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6日星期三

容克出線的意義(2):雙速歐洲開始形成

第二篇文章離第一篇超過一週才動筆,連容克(Jean-Claude Juncker;照片來自歐洲議會網站)也已在15日獲歐洲議會高票通過,已成為候任歐盟執委會主席了。

上一篇文章提及,「容克之爭」可看成2011年歐洲財政協議大攤牌的延續,因為某程度上,自從2011年年底,繼貨幣聯盟後組成財政聯盟,而且又是有些國家可以不加入後,這種有些歐盟國家「越來越緊密」,有些則不「越來越緊密」,或慢一點「越來越緊密」,已成定局。當時我有一篇很短、近乎沒內容的po,題為「雙速歐洲正在形成」,那麼,現在可以說,雙速歐洲已開始形成。


《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Simon Nixon在6月底先後發了2篇評論文章,分別為Cameron is Collateral Damage和Why Cameron Never Stood a Chance(不提供鏈結,因為要註冊登記才可閱讀)。2篇文章的論點都是:「容克之爭」表面上看似是成員國與歐洲議會的權鬥,但實質上是歐羅區路線爭拗的延續,一切都涉及歐羅。

Nixon指出,90年代開始研究歐羅,而又有些國家如英國決定不加入時,便註定歐盟內部出現一道裂痕:歐羅區國家必須繼續「越來越緊密」,非歐羅區國家一定抗拒;歐盟機關/歐盟成員國協調機制要開始處理一些不涉及部份成員國的政策,而這些機關/機制究竟能否同時顧及兩種不同成員國?

另一方面,Nixon認為,默克爾最終接受容克,在泛歐層面外交博奕上,她希望以當初以歐羅區主席身份有份力推財政穩健路線的容克接掌歐委會,來顯示、來控制歐盟機關繼續支持她提出的這條路線,力抗法意兩國要求放寬緊縮財政、改行大灑金錢刺激(或曰投資)經濟的壓力,尤其是在歐選大勝後聲望可跟默克爾看齊的意大利總理倫齊(Matteo Renzi)。

如果從這個角度,再連同我上一篇提及「越來越緊密」這個慨念已被打破,就可知道,大概直至3年前歐盟政界還可抗拒的雙速歐洲已是無可避免。尤其是,跟3年前財政聯盟爭拗一樣,當年不加入的,同樣是今次對容克投反對票的英國和匈牙利。

不過,雙速歐洲下的歐盟架構會是如何呢?例如,歐洲議會包括英國的議員,歐盟執委會包括英國的專員,但會同時決定跟英國無關的政策,英國有份干預跟她無關的政策,這張力可維持多久?這意味,歐盟架構仍要經歷重大變革。

相對於歐盟架構變化,更重大的變化--英國退出歐盟--可能變得沒那麼重要了。假設英國退出歐盟,在經貿上,預計仍會跟歐盟改簽自由貿易來往的協議,跟挪威、瑞士、冰島一樣。退出了歐盟但繼續有自貿安排,跟留在歐盟但只願選擇跟從自貿安排(英國從來只視歐盟為單一市場),分別其實不大。

容克出線的意義.三之二

1 則留言:

  1. 這讓我想到英國國會的蘇格蘭議員有份討論(表決?)只影響到英格蘭的政策...
    好像英格蘭人也不太滿意這一點...

    對歐盟聯邦派來說,英國脫歐應該會簡單一點...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