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7日星期三

移民議題主導歐盟政治

上一篇po說過,移民問題是歐洲政壇今年以至未來兩、三年的主要議題,但上篇po集中講德國的情況,這篇正式談在泛歐背景下的移民問題是什麼。

要說這個問題,可由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今天(7日)訪英拜訪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上面照片為二人去年在卡梅倫住宅的情況,來自BBC)開始講起。

默克爾訪英,原本是為今年年中七國集團(G7)峰會做準備,今年德國是主席國,亦相信會談及對俄政策和烏克蘭問題,不過,二人無可避免會談歐盟內各國人民在各國出入境的移民政策。

卡梅倫希望在其他成員國入境英國上有「更大話事權」,即近乎對其他成員國的人民重設邊境關卡,他上台時曾經承諾,每年淨移居英國的人數控制在每年10萬以下,但目前是每年大概26萬。英國人對其他歐盟國家人民的投訴,不外乎3種:1、不是來工作,而是只來騙取英國的福利;2、在英犯案,例如搶劫,又或者純粹是在街頭鬧事,令治安變差;3、搶工作。其中最重要的是第1點

這些憂慮,其實在其他一些歐盟成員國也出現。第一類在歐盟在叫做「福利遊客」(benefit tourist或welfare tourist),德國都有不滿這類「遊客」的聲音。第2種,翻查資料發現丹麥剛剛有類似報導,稱這類合法入境但入境後犯案的人數增加,所犯案件包括搶劫、強姦等,稱為「犯罪遊客」(criminal tourist,或者丹麥文是kriminelle turister)。至於第3種,其實問題不算太大。畢竟,一個成員國經濟好才會吸引到其他成員國前來工作,經濟好,工作機會一般應該充足--試看看有誰會往西班牙或希臘搶工作??

雖然大家都強調上述是「對事不對人」,不是針對特定成員國或種族,但大家心知肚明,針對的是2004年後加入歐盟的前東歐共產集團國家,尤其是2007年加入的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在英國,針對的是波蘭。另一種針對的是羅姆人,不滿羅姆人借歐盟人口自由流動原則來入境的聲音,在法國和意大利特別強。

這只是其中一種移民問題,還有另一大移民問題是難民湧入,這主要在「泛北歐」國家出現,英國和法國沒有這類問題(「泛北歐」純粹在下自創的詞語,用來跟大家心目中的北歐Nordic或Scandinavia區分,因為Northern Europe除了瑞典等這類「北歐」國家,還包括德國、荷蘭、丹麥)。這類國家的政治庇護政策一向較自由,接收頗多難民,但近年國內也開始出現不滿接收很多難民的聲音。過去3年難民湧入歐洲的數字增加,主要因為阿拉伯多國出現茉莉花革命後,局勢混亂,因此多了人逃難,特別是敘利亞內戰,大批敘利亞難民湧入,這令「泛北歐」國家近一、兩年接收了更多難民,地中海國家--主要是意大利--則多了難民船入境或沉沒而要拯救的事件(後者則屬邊境防衛問題,不屬移民問題)。

在歐盟層面來說,較重要的都是第1種移民問題,因為歐盟和各成員國在第2種移民問題或會協調,但始終較似成員國的權責範疇。在成員國人民流動上,目前最主要博奕的雙方是卡梅倫和默克爾,因為前者是唯一一個要求改變的領袖,後者則掌握住其他歐盟成員國會否同意英國要求的關鍵。在「福利遊客」方面,雙方似乎已有共識,德國同意成員國可對來自其他成員國的人民所獲福利設限,認為這與歐盟的「勞工自由流動」原則沒有違反。

不過,默克爾的底線是,「勞工自由流動」(其實即是「人民自由流動」)原則不能更改,認為這是單一市場的根基。卡梅倫已略為讓步,不再提及要直接限制其他成員國人民入境,目前的說法是希望其他成員國人民前往英國前,要證明自己已找到一份在英國工作的職位。不過,此點似乎仍未能過到默克爾這一關。

究竟可如何確保「人民自由流動」下,可讓英國達致「限制入境人數」的目標,這要考考二人以至歐盟政壇能否想到有創意的解決方法。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