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2日星期四

「歐盟怪獸」升職

歐盟執委會在21日有重要的公務員人事調動,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照片右)宣佈,由於歐委會最高級公務員、歐委會秘書長要求退休,因此他擢升自己的幕僚長(即歐委會主席辦公室主任)澤勒邁爾(Martin Selmayr,照片左,照片為2016年歐盟官方照片)接替該職,任命下月生效,令澤勒邁爾成為歐委會的大內總管,管理歐委會超過3萬名員工。

一般而言,歐盟機關(以至很多國家的政府)的高層公務員調動,不會引起外界興趣,但47歲的澤勒邁爾在現職已經被稱為權傾歐盟,有「怪獸」的稱號,有歐委會高級公務員形容他是歐盟版的《紙牌屋》男主角Frank Underwood(但現在Kevin Spacey因為性醜聞而被飛出此劇,這個角色也應該沒了),可見他的「權術」之高,以及他在歐盟圈內令人生怕(及生厭)的程度。

當中,英國政界及高級公務員應該會十分頭痛,因為他們一向不諱言十分討厭澤勒邁爾,前任首相甘民樂(David Cameron)及現任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都很討厭他。我去年曾略為介紹過澤勒邁爾,正是因為文翠珊與容克的兩次工作晚餐,討論內容都被外洩,同樣是把文翠珊描述得很負面,而洩露內容的頭號嫌疑犯都是澤勒邁爾。

正如我在該篇博文所說,澤勒邁爾在英國脫歐問題上是強硬派,而且立場強烈親歐,傾向支持把歐盟變成「歐羅巴合眾國」,因此英國跟他的關係十分惡劣。然而,他本身作為容克的幕僚長,透過控制整個歐委會的文件上落,已在脫歐談判上發揮很大影響力,現在做了歐委會秘書長,影響力只會更大。

更重要的是,儘管澤勒邁爾是歐委會官僚,但他作為一名歐委會政治任命人物的幕僚長,外界原本估計,他會隨容克有機會在明年11月任期屆滿卸任後,一同離開歐委會,但現在他出任一個不算直接從屬政治任命官員的職位,理論上他可以留在該職一直至退休為止,很難在明年踢走他。容克被記者問及時就強調,下任歐委會主席有權撤換歐委會秘書長,但撤換秘書長的難度一定較撤換主席幕僚長的難度高很多,而且歐盟圈子現在估計,下任歐委會主席很大機會是一名右派法國人出任,可能是歐盟的脫歐談判首席代表巴尼耶(Michel Barnier),或是國基會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而這兩個人應該可以跟澤勒邁爾合作到。

英國理論上要在2019年3月底脫歐,但之後的過渡安排,以至未來長遠英歐關係,一定要在明年3月後繼續討論數年,英國原本以為只需在脫歐問題的談判上碰到澤勒邁爾,但現在似乎在「後脫歐談判」都仍要與澤勒邁爾交手。

據報不少歐委會高級公務員、歐盟專員以至成員國駐歐盟的外交官都對澤勒邁爾升職,議論紛紛,因為這個人很懂得歐盟的遊戲規則,亦絕對敢於使用手上的權力,深知如何在歐盟把一件事做到,既是歐盟政策的幕後玩家,也不時公開替容克護航,他影響歐盟決策上已跡近像一名政客多過純粹一名執行決定的官僚,一些用來顯示歐盟可提升日常生活質素的「噱頭」政策,例如取消歐盟成員國之間的電話漫遊費,他也有份想出來。他同時有能力阻撓歐盟專員推出一項政策,或者插手逼那些專員執行一些容克希望出現的政策。所以,歐盟圈子及成員國政府中,很多人都不想在明年年底還要對著澤勒邁爾。容克在談及這項任命時也說,他自己和澤勒邁爾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二人「都有敵人」。

澤勒邁爾成為歐委會最高級公務員,對歐盟的發展會有很大影響,尤其是歐盟、歐委會及歐委會官僚的權力短期內可能膨漲,澤勒邁爾有能力在不修改歐盟條約、不改變條約及法例上歐盟各機關及成員國權力的規定下,讓歐委會在更多事務上進行更多決定。

根據euractiv,歐盟圈子揣測,澤勒邁爾此時升職,有可能涉及明年的歐洲議會選舉及歐委會換屆。歐盟正討論,是否繼續採用2014年時的「Spitzenkandidat」制度,即是黨團在選舉指明誰是全歐盟的「Spitzenkandidat」(第一候選人、名單首位者),一旦該黨團擁有最多議席,其名單首位者就出任歐委會主席。不少人、尤其是成員國政府,正想推動取消這制度,因為這令成員國失去決定誰出任歐委會主席的權力。而澤勒邁爾正是當年成功幕後逼使成員國(主要是德國)接受容克作為歐洲人民黨(EPP)名單首位者而委任他出掌歐委會的人士,這亦是英國政壇不喜歡他的原因之一,因為甘民樂當時一直反對容克出任歐委會主席。

澤勒邁爾的國籍也受注目。他是第一個出任歐委會秘書長的德國人。目前的歐洲議會秘書長也同樣是德國人Klaus Welle,另外一些重要歐盟機關的最高級官僚,包括2個重要財金組織歐洲投資銀行(EIB)以及歐洲穩定機制(ESM),都是德國人,而歐委會的脫歐談判中,由歐委會內部調配、協助巴尼耶的副首席代表Sabine Weyand,同樣是德國人。

更不要忘記,明年年底更換歐洲央行行長時,接替德拉吉(Mario Draghi)的頭號大熱門是德國央行行長魏德曼(Jens Weidmann),可見德國掌控了不少歐盟機關的最高級公務員職位,即使這些官員理論上是為所有歐盟成員國服務,但都已將德國的處事方式深深注入歐盟。

1 則留言:

  1. 取消欧盟国家之间的电话漫游费,本桑感恩戴德。Martin Selmayr,特此赠名查迈崖,是不是够霸气……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