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7日星期三

西巴爾幹入盟又受打擊

16日傳出科索沃的塞爾維亞族主要政客伊萬諾維奇(Oliver Ivanovic,上面照片來自自由歐洲電台被暗殺身亡的消息。這件事件來得很不是時候,因為剛巧塞爾維亞及科索沃原定當天在歐盟調停下,在布魯塞爾進行會談,嘗試讓雙方關係正常化。對上一次類似會談已是去年3月,而消息傳出後,塞爾維亞的代表團立即離開會議室並回國,不參與會談。

另一個「剛巧」是,今年上半年的歐盟輪任主席國是保加利亞,該國定出在上半年要做的其中一件事,正是推動西巴爾幹加入歐盟的進展。

在西巴爾幹半島,目前有阿爾巴尼亞、馬其頓、黑山和塞爾維亞4個國家是加入歐盟的「候選國」(Candidate Countries),即是已經展開正式談判的國家;另外波斯尼亞及科索沃則是加入歐盟的潛在國家(及地區,如果你堅持科索沃不是國家的話),即歐盟與他們只是進行探索討論,未正式展開談判。撇除土耳其的話,西巴爾幹是最後一個歐盟作未納入的歐洲地區。

這些國家加入歐盟的談判、討論過去多年一直沒有很大進展。對歐盟來說,在2000年代末先要處理內部改革,商討《里斯本條約》,之後有債務危機,然後就有難民問題,這一、兩年就是英國脫歐,其實沒有什麼時間再處理歐盟擴張。

西巴爾幹自己都問題多多。有些是仍然處於瀕臨(再)開戰的情況,例如塞爾維亞仍不承認科索沃已獨立,波斯尼亞內3族之間的關係仍很差,歐盟接納這些國家加入時,一定要先解決這些地緣政治糾紛,否則只是把一個炸彈放入歐盟;馬其頓就一直與希臘爭拗國號問題;而整體上,這個地區的貪污和黑幫犯罪問題依然猖獗,有些地區可能是黑幫統治多過有一個有效政府管治。說到這裏,都仍未說這些國家的經濟發展是否已追上歐盟平均水平。

所以,西巴爾幹一直不太受歐盟重視,儘管歐盟是有「睦鄰政策」去處理與他們的關係,歐盟執委會也有一名「擴張專員」應付這些國家。

保加利亞首度成為歐盟輪任主席國,便成為推進西巴爾幹入盟的契機,也是保加利亞很聰明的選擇。正如Euractiv解說這次暗殺事件時所說,自從有了歐盟常設主席後,輪任主席國的重要性已下降,而保加利亞作為東巴爾幹國家,由他出任主席國時表示要推動西巴爾幹入盟,較其他國家或者任何歐盟官員來說更有說服力,而且這項政策較易令保加利亞在7月1日交棒給奧地利時,更易對外宣稱自己在這個半年的「政績」,從而提升國家形象。5月舉行的歐盟—西巴爾幹國家峰會,是保加利亞擔任主席國時最重視的活動。

所謂「推進」,沒有人——包括保加利亞及西巴爾幹國家——會預期在這上半年就宣佈區內有國家將會加入歐盟,而是令相關過程有明顯進展,例如有多幾個議題的談判結束,或者確認歐盟會花更多精力處理這方面的談判。現在傳聞中的是,歐盟執委會在2月可能宣佈,塞爾維亞及黑山這2個國家有機會在2025年加入歐盟。

不過,單是2025這項宣示,其實也已引起爭議。最大問題是,只有2個國家獲得一個潛在入盟的確實時間表,區內其他國家會很失望。雖然,無可否認,這2個國家的社會經濟發展較貼加入歐盟的要求,有關宣示只是如實反映情況,但在政治上,這暗示其他國家在好一段時間也加入不到歐盟,尤其是歐盟不會每一、兩年就讓一批國家加入,例如如果當中有另外一些國家是2026或2027年就可加入,歐盟會讓那些國家推前至2025年與塞黑兩國一同加入,或者把塞黑兩國的加入時間推遲也遷就那批另外國家。掉轉來看,這些「失望」國家可能會拖著塞黑兩國的加入時間表,避免區內有國家較自己早入歐盟。

上述是歐盟與西巴爾幹關係的背景。在這環境下,伊萬諾維奇被暗殺。

伊萬諾維奇終年64歲,原本是一間礦公司的經理,在90年代末的科索沃戰爭開始在政壇嶄露頭角,當年他率領科索沃塞族民兵去對抗爭取獨立的科索沃游擊隊。戰爭結束以至科索沃10年前宣稱獨立後,他仍然活躍政界。

伊萬諾維奇被稱為溫和派,但他是四面樹敵。科索沃人視他為戰犯,認為他要為科索沃(阿爾巴尼亞族)平民被塞族民兵所殺而負責;但他是科索沃塞族政客中,極少數能說流利阿爾巴尼亞語的政客,支持科索沃地區加入歐盟,即使代價是塞爾維亞最終承認科索沃獨立,因此被塞族民族主義份子視為眼中釘;他也抨擊區內(尤其是他居住的科索沃北部塞族聚居地區)的貪污及犯罪問題,有不少犯罪份子也想拿他的命;他在塞爾維亞政府做過科索沃事務部長,但不少塞爾維亞政客也不滿他的主張。

所以,究竟是誰(下令)暗殺伊萬諾維奇,也很難推測,而恐怕這個案件不會破案。這種謀殺案破不到,在科索沃以至西巴爾幹半島,才是常態。

無論如何,暗殺事件已令塞科兩地關係又挑起新的矛盾,雙方又有新的話題去指摘對方,希望推動西巴爾幹入盟的保加利亞,現在第一件事要做的反而是確保暗殺事件不會令區內局勢惡化。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