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6日星期四

各位觀眾,散場!

寫完這文章時,荷蘭大選剛結束約兩個小時,儘管最終結果與票站調查總會有一些差異,但輪廓已現。首相呂特(Mark Rutte)領導的自民黨(VVD)領先極右自由黨(PVV)12席(31VS19),票站調查即使錯誤,也很難錯到兩者逆轉;而PVV只能跟基民盟(CDA)及D66大致打成平手、綠色左黨議席急增、以及工黨慘敗議席大跌,都應該會反映在最終結果上。

簡單來說,大家很想看到的「(又一)極右/反移民勢力崛起」畫面沒有出現,各位國外「好事之徒」可以離開,荷蘭大選這「電影」已散場了!

文首圖片中,在荷蘭長大的《金融時報》記者Simon Kuper在大選前的3月10日發表文章Why Wilders doesn't worry the Dutch,可以充份解釋到目前的情況。

此po末段,會略譯Kuper的文章,在此先綜合該文章及我(馬後炮)的觀察,講述一下目前情況。

回復「沉悶」的荷蘭政治
正如我在上一個po所說,荷蘭人和外國人看荷蘭大選,完全是兩回事,外國人會對PVV領袖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很感興趣,但荷蘭人對他、以至整體極右,其實不感興趣,極右/反移民對荷蘭人來說,不是什麼新鮮事物,毋須小題大造。

另外,荷蘭選民是高度「耐悶」。看到在facebook對荷蘭選票設計的一個留言說,荷蘭選民可以使用一張密密麻麻只寫滿候選人名字的選票,毋須像香港般要把候選人的照片也印在選票上,可見荷蘭人識字率很高(相反來說,也可能是在說香港選民是文盲...)。

記得很多年前看過一位在荷蘭居住幾年的友人說,荷蘭選民真的普遍都會細閱各黨政綱(至少是那七、八個主要政黨),觀看電視辯論時會仔細聆聽各黨的政綱及主張,投票時絕對理性,毫不情緒化。

威爾德斯在這屆大選似乎採納英美極右/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做法,競選「宜粗不宜細」,全面採用Twitter的「140字式」拉票方法,政綱只有一頁紙,電視辯論只出席大選前兩天的那一場,而他上3次選舉也未如這般「忽視」政綱。不談政綱,這在荷蘭行不通,PVV議席有進賬,已算好運。

也想一談,主要政黨表明不會跟PVV合作執政,PVV的極右立場其實不是最主要原因——again,這是外國人的看法。

在荷蘭人的角度來看,「呂特第一內閣」是少數派政府,需要依靠PVV在閣外的支持,但這個政府只維持了2年,便因為PVV拒絕容忍某一項政策而把該政府拉下馬,這令其他政黨覺得,PVV不可靠,不是可信的執政合作夥伴。因此,表面上看似是與極右割蓆,但實際上是因為預知與PVV合作也會很快倒台,那麼,倒不如早點說,不與極右「同流合污」至少顯得清高一點。

最後,想先copy一下Kuper文章最後一段作結:
"即使威爾德斯帶領PVV成為第一大黨,也要預期之後會有幾個月的沉悶組閣談判,最終導致一個沒有威爾德斯的政府出現。然後,外國人就可以在未來10年忘記荷蘭政治了。"
荷蘭大選:外國人與本地人的故事
下面是Kuper文章的略譯(FT的網上文章要付款才可閱讀,因此這裏不提供鏈結,有心人請自行想方法找回英文原文):

"(之前跟威爾德斯見面傾談後,)曾想寫一篇關於荷蘭脫歐(Nexit)的文章,但作為一個在荷蘭長大的人,我寫到一半就已經放棄,因為我知道,威爾德斯所說的,在荷蘭現實中沒有多大的真實意義。

"有關荷蘭大選,出現兩個故事:一個外國故事,完全是關於威爾德斯,以及他如何繼英國脫歐及川普後,為民粹派再下一城;一個荷蘭故事,在這裏,威爾德斯連主角也不是。

"外國人對荷蘭選舉的興趣,一般接近零,這次不同,純粹因為很多外國人視之為兩大全球政治運動的對決:本土派(nativists)對國際派(internationalists)。威爾德斯也刻意鼓勵大家這樣看,他不甘於只當一名國內政客......

"一些人為PVV打氣,讓該黨看似是最大黨。在外國人眼中,民粹主義就可以在荷蘭「贏了」。不過,荷蘭人對這次大選的看法十分不同。

"PVV的民調支持率只有15%,較VVD落後。就當民調錯誤了,他的支持率達20%,那又如何?荷蘭政府永遠都是聯合政府,需要超過50%才可管治,差不多所有其他政黨都說了不想跟威爾德斯一同管治。

"荷蘭聯盟政府建基於妥協,但威爾德斯不喜歡妥協,這次的政治綱領更是極端到令妥協根本不行,極端到連川普也看似是個多元文化主義者......

"連威爾德斯是否想管治,也不太清楚。如果他為了加入聯盟政府而妥協,他便變成一個標準荷蘭政客,再也沒吸引力了。繼續最基本的路線,繼續是在海外最多人聽過的荷蘭政客,甚至較當了7年首相的呂特更知名,這更刺激......

"不過,荷蘭選民關注最終誰管理他們的國家。對他們來說,威爾德斯已無關痛癢了,沒有多少選民認為他是選舉的中心人物。3個主要左翼政黨,以及VVD跟同屬中右的CDA,各自加起來的民調支持度也在28%左右。PVV是最大黨,純粹因為他近乎沒有其他同類政黨。

"他的極端言論仍可成為新聞,但隨著時間過去,影響早已大不如前,情況就像川普領導一個政黨11年,媒體已越來越覺得威爾德斯沉悶。聽聽荷蘭電台,看看荷蘭電視,你聽到D66黨魁或綠色左黨領袖的言論的機會,跟威爾德斯差不多——前兩者在海外近乎寂寂無名,但他們三人在國內政壇都是響噹噹的名字。

"威爾德斯有關政庇申請者、移民及歐盟的看法,影響了國內政壇討論,但民調顯示,選民最關心的是醫療護理及長者護理,也擔心公眾地方的無理行為。有關這些議題的冗長且技術性電視辯論,可以吸引到大批觀眾收看。

"對外國人來說,這些都太單調乏味了。即使威爾德斯帶領PVV成為第一大黨,也要預期之後會有幾個月的沉悶組閣談判,最終導致一個沒有威爾德斯的政府出現。然後,外國人就可以在未來10年忘記荷蘭政治了。"

附註.重新再貼一次首輪票站調查的預測席位數字:
自民黨VVD 31席(選前為40)
極右自由黨PVV 19(12)
基民盟CDA 19(13)
D66 19(12)
綠色左黨 16(4)
社會黨SP 14(15)
工黨PvdA 9(35)
基督聯盟CU 6(5)
保守基督派的SGP 3(3)
動物黨PvdD 5(2)
50+ 4(1)
左翼的DENK 3(2)
民主論壇 2(0)
(注意:選前議席是指本屆國會結束時的議席,不是上次大選議席,由於有議員會退黨、當中又會有人另立新黨,因此這數目跟上屆大選時的議席結果會略有不同)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