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日星期四

納粹罪行史爭拗——當以色列碰上波蘭

當兩個出名麻煩難纏的民族/國家硬碰的話,情況都可以很麻煩的。上星期五(1月26日),波蘭眾議院通過法案,把說出「波蘭死亡營」或任何將納粹德國罪行歸咎於波蘭的行為列為刑事罪行,違者可罰款或判囚3年。(有關此事,可看轉角國際

以為這樣已經夠狠嗎?對這條法案極度憤怒的以色列,其國會作出反制措施,提出修改法例,把波蘭上述法例列為在以色列的刑事罪行,最高可判囚5年。

以色列本身已經有「否認大屠殺法」,將所有否認或淡化屠殺猶太人,或認同任何對付猶太人的罪行行為,列作刑事罪,可囚5年。以色列議員現在提出把這條法例適用範圍擴大,將否認或淡化納粹幫兇或同謀的行為都納入,理論上如果波蘭落實並執行「波蘭死亡營法」,執行的人(例如官員、甚至總理總統)一踏足以色列,就可被起訴。

法例修訂也規定,如果有大屠殺倖存者或教育者講述大屠殺猶太人事件時,因為類似波蘭那條法例而在外國捲入官司的話,以色列政府有責任向他們提供法律協助。

「波蘭死亡營」的爭議,原來我在6年前已經寫過,美國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都試過口誤,公開說出「波蘭死亡營」,當時不算民族主義旺盛的波蘭政府(總理正是現任歐盟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也要高調譴責。而波蘭駐各地使館「糾正」傳媒不要說錯「波蘭死亡營」,也是一直有在做的事。

純粹「波蘭死亡營」本身為何令波蘭人反感,道理很簡單。一些用來屠殺猶太人的納粹集中營,位置是在被德國佔領的波蘭(以及現今的波蘭領土),現在最著名的集中營奧斯威辛(Auschwitz)正是位於波蘭南部。這些「在波蘭的死亡營」(death camps IN Poland),很容易便「簡稱」為「波蘭死亡營」(Polish death camp)。在中文,這個說法未必有很強烈的把集中營「罪行」跟波蘭連上關係的感覺,但在英文等歐洲語言,Polish是形容詞,意思是「波蘭(人/國/民族)的」,他們一聽到這個詞語,第一直覺是集中營「屬於」波蘭,而不會想到這個形容詞是「在波蘭的」的意思。

純粹是這一點的話,問題不大。事實是以色列政府及各國猶太人組織都認同,不應稱呼「波蘭死亡營」。

然而,如果要立例禁止,而且由目前的波蘭法律公義黨(PiS)政府去做的話,就出現問題了。波蘭目前的法例不只是禁止「波蘭死亡營」這類用字這麼簡單,而是禁止任何稱波蘭要為納粹德國罪行負上部份責任的說法。

波蘭是納粹德國罪行的受害者,而且受害程度跟猶太人不相伯仲,這點大家都認同的。多達300萬波蘭非猶太人被納粹德國殺害(另外約300萬波蘭猶太人被殺,是當年波蘭猶太人的九成);波蘭當時亡了國,被德國直接統治,波蘭政府流亡海外,這跟其他被德國佔領的國家有偽政府不同,因此戰後的任何波蘭政府的確與當時納粹德國任何罪行無關(而有偽政府的其他國家,例如法國,他們戰後的政府是有為自己國土上屠殺猶太人等納粹罪行道歉並承擔責任的,沒有完全把責任推向德國);同時,一些地下波蘭反抗軍的確有協助一些猶太人逃亡。

以色列及猶太人都承認上述情況,也一直有感激波蘭當年曾拯救他們。然而,事實的另一面是,當時也有不少波蘭人殺害猶太人,可能是因為怕被連累而向納粹政權供出猶太人,讓猶太人被捉捕及送去集中營,可能是波蘭人自己有份殺害,與納粹無關,甚或一些地下反抗軍部隊拒絕猶太人加入,並殺死他們。反猶太人情緒,不是德意志民族獨有,在整個歐洲、包括波蘭,早已存在多年。

