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3日星期三

歐盟對外政策「西北風化」

歐盟對俄的所謂「強硬」政策繼續是雷聲大雨點小,在馬航客機遭擊落,歐洲不少國家大肆抨擊俄國支持烏克蘭武裝份子導致這次慘劇下,歐盟各國外長在22日開會,討論對俄制裁,結果是沒有新措施推出,各國只能同意增加把更多俄羅斯人列入制裁名單,並指示歐盟執委會草擬「第3階段」制裁措施。而前者,也不能在22日公佈,新人名要待24日才能公佈到。

歐盟內部就對俄制裁的爭拗,焦點、或是最具象徵意義的是法國對俄出售2艘「西北風級」(Mistral)兩棲突擊艦(上面照片來自法新社),法國明顯不願意這宗交易受影響。這惹來一向對俄最強硬的立陶宛批評,總統格里包絲凱蒂(Dalia Grybauskaite)表示,是時間停止歐盟政策的「西北風化」(Mistralisation),要向恐怖主義說不,不點名批評法國不阻止俄羅斯的態度,跟英法二戰前對希特拉的綏靖政策無異。


之前寫過,前蘇共陣營的歐盟成員國中,大致上越北的國家就越反俄,越南面就越傾向「理解」俄方。此外,在西歐中,三大國德國、法國和意大利其實都對制裁俄羅斯有保留,其中德國的疑慮在3月已寫過

有關德國,早前爆出美國收買德國情報人員對德國政界進行間諜活動後,德國《明鏡》指出,德國正面對要在美俄之間作出抉擇的困境,因此德國本身不想一邊倒向美俄任何一方,以便跟另外一方有爭拗時,也還有強硬對應該方的迴旋空間。

事實上,連英國都十分尷尬,因為該國很多俄國富豪,多到倫敦被稱為「倫敦格勒」。英國態度近日轉趨強硬,只是配合美國政策而已。亦因此,英國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公開叫法國不把第一艘西北風級突擊艦付運,法國政界朝野都不以為然,叫卡梅倫先對付為英國帶來大量資金的俄羅斯財閥後,才再教訓法國。

之前亦寫過,歐盟的對俄「強硬」政策只是紙老虎,因為歐盟不少成員國骨子裏都不想制裁俄羅斯,甚至從根本上質疑應如美國般跟俄羅斯鬧得如此僵。

今次大家的焦點西北風級突擊艦,其實是在2008年法俄就開始談判,在2011年法國前朝政府簽署協議,價值合共12億歐羅(125.2億港元/484.4億新台幣/100.2億人民幣),俄方就第一艘已經交了錢,法國快要交貨。所以,法國總統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的立場是,第一艘一定要交貨,以遵守合約(否則法國要賠錢),第2艘就可扣住。

除了表面上很明顯這種對俄聯繫與目前的歐俄關係不對調外,更實質的是,歐盟有國家建議對俄武器禁運。俄羅斯極需要向歐洲國家購買武器,以實現軍事現代化,因此武器禁運是對俄國行動作出的實質回應。當然,相對而言,武器禁運亦會打擊歐洲軍火業及相關就業。

歐盟目前對俄制裁是「第2階段」,即針對部份俄羅斯和烏克蘭個人或公司的制裁,他們被認為有份令烏克蘭不穩定,措施包括凍結他們在歐盟國家的資產,及不准他們踏入歐盟成員國境內。

「第3階段」是針對俄羅斯部份行業的整個行業,不只針對個別人士和公司,其中重點打擊是能源和國防,以及金融業。所謂針對金融業,就是禁止俄國銀行與歐洲銀行的交易,把俄國金融系統與歐洲金融系統的連繫切斷,不只影響俄羅斯的銀行,連俄羅斯公司跟歐洲公司做生意也受影響,因為不能滙錢。

根據《金融時報》,有些政治觀察家說,歐盟已開始朝向對俄強硬制裁的方向走,只是措施稍後才能出台而已,而一些力主強硬制裁的成員國據報對這次外長會議的結論已收貨,因為至少歐委會已開始草擬第3階段制裁措施。

但問題是,這次危機再突顯歐盟難以快速應對危機的缺點。因為歐盟機關,無論是歐委會還是歐盟外交高級代表,在對外政策,尤其是「外交」這類所謂「high politics」的政策上,必須先獲成員國授權才可行動,包括連草擬措施以便隨時推出也要獲授權,更不要說獲授權前要開會,開會前又要先協調各國立場。當歐盟行動得來,俄羅斯也已做好準備措施防範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