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顯示從 四月, 2015 起發佈的文章

報導14屆大選的記者

4月30日進行了本屆英國大選最後一次電視「辯論」,3大黨魁輪流(但沒有同一時間同場)接受現場觀眾質詢,而主持這場辯論的是BBC資深政治記者、著名論政節目Question Time主持丁布比(David Dimbleby)。 能夠「壓軸」,當然有一定份量。連同今屆,76歲的丁布比報導過1964年起全部14屆大選,橫跨8個首相,大選開票晚通宵直播也主持了9屆,由1979年起直至今屆最後一屆。

人的因素

讀歐盟政治(歷史),或多或少要涉獵相關政治人物的個人特質,一些歷史上重要決定,有時就是幾個擁有不同特質的個人碰在一起所產生的化學效應所導致。不過,好像希臘財長瓦魯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照片前;美聯社照片)與其他18個歐元區財長般,關係惡劣到已變成私人恩怨,在歐盟史上十分罕見。 在24日於拉脫維亞首都里加舉行財長會議,變成針對瓦魯法基斯的批鬥大會,據報「有一名部長直斥他浪費時間」(很想知道是哪位部長這麼狠?),會議基本上沒有討論過希臘提交的方案或任何實質內容。據報瓦魯法基斯當晚缺席工作晚宴,之後又竟然在Twitter說「我歡迎被憎恨」。 或者是受里加會議的影響,希臘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26日跟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和歐元區主席迪素布隆(Jeroen Dijsselbloem)通電話後,27日宣佈設立團隊,負責與債權人談判的工作,其中團隊統籌工作交給外長代理Euclid Tsakalotos(照片後--這張照片是否很有「愛」的感覺?!),變相把瓦魯法基斯降職。

生於海上的球星

地中海週末期間再發生嚴重偷渡船海難,數百人恐怕已遇溺身亡,法國Canal+電視台新聞清談節目Le Grand Journal在20日晚討論這話題時,便請了球會里爾的隊長馬胡巴(Rio Mavuba),講講他自己的身世--正如上面影片截圖所寫,他是其父母兄姊一家走難時,生於海上的偷渡船的。

待修補的芬蘭模式

如果近幾個月,有人還在網上/報章/雜誌寫「新」的文章吹噓「芬蘭模式」,請認住那個人的名字,因為這個人應該是混飯吃--芬蘭19日舉行國會大選,總理斯圖布(Alexander Stubb;右)領導的國家聯盟黨(NCP)落敗,商人出身的斯皮萊(Juha Sipilae;左,照片來自YLE影片截圖)領導中間黨回朝,勢將成為下任總理,而NCP落敗,最主要原因就是芬蘭經濟不振,芬蘭人正為自己的經濟社會模式重新思考。

政壇元老涉洗黑錢 西國執政黨再遇挫

西班牙日前傳出,國基會(IMF)前總幹事拉托(Rodrigo Rato)涉嫌洗黑錢,已引來當地討論,但16日稅局等部門搜查拉托的家,並最終拘捕他(上面為RTVE影片截圖),引發當地更大震動。 拉托早已是個由英雄變狗熊的末落故事,但他捲入如此嚴重的刑事案件,依然令當地政界感到難以置信,亦恐怕會在今年選舉年加深西班牙人對建制的不信任,尤其是拉托曾屬的目前執政黨人民黨(PP)。

強硬丹麥女專員 政治劇主角原型

之前華文圈子可能沒有多少個人認識她,但現在應該很多人認識她了--歐盟競爭專員韋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上面圖片來自歐盟執委會影片截圖)正式向Google開刀,15日宣佈就其中一項指控向Google提出反壟斷起訴。由於Google亦擺出不屈服的姿態,雙方一定「法庭見」,這將是微軟壟斷案後,歐盟以至全球最轟動、亦會連綿多年的壟斷案。 如果真的密切留意歐盟政圈動態,應該在韋斯塔格去年9月一獲委任為競爭專員時便會留意到她,因為競爭專員被視為整個歐盟執委會最具實權的幾個職位之一,與貿易專員同等份量,因為相關權力已完全撥給歐盟,歐盟(專員)有明確話事權。 在她調職往布魯塞爾前,丹麥以外西方世界中的「電視劇迷」也可能有留意到她,因為盛傳她就是熱爆全球丹麥政治劇Borgen(意譯為「堡壘」)中成為首位丹麥女首相的主角Birgitte Nyborg(Sidse Babett Knudsen飾演;下面照片來自BBC)的原型!

