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0日星期二

丹麥提前減息捍衛聯匯

繼瑞士央行15日突然撤銷瑞士法郎匯率上限後,歐洲再有一個央行採取行動,遏止貨幣兌歐元升值,那就是丹麥。丹麥央行(上面照片來自央行網站)突然提前至19日宣佈貨幣政策變動,把存款利率由-0.05厘再減0.15厘至-0.2厘,以捍衛丹麥克朗與歐元的聯繫匯率。


說是「突然」、「提前」,是因為丹麥傳統上是在歐洲央行議息當天的下午4時公佈貨幣政策決定。丹麥央行的最主要功能就是捍衛丹麥克朗與歐元的滙率,因此丹麥在絕大部份情況下都是跟隨歐洲央行的決定。今次丹麥央行未等歐洲央行行動就宣佈減息,可見丹麥克朗面對龐大升值壓力。

丹麥央行今次行動的背景,跟瑞士央行上週行動一樣,都是擔心歐洲央行22日會宣佈啟動購買國債的計劃,令市場湧現大批歐元,拖累歐元下跌,而資金要找出路,因此湧向資金避難所。原本資金避難所在歐洲非瑞郎莫屬,但現在瑞士央行進一步減息,因此資金可能湧向丹麥。

另外,瑞郎的匯率上限可以突然消失,令投資(機)者開始尋找下一個可能會取消固定匯率的貨幣,首當其衝的就是丹麥克朗。因此,這項公佈令人意外的,也只在於公佈時間。減息的決定屬意料中事。

不過,瑞士和丹麥有很大分別。首先,瑞郎在全球外匯市場的重要性、在全球外匯交易所佔的比例,遠遠高於丹麥克朗,瑞郎佔全球約5%外匯交易,但丹麥克朗不足1%,而瑞士的避險地位亦遠高於丹麥,更不要說瑞士的經濟亦遠較丹麥為好。因此,丹麥克朗匯價被低估的情況不及瑞郎嚴重,而一旦該貨幣出亂子,影響亦不會如瑞郎。

而且,瑞郎的匯率上限2011年才實施,是臨時措施,但丹麥目前的聯擊匯率制度早在80年代初參加歐洲匯率機制(ERM)時就實施至今,早期與西德馬克(或ECU?)掛鈎,1999年後改與歐元掛鈎,目前的目標滙率是1歐元兌7.46038丹麥克朗,上下波幅2.5%。最重要的是,這是丹麥央行跟歐洲央行簽署了協議的機制,不像瑞士央行般可自己隨時決定實施或取消,而在有需要時歐洲央行會協助遏低丹麥克朗匯率。

在90年代初索羅斯(George Soros)衝擊英鎊,就是衝擊ERM制度,丹麥當時也可抵擋得住,現在的壓力不會較當時高。畢竟,當時炒家是打賭歐洲其他貨幣兌德國馬克下跌,而現在是打賭丹麥克朗上升。防守一種貨幣的匯率制度,永遠是擋住打賭下跌較打賭升值容易。

不過,丹麥央行應該還要進一步減息,才可保住聯繫匯率,最快可能在22日歐央行議息後再行動。此外,歐洲另外2個央行瑞典和挪威亦相信被迫要跟隨,減息甚至印鈔,以免自己的貨幣升值。現在歐洲(除英國外)基本上就是齊齊阻止自己貨幣升值。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