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8日星期六

法國總統大選 形勢一向難測(二之二)

之前寫過近幾屆法國總統大選的歷史,顯示法國選舉形勢一向多變,現在補充一下,有一個結構性因素導致法國的選舉很難觸摸——候選人名單很遲才可確定。

提名未截止 難言誰是候選人
關於第一點,今屆到現在仍未能百分百確定主要候選人是誰,便可知道:

1、菲永(Francois Fillon)堅持不退選,但一日未到3月中提名期結束,或是執法人員正式宣佈不會調查菲永的醜聞,一日也不知道誰是中右陣營的主要候選,共和黨仍有可能換馬;

2、左翼方面,打這篇稿的一天,傳出社會黨的亞蒙(Benoit Hamon)可能會跟極左的梅朗雄(Jean-Luc Melenchon)合併合單,只派一人參選,而如果是這樣的話,整個票數估算又是另一番光景;

3、中間派方面,這一派系的元老貝魯(Francois Bayrou)到現在都未肯確定是否參選,在這情況下,他的民調支持仍有5%左右,雖然當選機會近乎零,但有一定搞局能力,尤其是對中間派馬克龍(Emanuel Macron)的得票會有很大影響。

啟動競選工程容易
法國在國力上是一個大國——經濟規模屬全球十大,是擁有核武的軍事大國,外交上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不過,在地理人口上、在選舉工程上,法國其實不「大」,人口大概6000萬,拜訪選民也主要在法國本土進行(儘管也要到太平洋、南美洲等法國屬土拉票)。

相對於美國3億人口及遼闊國土,在法國進行選舉工程,其實不需要花很長時間。在美國,你不可能花兩、三個月就跑遍50個州,但這在法國是有可能的(儘管早點開始拉票一定有優勢)。

而且,法國有「公職重叠」的傳統,即同時擔任國會議員、地方議員、市長等至少2個公職,這造就一個情況——除非決定從此歸隱政壇,否則一個法國政客,即使已退居二線,他也一定會有一個公職在身。就算那是個小鎮鎮長,這仍可讓那個政客有一個平台維持政治能量,因此很遲展開競選工程也沒有問題。

同時,法國是總統制,相對於議會制,例如英國、德國,後者的大黨很多時候要舉行黨大會來確定總理候選人,或至少要黨執委決定——看看德國今年大選就知道,他們不可能拖至6月才決定誰競逐總理。相反,是否選總統,只需要候選人本身,以及他找到幾個支持者參與競選工程便可,可以在短時間內作決定。

上述3個因素,令法國政客可在投票前很短時間才宣佈參選也沒有問題(只要在提名期結束前)。

一日你不確定有什麼候選人,民調也很難問選民究竟支持誰,大家也難推算選情形勢。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