到波蘭認識德國文壇巨匠

德國著名作家格拉斯(Guenter Grass)在13日病逝,終年87歲。他是被視為20世紀德國文學中,可以與Thomas Mann媲美的作家,另一個相對全球知名度較低、但德國國內也享負盛名的,同期只有Heinrich Boell,而且他同時在公共領域參與各項議題的辯論,因此是戰後聯邦德國社會極重要的人物--儘管他不怕得罪別人,「仇家」太多,有時出現爭拗蓋過其文學成就的情況。 有趣的是,要認識這位德語文學重要人物,應該要去去波蘭--格拉斯生於現在已是波蘭城市的格但斯克(Gdansk),這城市在他出生時名為但澤(Danzig)。儘管他畢生大部份時間活在德國,但他一生中首18年在但澤渡過,而這18年的生涯是其最重要作品靈感的泉源,包括他最著名的作品《鐵皮鼓》(Die Blechtrommel)。

父親,請離開政壇

法國國民陣線的「父女不和」在9日全面白熱化,黨魁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在當晚法國第一台(TF1)黃金時段晚間新聞的直播專訪中宣佈,要求黨對父親勒龐(Jean-Marie Le Pen)展開紀律聆訊,重申反對他在年底地方選舉中在其中一區代表黨參選,並表示86歲的父親是時候展示智慧,離開政壇,結束自己的政治生涯。 女兒在全國幾百萬人面前公開這樣跟父親說話,真的比香港的肥皂劇精彩萬倍!

愛爾蘭人首次收到水費單

愛爾蘭水務署(Irish Water)開始寄出水費單,首批國民在8日開始收到,水務署將在6月初前寄出全部約170萬張水費單,最特別之處是,這是愛爾蘭人史上第一次收到水費單--沒錯,對於習慣要繳付水費的我們來說,聽起來很奇怪,但愛爾蘭供水一向是免費,現在要收費,卻觸發嚴重政治爭拗,令愛爾蘭人過去逾5年來對緊縮財政的不滿一次過爆發。

拒絕外資的走向國際

法國商界/科技界在7日落實了一宗不大不小的交易:法國電訊公司Orange同意把旗下的影片分享網站Dailymotion的8成股權售給法國媒體公司Vivendi,作價2.17億歐元(18.2億港元/72.9億新台幣/14.5億人民幣)。Orange想放售Dailymotion,主要是希望為Dailymotion找到個好人家,替它發展,尤其是進一步在全球開拓業務,但可笑的是,法國政府堅持不讓外資沾手Dailymotion,最新一個被嚇退的是香港富豪李澤楷的電盈(PCCW)。

總統制下,沒有第三勢力的空間

法國省選舉3月底結束,當中有2大影響受關注:1、右派狂勝,是否代表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2017年總統大選回鍋在望?2、國民陣線由選前僅得2席大升至62席,是否代表國民陣線已成重要勢力,法國兩黨制結束,進入三黨制年代? 對於第2條問題,France 24在 3月30日一篇分析報導 所給的答案是「對,已進入三黨制年代」;而一年前地選第一輪投票後,國民陣線同樣大勝,France 24 當時的分析報導 的答案是「不對,還要觀看」。那麼,法國是否已進入三黨制年代? 我的答案會是:不是。

SNP黨魁大放異彩

英國本屆大選唯一一場真正辯論在2日晚結束。正如 我在fb,當大選辯論還剩下約半小時,已更新道 :「辯論還有半小時,但似乎最大贏家、最討好的是蘇格蘭SNP的Nicola Sturgeon。」 結束後,再看回英國新聞網站的即時評論及即時民調,結果的確是蘇格蘭首席大臣、蘇格蘭民族黨(SNP)黨魁司徒瑾(Nicola Sturgeon;just in case:普通話譯法為「斯特金」)最受好評。或者,英格蘭人很希望可投SNP一票,想她做聯合王國的首相吧?(可惜她今次連議員候選人都不是)

商界百人VS基層百人

4月1日,英國大選期第3天,焦點放在一封聯署信--親商右派《每日電訊報》刊登了一封有103名商界領袖聯署的信件(上面;來自BBC網站),警告工黨上台會危及英國就業及窒礙投資,並讚揚現政府/保守黨的經濟政策,包括減稅。 面對聯署信攻勢,工黨臨急臨忙推出一封有100名基層聯署的信件,刊登在自己的網站並給了親工會左派《衛報》的網站,表示工黨的政綱能讓各階層都受益,這樣才能令英國及英國商界得益,內裏重點提及「零小時合約」--zero hour contract,即是公司跟工人簽約,但合約中的工作時間由全職到0小時都有可能,而薪金以工作小時計。 很明顯,工黨在這一場交鋒被打得落花流水--除非你厭惡商界,逢商界必反。這亦突顯出工黨--或嚴格而言,是工黨黨魁文立彬(Ed Miliband)在今次大選的弱點,亦預計是保守黨今次大選的宣傳主軸:商界不喜歡文立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