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8日星期三

多速歐洲終獲名份

歐洲四大國法國、德國、意大利和西班牙領袖(上面照片右起;來自路透)6日在法國凡爾賽宮開會,一致宣佈支持建設「多速歐洲」(multi-speed Europe,詳情可看新華社中文報導)。連同上週歐委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公佈歐盟前景白皮書,討論經年但政界不敢宣之於口的「多速歐洲」終於堂而皇之獲得名份。

早已實行的「多速歐洲」
容克在白皮書中,他提出歐盟未來的「5條出路」,列出5個可能情景,但大家都知道,只有文件中的「情景3」是唯一有可能實現,其餘的要麼是放棄歐洲融合,要麼就是變成「歐羅巴合眾國」,全不實際。

所謂「多速歐洲」,就是即使在歐盟內,不同國家有不同融合步伐,例如A政策只有27個成員國中的15個加強合作,B政策只有19個加強合作,但在貿易等政策中,繼續只是全部27個成員國都參與合作,在歐盟/泛歐層面解決。歐洲政壇的說法就是「讓有政治意願的國家先走一步加強合作」。

熟悉歐洲政治的話,就知道這情況早已發生——歐元(貨幣政策融合)只有19個歐盟成員國使用,神根單一簽證只有22個歐盟成員國(另加4個非歐盟國家)參與。在目前的《歐盟條約》(應該是《里斯本條約》)都已加入條款,容許想先加強合作的歐盟國家這樣做。

多速歐洲和目前做法的分別在於,有沒有宣之於口,而是否正式說出來的分別又在於:目前,理論上,即使有泛歐政策是並非所有歐盟成員國都參與,但餘下的成員國是「未」參與,她們「長遠」目標仍是想加入,這包括「理論上」英國「最終」是想使用歐元及加入神根區,而且相關政策融合是獲全部成員國一致同意的;在多速歐洲下,餘下成員國是「不」參與國,她們或者日後都想加入這政策融合,但「理論上」她們未作出這承諾,而且這些「不參與國」不能阻撓想加強合作的國家這樣做。

過去數年發展的必然結果
如果留意過去數年的歐盟政治(或本網誌),多速歐洲其實是這幾年發展下一個很理所當然的結果:
我在2011年12月歐盟峰會為解決希臘債務危機而決定加強財政協調時,寫了一篇短文,已用了<雙速歐洲正在形成>為題——那個決定是在英國反對下通過,當一項如此重要的「政策上繳歐盟行動」在有成員國反對下去馬,已是雙速/多速歐洲;
我到去年公投前夕寫的<寫在英國脫歐公投前>,都寫到無論公投結果為何,「歐盟內部矛盾會加劇」,而「要解決這種矛盾,最終還是要......正式確立歐盟有兩種成員國」;
我在2014年各成員國同意容克接掌歐委會時,寫過<容克出線的意義(2):雙速歐洲開始形成>,指出歐盟之間已有一道很深的裂痕(主要是英國VS其他),深得不可能全部成員國共同進退了;
而上述文章之前不久,也寫過<容克出線的意義(1):當歐盟不再「越來越緊密」>——卡梅倫擔任英國首相時,一直要求刪除《歐盟條約》中的「越來越緊密」條款,而在去年交予公投的英歐協議中,列明英國不同意也不會參與歐盟「越來越緊密」的合作,這已為多速歐洲埋下伏筆。
當中邏輯其實很簡單:當有歐盟國家不想加強融合(不只英國,難民危機顯示中東歐國家也不太想歐盟有太大權力),但一些歐盟國家仍希望加強融合,甚或是必須加強融合,那麼,你既不能把歐盟變成「歐羅巴合眾國」,但也不能把歐盟或任何類似的組織完全毀掉,剩下可走的路就是多速歐洲。

英國離開反變融合動力
現在的情況跟我之前的預想,最大分別在於,我當時沒想過英國真的會脫歐,因此預估雙速/多速歐洲是來解決「英國問題」,把英國留在歐盟。不過,借用《金融時報》報導Will EU core states leave partners behind after Brexit?中的一句:
There is also some irony that a concept championed by David Cameron, the former British prime minister — ending the idea that all members are tied to ever closer union — is being recast as a tool to reinvigorate the European project
卡梅倫當初堅持刪掉「越來越緊密」條款,希望阻撓歐盟加強融合,這概念、以至英國脫歐,現在卻被支持推動歐洲更多合作的人士/國家用來推動多速歐洲、推動更多歐洲融合,這或者是卡梅倫/英國脫歐派當初沒想過的。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