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焦點文章

國會推翻總統否決 格魯吉亞「代理人法」8月初執行

格魯吉亞國會星期二下午接近7時通過凌駕總統 Salome Zurabishvili 的否決 ,正式通過極具爭議的《外國代理人法》,法例預計5天後生效,並可在8月初正式執行。

總統制下,沒有第三勢力的空間

法國省選舉3月底結束,當中有2大影響受關注:1、右派狂勝,是否代表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2017年總統大選回鍋在望?2、國民陣線由選前僅得2席大升至62席,是否代表國民陣線已成重要勢力,法國兩黨制結束,進入三黨制年代?

對於第2條問題,France 24在3月30日一篇分析報導所給的答案是「對,已進入三黨制年代」;而一年前地選第一輪投票後,國民陣線同樣大勝,France 24當時的分析報導的答案是「不對,還要觀看」。那麼,法國是否已進入三黨制年代?

我的答案會是:不是。

重溫第五共和政黨演變
要回答法國是否三黨制出現、兩黨制結束,先要看看法國第五共和(1958-)的政黨制度演變--法國的常態從來都是多黨制,或是「兩陣營多黨制」,兩黨制只是大概21世紀初開始的情況,與英國有逾兩世紀兩黨制的情況不同。

法國第三、第四共和因為實行比例代表制和議會制,因此一向是多黨制。到第五共和改行單一議席制和總統制後,撇除首幾年仍承襲第四共和的情況,60-80年代基本上是「兩極四強」的形勢--明顯有左右兩極,但兩極各有兩大黨,包括右極的戴高樂派(右派、共和派)和中間派(以前總統德斯坦Valery Giscard d'Estaing為首、主要政黨為現已結束的法國民主聯盟UDF),以及左極的社會黨和共產黨。最極端的情況是1978年國會大選,這四大黨各自的得票率介乎20.6%(共產黨)和22.6%(共和集合黨RPR,即UMP前身),4黨在488席中共獲461席,最少的共產黨也有86席,4黨得票以至所得議席都十分平均。

這情況在80年代後期開始出現變化。共產黨在80年代末開始式微,流失選票似乎流向社會黨,令社會黨變成左極的大老,而社會黨在90年代末開始加強跟綠黨等其他左翼政黨合作,令左極進一步由這個泛中左聯盟主導。右極在90年代中開始出現變化,UDF支持的候選人在1995年總統大選中滑鐵盧敗陣,由戴高樂派的希拉克(Jacque Chirac)勝出,加上德斯坦1996年不再擔任UDF黨魁,該黨再無重要領軍人馬,UDF以至整個中間派陣營開始衰落。到了2002年,為了對抗國民陣線的冒起,希拉克成立了新的泛右聯盟,初時稱為「總統大多數聯盟」,法文簡稱UMP,後來再把UMP的全名改為「人民運動聯盟」,此政黨吸納了大量原UDF派系,令右極變成UMP主導。這就是法國目前兩黨制的來源。

看完這段歷史後,便不會對法國出現「多黨」制感到奇怪。即使目前看似由一派主導的左極和右極,內部也不時有分裂的傾向。以UMP為例,2012年總統大選敗陣後,外界一度揣測UMP會分裂,右極內部再度洗牌,由國民陣線吸納部份UMP成員,這情況直至薩爾科齊復出才穩住局面,而UMP在今次省選中要跟民主及獨立派聯盟(UDI)合作,一方面反映一些中間派在2012年後已從UMP分裂出來,另一方面亦反映,這兩派可能會再度合流,形成右極主流。

重回文首的問題:國民陣線會否/是否已成為法國第三勢力?

政局以總統為中心
撇除法國本身的政治歷史脈絡,法國政制目前有2個設計是十分不利任何第三勢力冒起的:一為總統制,一為單議席制。後者的影響,看看英國的情況就十分清楚。在二選一的情況下,這個社會的政治只能有兩大勢力/陣營,容不下第三勢力。

但相對下,總統制對國民陣線更不利。在議會制,誰執政由「一群」人決定,即超過國會一半的議員決定,但在總統制,誰執政由「一個」人決定,即最終勝出總統大選的那個人。一群人有可能由多於一個政黨組成(即使那是英式的制度),但一個人,即使他迫於形勢要跟其他政黨合作(例如自己的政黨在國會未佔過半數),然而,他是哪個黨,就是那個黨執政,與議會制下的聯盟意義不同。

