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A380停產 歐洲失落的象徵

空中巴士(Airbus)14日宣佈超級珍寶客機A380需要停產,路透社有一篇分析報導形容A380是「由歐洲夢變成大白象」,當有一段是這樣寫的:
"(A380)一度被稱為歐洲單一貨幣的工業版,這個國際知名的歐洲象徵沒落的時機,卻適逢A380生產地英國、法國、德國和西班牙政治關係越趨緊張的時候。"
可見A380停產的消息正值歐盟/歐洲一體化極受質疑的時候出現,十分諷刺。

若想體會A380停產在歐洲政治的象徵意義,可以重看一次2005年1月A380客機首度亮相時的報導,我在文末已列出部份報導的鏈結。空巴當時邀請了超過500名嘉賓去到法國圖盧茲(Toulouse)的空巴總部率先看看A380的風采,辦了一個盛大典禮,有份參與這個項目的4個國家的政府領袖,包括英國首相貝理雅(Tony Blair)、法國總統希拉克(Jacques Chirac)、德國總理施羅德(Gerhard Schroeder)和西班牙首相薩帕特羅(Jose Luis Zapatero)都有出席[即文首照片左二至最右順序;左一為空巴當時的CEO;照片來自美聯社],他們當時分別說了這些說話:
貝理雅:「A380是最能反映歐洲合作的象徵,標誌着經濟實力和科技創新......是唯一一開始設計時就考慮到環保的機款。」
希拉克:「A380是科技功績和偉大的歐洲成功,當它飛上天空時,將會把歐洲的色彩和我們科技雄心帶到更高的高度。」
薩帕特羅:「當歐洲聯合力量時,無人能阻。」
施羅德:「A380反映美好的老歐洲有一些傳統,例如合作、對企業內所有員工都公平、以及對社會的敏感度,都有助空巴成功,並帶來重大科技創舉,歐洲仍能為未來定調。」
這些不只是對A380的樂觀,也是對歐洲各國加強合作並提升歐洲在國際地位的樂觀,而A380被用作為支持歐洲一體化的模範之一。當中,施羅德的發言明顯有骨,他說的「舊歐洲」是回應兩年前2003年因為伊拉克戰爭的爭拗,當時美國國防部長倫斯裴(Donald Rumsfeld)嘲笑反對出兵的法國和德國是「老歐洲」,支持出兵的波蘭等中東歐國家則是「新歐洲」。

不幸地,A380現在(或過去幾年已開始)落難,上面所說的話現在可以掉轉來解讀,而確實現在就算仍支持歐洲各國加強合作,也很難在這方面描繪出瑰麗的前景。唯一仍相同的,可能是歐洲對美國的戒心,希望擺脫美國而歐洲自己可獨立在國際發聲,這種感覺現在更強,但是否做到歐洲加強整合來抗美,則令人懷疑。法德西或者會這樣,但英國已在準備脫歐了。

歐洲當初想出A380,是為了抗衡美國波音的747客機。空巴早在1991年已開始研究是否開發一款乘客至少500人的客機,當時仍是盛行「樞紐對樞紐」航空,即是國際航空交通以大城市/大機場之間為主,如果你想去二、三、四線城市,你會該大城市轉乘國內機或其他交通工具前往,而在90年代,不少大機場以至空域都快將出現航機太多、「飛機擠塞」的問題,如果有一款較747載客更多的飛機,1班飛機所載的人數等於2班、或至少「一班半」航班,那就可以減少飛機數目,而且理論上平均燃油成本也會降低,既省成本也環保。

然而,航空發展不似預期。身處2019年的大家都知道,上述情況並沒出現,現在是「點對點」航空,如果你想去二線城市,你會寧願乘搭直航機前往,不會再去樞紐然後再轉機。以香港來往日本做例子,在20年前,香港往日本的航班可能只會往東京、大阪,最多可能會有往九州一兩個城市和北海道的航班,但現在至少有10個地點是跟香港有一定數目的航班,連廣島、熊本甚至米子都有直航航班。一方面,「樞紐對樞紐」航線的乘客量減少,一架有500座位以上的飛機很難滿客,令航空公司虧本的機會增加;另一方面,當現在二、三線城市才是主要開發的航線地點,A380載客多、機身大反而成為缺點,不只是這些航線不可能有這麼多乘客的問題,這些機場可能根本應付不到A380,令航空公司更加不想購買A380。

