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5日星期三

荷蘭大選,與其說極右,不如說碎片化

荷蘭大選15日舉行,全球關注點在於極右自由黨(PVV)能否成為最大黨、為其他歐洲國家尤其法德兩國的極右勢力打氣。我不會說這看法是「錯」,但也想拓闊一下討論,想指出從荷蘭國內的角度來看,政壇碎片化(政黨增多、又沒有一、兩個政黨明顯具優勢)較極右崛起來得更重要。

先重申一點:外國(包括華文傳媒)關注PVV會否勝出、極右冒起,是因為荷蘭大選剛好碰着法國和德國大選前不足一年,且在英國脫歐公投及美國選出川普後不足一年,因此對歐洲有指標作用,其他歐洲國家的不同政黨一定會用PVV勝出(或失利)來鼓舞自己士氣。

不過,大家的「PVV氣勢如虹」印象,其實已是至少一個月前的情況,荷蘭大選過去一個月已暗中起變化。

隨時有黑馬
最明顯是文首來自I&O Research在14日發佈的最後選前民調(可點擊放大),淺色的是上次3月7日發佈的民調,深色是這次結果,數字是預計獲得議席數目。跟之前數週的趨勢吻合,PVV去年十分強勢,近乎一直領先,但其支持度在今年已穩定地不斷回落,而首相呂特(Mark Rutte)領導的自由民主人民黨(VVD)領先優勢進一擴大。

這個民調也顯示了外電/華文傳媒可能有提及、但很少強調的一點:在大選最後關頭,有3個政黨中間派的民主66(D66)、環保系左翼政黨綠色左黨(GroenLinks)及中右保守派基督教民主聯盟(CDA)支持度明顯穩定地上升,這3個政黨仍會有機會透過成為最大黨而奪取首相寶座,也導致強勢PVV有可能最終只是第五大黨的奇怪局面。因此,這次大選是五強爭霸,絕非PVV對VVD的對決。

「反極右」的反擊
不滿傳統政黨/建制精英,這是肯定的了,參選政黨由上屆的21個增至28個,上屆已有11個政黨獲議席,今屆可能增至13至14個。

不過,這股情緒是否必然讓極右/排外/「民粹」冒起呢?在荷蘭,這不一定——在極右/排外勢力冒起之際,「反極右/反排外」勢力同樣也在整合並反擊。正如上一篇文章簡介全部28個政黨,有政黨是主打多元文化政綱,可見現在(至少在荷蘭)不是只有反移民的聲音。

也想強調,這股反擊勢力中,也可能有一些是「民粹」。

即使在歐盟問題,同樣情況也有出現。大家擔心荷蘭脫歐,但強烈親歐盟的D66支持度上升,反映支持歐盟的聲音也不容忽視。

PVV前世:富圖恩
另一個大家毋須對PVV冒起「解讀太多」的原因,是荷蘭極右早已存在並有一定勢力。這方面,必須回顧一下荷蘭第一個真正成功的極右政治領袖——富圖恩(Pim Fortuyn)。

富圖恩是一個出櫃同性戀者社會學教授,經常在傳媒出現,討論公共事務,極具魅力,他在2002年大選領導「富圖恩名單」(LPF)。他自己在大選投票前數天被一名動物權益份子暗殺身亡,但LPF仍成功在該次大選勝,一舉成為第二大黨,得票率17%,獲26個議席。

LPF的成功才算平地一聲雷及出人意表。相對下,PVV黨魁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已做了19年議員,開始時是VVD議員,他領導PVV參選,也已來到第4次及第9個年頭了,不是什麼政治素人。

而且,除非PVV能爆冷獲得40或以上的議席,否則,即使去年高峰期預測可獲30至35個議席,也不是什麼驚人佳績,論對荷蘭政壇的衝擊遠不如富圖恩。

此文章已太長,有關荷蘭極右發展,暫時不寫了,下面附上兩篇相關的簡短英文文章,看完就會知道,為什麼PVV即使勝出,對荷蘭的意義其實不會很大,遠不是英國脫歐或極右當選法國總統。

A history of Dutch populism, from the murder of Pim Fortuyn to the rise of Geert Wilders
The evolution of the Dutch far-right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