儘管上述殺害情況不是波蘭(人/民族/國家系統)有組織、有系統地進行,是個別情況,但個別得來也絕非是一小撮例子。波蘭的法例是連上述情況都禁止講述,因此引起波蘭是否想篡改歷史的質疑。

對以色列來說,一個很實際的問題是——以色列及猶太人組織是很鼓勵大屠殺倖存者到全球各地,不斷講述親身經歷,同時也很鼓勵大家去集中營遺址,認識這段歷史。如果真的有倖存者是目睹親友被波蘭人所殺害,或者有教育者帶團到位處波蘭的集中營遺址,碰巧要講述的經歷是波蘭人加害,這些人便已觸犯了波蘭的新例,這對以色列來說是不能接受的。試想像,如果幾年內有一個八、九十歲的倖存者因為這樣而被波蘭起訴,這在以色列會引起很大反彈。

波蘭人向猶太人加害,最明顯的例子是Jedwabne事件。Jedwabne是波蘭一條村莊,在1941年,在德軍的控制下,該村莊超過300名猶太人不斷被毆打,最終被困在穀倉內,然後遭放火活活燒死。

這件事件因為波蘭裔美國歷史學者Jan Gross在2000年為此出版書籍《鄰居》(Neighbors)而變得更著名。Jedwabne事件在波蘭一直有記載,但該村莊以至很多波蘭人一直被告知,放火燒死猶太人的是德軍,與當地村民無關,而Jan Gross的書籍就根據史料打破這個說法,認為儘管德軍入村是導致猶太人被殺的原因之一,但毆打被燒死猶太人的,主要是當地波蘭人自己進行。

之後,波蘭國會下令重新調查事件,並確認Jan Gross的說法,而2001年,波蘭總統桂斯紐斯基(Aleksander Kwasniewski)也為事件道歉。然而,在波蘭民族主義者,例如法律公義黨的人士的眼中,為這類事件道歉是「自虐史觀」,他們不認為波蘭要為這類事件道什麼歉,因為波蘭在二戰中是受害者,就算有個別波蘭人做了德國的同謀,也不應要求波蘭整個民族為這些人負上責任。現政府的教育部長在2016年便曾質疑過Jan Gross的說法,Jan Gross在書中稱該村當時的所有波蘭人都有責任,教育部長稱這只是其中一派之說。

而在以色列及猶太人眼中,波蘭在二戰後旋即被共產黨統治,這個蘇聯傀儡都是外來政權。而波共隨即統治波蘭,前提是蘇聯在二戰末期揮軍,從德國手上「解放」波蘭。可以想像,一些當年反蘇共「入侵」的人,曾跟納粹德國有合作——即使在Jedwabne屠殺中,該村莊在二戰開打初時是被蘇聯佔領,那裏的猶太人其實是歡迎蘇聯統治,因為蘇聯至少不會屠殺猶太人。於是,在波共倒台後,波蘭一些激進民族主義者會奉二戰期間或戰後初年一些反共的人為偶像,即使那些人曾跟納粹德國合作過。

這點在以色列眼中是十分危險,因此波蘭這條法例被以色列視為全面淡化納粹罪行的第一步,是企圖改寫歷史,推翻之前波蘭多屆政府及總統有關二戰問題的說法。實際上,以色列/猶太人覺得,在現公正法律黨政府治下,波蘭的極右民族主義正在冒起,當中包括反猶言行。而且,上一段所講的「納粹德國VS蘇共佔領」,在很多前東歐共產國家都有這種情況,這些國家可能跟隨波蘭的做法,因此以色列必須盡早制止波蘭這條法例可通過並成功執行。

然而,以色列強硬回應可能有反效果,因為波蘭都是一個民族自尊心很強的民族,一些波蘭人可能會對以色列的反應感到冒犯,近日波蘭媒體上的反猶言論也正在增加。

延伸閱讀:
This Is Why Israel And Poland Are Fighting About The Holocaust

[文首照片是有藝術家在Jedwabne放火燒穀倉,以重演並紀念Jedwabne事件;照片來自路透社]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