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1日星期三

掉亂左右

希臘大選將在25日舉行前,法國極右政黨國民陣線黨魁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接受《世界報》(le Monde)訪問時表示,該黨希望極左的激進左翼聯盟(Syriza)勝出大選並執政,以振全歐各國疑歐政團的士氣。

一個極右政黨聲援一個極左政黨,確令習慣歐洲是「左右分野」政治光譜的人感到混亂。

根據瑪蓮勒龐自己的說法,極右支持極左是沒有矛盾的,因為歐洲目前的政治分野,是「人民重新掌控權力,對抗歐盟及其同謀與金融市場極權主義」之間的鬥爭,儘管國民陣線對「激左聯」的政策不是全部認同,例如移民政策,但在上述分野下,兩黨持同一立場,因此她希望「激左聯」勝出。

國民陣線究竟是否純極右/法西斯政黨?當中有很強的傳統左翼元素?這問題在過去十多年已出現。即使未有瑪蓮勒龐把國民陣線「去妖魔化」的行動,在2007年上屆總統大選仍是其父勒龐(Jean-Marie Le Pen)出戰選舉時,已有討論指出,國民陣線吸納了不少社會黨等左翼政黨的支持者。去年歐洲議會選舉前外,BBC亦有一篇文章French National Front: Far right or hard left?,探討這個問題。

簡單而言,就是由90年代開始,全球化興起,法國(以及不少已發展國家)的低技術職位流失,令一些藍領的生活變差,再加上移民增加,令這些藍領把對前景的憂慮投射在新移民和全球化(在歐洲,這加上歐盟的經濟融合),而左派經過90年代全球新自由主義浪潮下傾向中間,沒有回應他們的訴求,於是出現空間,讓國民陣線乘虛而入,吸納傳統是支持左翼的人士。

法國還有一個獨特因素,就是該國所謂的右派/保守派,都是支持國家/政府介入及干預經濟,在外國看來,他們都是左派。極右本身就是支持大政府,而相對歐洲其他極右政黨,國民陣線可說是唯一對自由貿易持強烈懷疑態度、支持保護主義的政黨,其他如奧地利或荷蘭的極右勢力都是支持自由經濟主義,這又令國民陣線更易變成糅合極右和極左的政黨。

當然,近一、兩年,開始有人提出,究竟國民陣線這類政黨,還是否可跟兩戰期間的納粹黨和法西斯並稱為「極右」?至少目前看,即使瑪蓮勒龐任何一個極右人士上台,擔任總統/總理,他們也不像會推翻民主制度,或把猶太人(現在應是穆斯林了......)送去集中營屠殺。

法國左翼傳媒就強烈否定國民陣線包含左翼元素的說法,其中近乎極左的《自由報》(Liberation)自瑪蓮勒龐早前在自己的網誌聲稱自己支持「激左聯」後,便透過訪問法國「左翼陣線」或刊登分析稿,強調瑪蓮勒龐只是政治投機,國民陣線與「激左聯」完全不同。

《世界報》都有提出這個假設,認為瑪蓮勒龐其中一個考量是,她要與希臘「真納粹」的極右政黨「金色黎明」劃清界線,而且她持續其「去妖魔化」路線,因此自稱與「激左聯」是「同路人」,希望令法國人混淆,忘記該黨究竟是左還是右,這樣選民就可較容易接受國民陣線了。

自稱政治光譜的一翼,說著的卻跟另一極端一翼所說的沒有分別,近月都看到不少。看著自己Facebook中持兩個極端立場的朋友都讚好同一個言論,都十分認同(而且似乎是真心的),我也有點混淆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