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3日星期一

憤怒鳥登大銀幕 中美票房齊報捷


以手機遊戲「憤怒鳥」為藍本的電影(三地各自稱呼為大陸《憤怒的小鳥大電影》、香港《憤怒鳥大電影》和台灣《憤怒鳥玩電影》;圖片來自官方網站)20日在全球最大的兩個電影市場美國和中國齊齊上畫,北美洲開畫週末票房為3900萬美元,登上本週北美票房冠軍,擊敗已第三週上畫的《美國隊長》,在大陸則在首兩天有1.2億人民幣收入,同樣是本週末的冠軍,也算是不俗的成績。

《憤》在13日已在芬蘭等歐洲各地上映,在中美上畫前全球票房已達4300萬美元。把手遊角色推去拍戲做主角,憤怒鳥是首個,這部電影也是憤怒鳥創作公司、芬蘭的Rovio的一大賭博,如果這部電影處女作票房慘淡,公司隨時可能破產。



《憤》是用上荷里活A級電影的預算,Rovio投資了超過1.7億美元,當中8000萬美元是製作費,餘下接近1億美元是宣傳開支。如果連同跟戲院的分賬,《憤》的全球票房要大概3億美元,Rovio才可回本。以一個首次製作電影的公司就有如此雄心,是個十分大的冒險。

更令電影業訝異的是,《憤》是Rovio自己製作,只把發行工作交給索尼電影(上述近1億美元宣傳費主要是支付給索尼)。這個是反常的做法,因為美國把漫畫角色開拍成動畫電影時,角色版權持有公司一般是外判給有經驗的電影製作公司處理。不少荷里活電影公司有找過Rovio,但Rovio最終決定自己製作,這是十分大膽的決定——儘管《憤》找來不少有荷里活製作動畫經驗的幕後人員參與。

如果只看目前的話,電玩公司把角色變成動畫,可能是新趨勢。任天堂早前就宣佈,要把孖寶兄弟(香港的譯法,大陸和台灣相信譯作「超級馬里奧」)拍成電影。甚至,有人連俄羅斯方塊也想到要拍電影。總之,只靠單一產品不能再賺錢,一個「品牌」需要涉足多項類型的周邊產品,才能最賺錢。

除了賺錢,還有的是借機宣傳。憤怒鳥也好,孖寶兄弟也好,這些紅極一時的電玩手遊也有衰落的時刻,《憤》也有協助拉抬一下憤怒鳥人氣的作用,令大家又再去(浪費時間)玩憤怒鳥,繼而再買周邊產品。

上述效應,只是現在才看到的作用。實際上,Rovio是在2012年宣佈開拍《憤》,若連同前一、兩年公司已在研究開拍長片的可行性,Rovio決定拍電影,是在憤怒鳥當紅時作出的,因此電影的原意是「乘勝追擊」,而非提醒大家這遊戲仍然存在的gimmick。

憤怒鳥一炮而紅後,Rovio已在開始考慮轉型,希望由純手遊公司變成全面的娛樂公司,近年已有推出一些短片動畫,又製作教學用的產品。Rovio深知,一間遊戲公司年中推出無數個新遊戲,但當中紅的、可賺錢的只有一、兩個,當碰上一個超級賺錢的遊戲時,便需要將遊戲變成品牌,並繼續由這個品牌發展出更多賺錢機會。

只是,《憤》拍攝期間,正好是Rovio開始衰落的時期,近年虧損,又要裁員。因此,如果《憤》票房差,Rovio會面臨很大危機,芬蘭繼沒了諾基亞後,又會短時間內再失去一個國際品牌;但如果電影大賣,則Rovio不單回本,且成功轉型,變成有能力威脅迪士尼、DreamWorks這類動畫公司的娛樂公司。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