有關上述內容,應該可找其他文章更深入討論航空業發展/飛機技術發展的問題,在這裏想提出的是,A380甚至空巴本身,這種頗需要歐洲國家政府介入才能成事的經濟項目,會出現對市場前景看不準的隱憂,甚至是對市場因素考慮度偏低的問題。下面其中一篇當時的報導,《紐約時報》提及波音回應A380時,波音便說:
「人們不禁會質疑,A380是另一款和諧式客機(Concorde)嗎?空巴是為了自己設計這款客機,還是為了客人呢?」
A380的另一個問題是,延誤十分嚴重。由1991年首度提出到正式製作了首架A380的樣板,已經歷了14年,而2007年才能交付第一架A380給新加坡航,差距更是16年。這期間發生了什麼呢?最重要的是2001年的「9.11」襲擊,重挫航空業,A380的市場需求已打了一個折扣,到開始運作後一年就遇到金融海嘯,進一步削弱需求,更不要說其他客機款式和飛機零件的技術都有革新。結果是A380的意念無論有多好,但沒有能力盡快執行,趕及時機仍在時落實,最終都失敗。

就算只計及交付方面,A380也至少3度押後交付日期,這嚇怕不少潛在客戶。在2005年的亮相活動中,仍有十多間航空公司的領袖前來,看看是否值得買A380,但一再延後交付後,他們很多都改變心意,轉買其他款式。

最後一提文首引述的路透社文章中其中一點,該報導指出,歐洲航空公司如法航和漢莎其實不太介意A380沒落,因為最愛用大型機款的是阿聯酋航空等中東航空公司,後者近年搞的亞歐航線十分成功,把歐洲航空公司打到落花流水,當中其中一件武器就是A380。現在A380不會再生產,歐洲航空公司可能樂見這個局面。

2005年A380首度亮相時的報導:
BBC/Giant plane a testimony to 'old Europe'
BBC/Airbus unveils 'superjumbo' jet
德國明鏡/Europe Becomes a Superpower of the Air
西班牙國家報/Europa presenta el nuevo Airbus como un modelo de liderazgo tecnológico
紐約時報/Airbus Unveils Europe's Biggest Aviation Hope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前北約將軍當選總統 中國在捷最後連繫遭切斷

捷克週六(28日)舉行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 61歲北約(NATO)退役將軍 Petr Pavel 【文首照片右】以近6成得票,擊敗前總理 Andrej Babis ,當選第4任總統 。隨着高度親中的澤曼(Milos Zeman)結束10年總統生涯,中國在捷克體制內再沒有北京多年經營關係的人物,捷中關係恐怕更為冷淡。

莊漢生:普京威脅「1分鐘炸死我」

BBC播放有關烏克蘭戰爭的紀錄片 ,英國前首相莊漢生(Boris Johnson)透露,他在戰爭爆發前不足一個月跟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通電話,期間普京威脅他,俄羅斯可以一分鐘就用導彈炸死他。

籲歐盟各國丟掉幻想 帕維爾:中國非友善國家

將於3月履新捷克總統的帕維爾(Petr Pavel,文首照片右)週三接受了兩間國際媒體訪問, 他向英國《金融時報》表示 ,歐盟各國應丟掉幻想,必須承認事實——中國及其政權目前並非對歐洲友善的國家,中國與西方民主國家各自的戰略目標和原則並不兼容。

當選翌日 捷克準總統即致電蔡英文

剛在週六當選為捷克總統 的 Petr Pavel 週日早上接受當地電視台 CNN Prima 訪問【文首截圖】,他透露週日下午會分別跟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和台灣總統蔡英文通電話 ,並說蔡英文已書面祝賀他當選。

BNO獲批數字增至14.45萬 英大臣:港人移英像回家

1月31日是BNO簽證推出2週年, 英國內政部週二在社交媒體推廣這項政策時表示 ,累積獲批BNO簽證的香港人數目已增至14.45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