷批評這些是別有用心的人的陰謀,揚言要封殺。

埃爾多安由2003年擔任總理至今,帶領AKP連贏三次大選,其在位之久、選戰往績及持續高民望,是土耳其共和國建國以來罕見,其權勢可媲美國父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urk)。埃爾多安是奮於政治鬥爭的人,這可以理解為「頑強」,尤其有伊斯蘭背景的AKP及其之前其他伊斯蘭政治運動曾經遭政府打壓,沒有這種好勇鬥狠,一早完蛋,但在位者而有這種性格,代表他有獨裁傾向,近年他愈來愈專制。尤其是去年年中伊斯坦堡反對拆公園的示威觸發暴力衝突起,埃爾多安強硬批評是旨在推翻政府,開始令土耳其人懷疑應否繼續讓他執政--儘管他仍然是最受歡迎的土耳其政治人物。

在這裏,就要提到居爾。居爾和埃爾多安是多年政治運動的戰友,2002年AKP勝出大選上台時,由於埃爾多安因被剝奪政治權利而不能參選,因此要由居爾暫時出任總理,待AKP控制的國會修例,讓埃爾多安可參與補選,進入國會後,居爾讓出總理寶座,轉任外長,之後獲推舉為總統,可見埃爾多安對他的信任。不過,居爾相對較溫和,由去年伊斯坦堡示威至今的不同的政治爭拗,居爾的態度明顯與埃爾多安不同,暗示埃爾多安對司法、示威者等的打壓過了火位。

事實上,連AKP不少人都覺得埃爾多安愈來愈專制,近一年不斷有AKP要員前往總統府,游說他重返政壇(跟香港一樣,土耳其總統理論上要無黨派,因此即使競選時可有政黨,但當選後要退出所有黨務),土耳其政壇甚至戲稱總統府是「哭牆」。

但令二人不和的最大關鍵是今年8月的總統大選。這將是土耳其歷來首場總統直選。由於AKP黨章規定黨魁只能連任三屆總理,因此埃爾多安希望轉當總統,而且會修憲增加總統權力,令土耳其由議會制變成總統制,以保持自己的影響力。問題是,埃爾多安入主總統府,居爾有何政治位置呢?理論上,居爾可以轉當總理。不過,居爾會否甘心當一個權力小的總理?另一方面,埃爾多安會容許一個如此重份量的人當一個他希望只是聽命自己的職位嗎?

在考慮埃爾多安VS居爾的政爭下,同時要記得,目前土耳其政壇中,還有一股可左右大局的勢力:「古倫派」伊斯蘭組織。有關這組織及其跟埃爾多安的瓜葛,去年12月在題為<堡壘由內部瓦解 >的post已寫過。因此,土耳其目前是這三分之間的角力(世俗派已被徹底打沉),其中居爾究竟會傾向那一方,將是政局發展關鍵,因為目前來說,最有力把埃爾多安拉下馬的,竟是他的多年戰友居爾。

不只堡壘由內部瓦解,最大的敵人原來就是身邊的好友。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