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9日星期三

另一個馬拉卡納?

(馬拉卡納球場)

之前,巴西人說起國家足球傷心史,必定提及里約熱內盧的馬拉卡納球場(Macarana),現在應加入貝洛奧里桑(Belo Horizonte)的明尼路球場(Mineiro)--儘管事前被看低一線,但巴西在四強竟以1比7的恥辱比數敗在德國腳下,巴西人很難釋懷。

巴西號稱足球王國,是唯一一個五奪世界盃、亦未曾缺席世界盃決賽周的國家。諷刺的是,相對於其他足球強國,巴西卻是2次主辦世界盃,2次都不能在主場捧盃。

借此趁機po第一篇巴西遊記--巴西足球。
如果是球迷的話,遊巴西必定要往馬拉卡納球場朝聖,這個球場猶如巴西足球的麥加。這是1950年巴西首次舉辦世界盃時的決賽地點,亦是2014年世界盃包括決賽在內7場賽事舉行的地點。馬拉卡納現在可容納7萬多觀眾,但之前曾可容納20萬觀眾,一度是全球最大的足球場。

馬拉卡納亦是巴西足球悲痛的代名詞。1950年世界盃是歷來唯一一屆沒有決賽的世界盃,冠軍是由四隊出線隊伍再進行小組單循環來決定,在最後一輪的比賽,巴西只要賽和烏拉圭,便可首度捧盃。然而,烏拉圭在比賽只餘11分鐘時再入一球,以2比1反勝巴西,繼1930年首屆世界盃後,再度奪魁。全場巴西球迷鴉雀無聲,場內沉默得十分詭異。

今屆世界盃的決賽同樣在馬拉卡納舉行,原本大家都擔心會否歷史重演,但這一幕已在明尼路上演了。

若想多認識巴西足球文化,聖保羅市的帕卡恩布球場(Pacaembu)是更好的選擇。聖保羅市在今屆舉行賽事的球場是球隊哥林多人(Corinthians)主場哥林多人球場,這亦是揭幕戰舉行的地方,但帕卡恩布球場附設足球體育館,因此值得一去。

一進場,便有大量由球迷捐出的收藏品,包括經典賽事的門票、球會會員證、足球報道剪報等等,是球迷對足球熱情的證據。博物館的英語錄音導賞介紹這一部份時,幽默地說道:「畢竟,在這個什麼都可改變的世界,唯有球迷對足球、尤其是自己支持球會的熱情,是不會改變的。」看著曼聯在今屆球季成績大滑落下,Facebook的朋友仍死心塌地不斷上載支持曼聯的留言,信矣!

在香港,運動員的地位不高,但在巴西,足球員如同神,足球博物館當然有一個部份「供奉」他們,放了一些白布,然後投射出這些足球員的踢球照片,其中球王比利當然是他著名的倒掛金鈎:

遊人亦可重溫一些經典入球的影片,附有足球評述員或體育記者憶述當時他們帶著什麼心情旁述及採訪。這些入球全都是巴西國家隊或巴西球會的入球,唯獨有一段影片不是巴西球員,那是1994年世界盃決賽,意大利金童巴治奧十二碼宴客而讓巴西奪盃的一刻。意大利球迷或者不應參觀這個博物館。

博物館還介紹一些巴西足球資料,由一些古怪統計的冷知識,例如巴西聯賽中最少入場觀眾的賽事、第一次22個球員全被趕出席的巴西聯賽比賽等,到球鞋發展史、控球技巧和戰術佈陣等較正經的知識,都一一俱全。

重溫足球史,同時也是重溫巴西以至全球歷史,足球在不同年代的角色和形象也很不同。重溫歷屆世界盃海報,會發現跟當時的社會狀況息息相關--將足球設計成一個衛星,只有在60年代的太空探索剛起步才會想到。

上述提到的重溫經典入球影片,該部份其實亦有重溫一些經典球賽時刻的收音機直播旁述--還沒有電視直播的時候,應是很久遠的賽事吧?也有旁述員憶述巴西第一次捧盃,要幾天後才可以在電影院看回比利如何入球的。現在應沒有收音機旁述吧?看球也不會入戲院吧?甚至連電視也不用,可能是用手機或電腦看了。

足球是在19世紀末由一名英國人引入巴西,現在大家視踢波的為「波牛」,但當年足球在巴西是上流社會的活動,觀眾都身穿隆重服裝出席,尤如去社交晚宴,守門員更是戴絲絨的手套。巴西黑人直至30年代才獲准參加足球賽事,而現在看歐洲的球隊,其實不少都已有不同種族,甚至白人不多。

如果想親身感受足球如何已滲入巴西人的血裏面,若時間安排到,當然最好去看一場球賽,否則,到海灘也可以。在里約的沙灘,隨處都可看見幾個年青人圍著互相傳球。行沙灘時如果有足球飛到面前,要把球交回那些青年,這裏的人似乎也很自然會用腳踢回去,我用手拋回去,好像一個傻仔。

沙灘設有排球網,但即使在這裏玩,巴西人依然堅持用腳不用手,發展出一種「足排球」的玩意。簡單來說,規則跟排隊一樣,但只能用手以外的任何身體部位接觸足球,發球變成在後方用腳把球踢過網,二傳變成心口控球(但只限男士,我看不到有女士心口控球),扣殺則是用頭把球頂過網。相對於真正的足球,足排球要求更細膩的控球技術: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