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9日星期二

波蘭遲來了的上位

如果要在經濟死氣沉沉的歐洲中找一個強勢國家,除了德國,還有波蘭。

8月30日的歐盟峰會選出波蘭總理圖斯克(Donald Tusk;右,照片來自Agencja Gazeta)在年底接任歐盟常任主席,是首批前東歐國家2004年加入歐盟後,首度有來自前東歐國家的人士擔任歐盟機關重要領導職位。而在8日,波蘭確定將由國會議長高柏芝(Eva Kopacz,相左)出任總理,成為該國首位(更正:是第二位)女總理,並將帶領執政黨公民綱領(PO)迎戰未年國會大選。

圖斯克當選後不久便突然變陣,宣佈改變該國的歐盟執委會專員提名人選,改派一名女將、副總理兼基建部長比恩科絲嘉(Elzbieta Bienkowska;相中)。由於候任歐委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極欲下屆歐委會的女性專員數目不能少過現屆的9人,但各成員國不多理會,因此他以給予要職來吸引成員國提名女性,受此政策優惠下,比恩科絲嘉目前盛傳會成為6名副主席的其中一人。

這意味波蘭在歐盟佔據的要職、影響力罕有地高,波蘭人視之為外交勝利,亦反映出波蘭近年在歐盟圈外交的努力。


任何外交成果都要有經濟實力做後盾,波蘭亦不例外。看看下面來自彭博社的圖片,波蘭是全歐盟唯一一個在金融危機期間完全沒試過衰退的國家,相對於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時比較,波蘭實質GDP增長了近兩成,但歐盟平均只是剛剛重返危機爆發前的水平。

2012年,原來在下已經寫過波蘭的經濟成就獲國外傳媒報導,當時波蘭正舉辦歐洲國家盃,大家可重看。

在此就波蘭經濟補充幾點。波蘭經濟在金融危機期間損傷不大,最重要的原因是波蘭無論是政府還是私人消費者及公司,在危機前的負債都不高,因此政府可以有餘力減稅加開支來刺激經濟,私人方面就沒有破產潮累及經濟各環節的連鎖反應。

債務低,倒不是因為波蘭人和政府特別高瞻遠足,而是波蘭發展相對落後了步伐。共產政權倒台後的90年代,波蘭忙於重整經濟結構,以致經濟發展很慢,所以政府和私人都不敢大舉舉債,外國亦沒有人有興趣借錢給他們,波蘭要踏入21世紀,整頓經濟開始有成果,以及加入歐盟後,經濟才開始起步。

對於投資者來說,這或者是好消息,因為波蘭基建仍十分落後,甚至外國著名零售牌子,無論是飲食還是時裝,都是過去數年才開始全面進軍波蘭市場,發展空間仍然很大。

波蘭另一優勢是人口多,接近4000萬,是歐盟人口第6大國家,可以發展自己的內需,以此來推動經濟。這是其前東歐國家所沒有的優勢。

在政治上,波蘭、尤其圖斯克,近年亦展現出前東歐陣營少有的穩定。圖斯克自2007年以來執政至今,是該國民主化後在任最長時間的總理,亦是唯一一位成功連任的總理。在前東歐國家,總理可連任,甚至可挨過一整個國會會期,十分少有(愛沙尼亞應是少數例外)。

在歐盟的成員國合縱連橫上,波蘭亦冒起,成為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的夥伴之一。數回2005年默克爾剛上台時,德國和波蘭關係極度惡劣,波蘭當時由卡欽斯基(Kaczynski)兄弟主政,他們領導的法律公義黨(PiS)走偏右民族主義路線,經常在討論歐盟現今政策時重提德國納粹侵略波蘭的歷史,令忍耐力高的默克爾都不耐煩。

圖斯克上場後,他較親歐,而且他決定採取親德制俄的政策,希望穩住西面鄰國的關係,以便全面對付俄羅斯的威脅,並希望拉攏較親俄的德國支持自己,這令德波關係大大進步。在某些方面,一些人甚至認為,默克爾希望以德波關係,來對沖歐盟內一向最重要的「德法軸心關係」。

最後要重提一下歷史。以小弟接觸波蘭人的經驗,他們對自己的文化歷史十分自豪,在社交圈子中很喜歡爭辯,亦自覺是歐洲大國。

波蘭由16世紀中至18世紀末曾有「波蘭-立陶宛邦聯」,管治著西至波蘭、東至烏克蘭及白俄羅斯、北至愛沙尼亞、南至羅馬尼亞北部的大片土地,是當時面積最大、人口最多的國家,只是在18世紀末才遭普魯士、沙俄及奧地利瓜分亡國,一直又過了一個多世紀的一次大戰後才復國。他們認為,波蘭復興被二次大戰中的雅爾達會議延誤了,該次會議默許蘇聯控制波蘭,令波蘭又成為衛星國近半世紀,遲至21世紀才可以真正重新崛起。

1 則留言:

  1. 我讀書時住的所謂 WG,三個人拼租的那種學生公寓。同屋大多數是歐盟或者美國來的交換生,一般一個學期或者一年就走人了。搬進搬出的室友中,印象最深的,一個烏克蘭人,一個波蘭人。念數學的烏克蘭人比我媽管得還要多,一天到晚抓我搞衛生,第二天要考試也必須在屋裡擦擦擦。不過她也幾乎像媽媽那樣對我好。我在自己房間裡待久了她會敲門問我一切可好,深夜也會做東西給我吃,只要我認同她的價值觀(擦桌抹地清潔衛生是第一重要)。男生約我出去玩,她比我更起勁,做很好吃的煎蛋三明治給我當午餐。念經濟的身形十分嬌小的波蘭人,不管我講什麼,她總要說 “啊, 這個我們波蘭也有的,不稀奇呢。”其實我大多數時候根本無意炫耀什麼,同住一個屋簷下免不了說幾句話吧?她那樣強勢的同學比較少見的。跟她住一起的時候,剛好碰到波蘭入歐盟,用歐元。她不知多得意。現在我估計她是更加得意了。她學期結束快要回波蘭的時候,我企圖送給她一罐我父母寄給我的當年產綠茶,跟她說這是中國的葉片完整的茶,泡開了很好看的(只是沒說那個茶其實十分貴重。我送她那個貴重的茶葉,也是怕她別的東西看不上眼)。她打開罐子看了看說: “這個我們波蘭也有的。 我見過的。”把東西還給了我。我倒抽一口涼氣。到現在也十分想念那個烏克蘭人。被她抓著搞衛生也願意跟她住。

    那個辛波絲卡好像很多人喜歡。據說,九十年代北京大學那裡文藝青年的聚會中常常有人用波蘭語背誦辛波絲卡的詩。波蘭語聽起來切齒音比較多,輔音十分綿密,我更喜歡發音飽滿一點的愛沙尼亞語。

    中秋節快樂。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