再直接點說,在總統制下,只有同意跟總統合作的「在朝」,以及不同意跟總統合作的「在野」這兩個選擇,最多只有不是「逢總統必反」的「在野」,但絕對沒有與總統有完全另一套政治主張但跟總統合作的「執政盟友」,所以在總統制下只有朝野對決,只有類似社運的抗議勢力,只有類似智庫的縫合勢力,但不會有在議會控制一定議席的第三勢力。香港那些說打破建制/泛民對壘,或者台灣那些說要打破「藍綠對決、政治只問顏色」,都是癡人說夢。

又回到法國的context。法國各級議會大部份是「單議席兩輪投票制」,意味在絕大部份選區,單靠自己一個政黨是沒可能勝出,你一定要在第二輪投票跟其他細小政黨結盟,否則把議席拱手讓給對手。這又意味你的政策不能太激進,否則跟其他政黨沒有合作空間。共產黨由第四共和末年的第一大黨地位,變成現在遭邊緣化,正是因為該黨不能跟其他政黨合作。事實上,中間派在2007年總統大選同樣被視為左右大局的第三勢力,當時得票率較國民陣線在2012年大選更高,但現在只是經營慘淡,在國會只有幾席。

國民陣線已現局限
國民陣線目前亦面對這個困境,而這次省選其實反映到該黨兩個弱點:1、跟上屆省選或2012年總統大選比較,表現的確有進步,但得票率其實跟去年歐洲議會選舉差不多,國民陣線短期內已見頂,其得票率只能有兩成至兩成半;2、該黨始終未能取得一省議會控制權。

那麼,國民陣線是否永遠不能冒起跟UMP或社會黨平起平坐?我倒不會這麼想。我認為的是,如果國民陣線冒起,不會成為第三勢力,而是成為其中一極的一個重要勢力,甚至將其中一極完全取代。最終關鍵,始終是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2011年接任黨魁後的「溫和化」/「去妖魔化」工作能否持續,令該黨能跟其他非極右政黨合作。

在2012年,當時已有人估計,UMP分裂,有可能會為國民陣線取代。但根據最新省選,國民陣線如果真的要取代極中一極,取代的可能是左派--畢竟,從歷史上來看,其實極右國民陣線與左派更相似

留言

  1. 我的愚見是,FN跟UMP在很多政策和看法上是相似的,只是UMP不會把一些「禁忌議題」講出口而已。反而FN和PCF法共似乎意識形態上是難以有共識的。

    回覆刪除

發佈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二戰後第二次「暑假」大選 辛偉誠宣佈:提前7月4日大選

【文章上載於英國時間22日下午4時33分,更新於5時34分】 在英國政壇和傳媒熱烈討論下,首相辛偉誠(Rishi Sunak)星期三下午5時過後證實傳聞,已獲英皇批准,提前至7月4日舉行大選,下週解散國會。

極右言論遭法國瑪蓮勒龐割蓆 Krah不再替AfD公開拉票

上月其議員助理被指控替中國當間諜的德國替極右政黨AfD(另一選項黨)歐洲議會議員 Maximilian Krah(文首照片)又再惹起爭議,法國極右國民聯盟(RN)的領袖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據報批評 Krah 發表了維護納粹的言論後, AfD 星期三早上宣佈,Krah 在餘下約兩個多星期都不會再公開拉票 ,儘管 Krah 是 AfD 這次選舉的「名單首位者」。

AfD建議只停Krah會籍 ID仍驅逐全黨9人出黨團

【文章上載於比利時時間23日下午4時28分,更新於下午4時56分】 離歐洲議會選舉只餘兩週,但德國極右政黨AfD(另一選項黨)跟其他國家的盟黨的爭拗持續,雖然 AfD 提出只把今次選舉的「名單首位者」Maximilian Krah(文首照片)逐出歐洲議會黨團「身份與民主」(Identity and Democracy,ID),換取 AfD 留在 ID,但ID成員星期四下午宣佈,已通過把 AfD 逐出ID。

【ETO案】上週被控替香港當間諜 英37歲男週日陳屍公園「死因不明」

5月中英國當局起訴3名人士替「香港情報機關」當間諜,其中一名被告、37歲英國私家偵探Matthew Trickett 週日被發現陳屍公園,死因「不明」(unexplained) ,有待驗屍確認死因。

「富士山前便利店」景點 阻擋屏幕工程完成

山梨縣富士河口湖町政府本月初表示要阻擋富士山景色, 他們已在星期二上午完成設置黑色網來阻擋富士山的工程 ,希望可以阻止外國遊客在這裏的滋擾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