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0日星期六

蘇格蘭救了文翠珊

自八十年代戴卓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的政策重挫蘇格蘭工業後,保守黨在蘇格蘭已成為票房毒藥,在蘇格蘭民族黨(SNP)冒起前,蘇格蘭是工黨的天下,因此在國會大選中,工黨可以以較小的全國得票率領先幅度,就可控制國會,而保守黨在同樣領先幅度下是不可能獲過半議席的。同時,當保守黨是執政黨時,蘇格蘭人便會說,是英格蘭選民向蘇格蘭人施加一個「削支保守黨政府」。

諷刺的是,在2017大選,最終令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可以立即自稱擁足夠議員支持留任的,卻是蘇格蘭,箇中的功臣是保守黨蘇格蘭支部主席戴慧沁(Ruth Davidson,照片來自路透社)。



先說「保守黨蘇格蘭支部」的歷史。現時的「保守黨蘇格蘭支部」在1965年才出現,由保守黨在蘇格蘭的分支跟「蘇格蘭統一黨」(Unionist Party)合併而成。德國基社盟(CSU)與基民盟(CDU)是2個截然不同的政黨,「保守黨蘇格蘭支部」跟英國保守黨的關係未割裂至此,但他們有很大的自主性,這方面會高於保守黨在英格蘭各地(例如倫敦)的支部。

若連同「蘇統黨」一起計算,「保守派」/保守黨也曾經雄霸蘇格蘭,但上一個輝煌時期已在50年代中結束,此後工黨在蘇格蘭各級選舉一直是最大黨(直至約十多年前SNP冒起為止)。

保守黨是在戴卓爾年代起才一蹶不振,在此前4屆大選(01、05、10和15)只有1個國會議員來自蘇格蘭,在1997年大選更是0。所以,過去7年保守黨執政時,蘇獨派便以這點來證明英國中央政府不代表蘇格蘭。SNP前領袖薩蒙德(Alex Salmond)便曾說:「在蘇格蘭,熊貓的數目較保守黨議員還要多。」(愛丁堡動物園有2隻熊貓「甜甜」和「陽光」)。

不過,戴慧沁成功在這次大選中,帶領保守黨在蘇格蘭的議席數目由1席大增至13席,全蘇得票率由15%急升至29%,繼去年蘇格蘭地方選舉後,再一次壓倒工黨,成為蘇格蘭第二大黨。她更重要的功績是,把薩蒙德及SNP國會黨團領袖Angus Robertson擊退,把蘇獨派氣勢壓下來,相信由現在去到2021年下次蘇格蘭議會選舉時,SNP都不敢再提蘇獨公投。

即使保守黨已預計在蘇格蘭的議席會增加,但無人預料過會去到13席這麼高,最多只有5、6席。不要少看這7、8席的差距,現在保守黨聯同北愛統一民主黨(DUP)也只有328席,僅較過半的326多2席,如果沒了在蘇格蘭意外額外獲得的7、8席,文翠珊不可以在大選翌日便宣佈自己有權繼續執政。

不過,文翠珊靠蘇格蘭——或是說,靠戴慧沁——留任,是有代價的。即時看到的是,戴慧沁的政治能量急升,這位「蘇格蘭諸侯」在「保守黨中央」的決策中會有很大話事權,因為國會中那13名蘇格蘭保守黨議員是聽從戴慧沁、而非文翠珊指揮,需要配合他們勝出2021年蘇格蘭議會選舉、以至在未來蘇格蘭各級議會勝出的目標,多過要考慮保守黨在全國勝出。在本屆國會,文翠珊(或任何期間接替她的保守黨籍首相)除了要跟在倫敦的保守黨大老周旋,還要與戴慧沁博奕。

最明顯的是,保守黨跟反對同性戀婚姻的DUP結盟後,本身是同性戀者、快將跟其女友結婚的戴慧沁立即在Twitter重發她一篇支持同性戀婚姻的演說,明顯是警告文翠珊及DUP,不要在兩黨結盟協議中作出不利同志權益的政策。
更重要的將是脫歐政策。戴慧沁代表蘇格蘭利益,她一定會力迫文翠珊在脫歐談判中,要將英歐自由貿易的重要性放在英國控制人口出入境之上。純粹以保住相位的角度看,文翠珊原本只需要迎合黨內英格蘭的強硬脫歐派(保守黨的留歐/軟脫歐派英格蘭國會議員,勢力較弱),但現在要同時「招呼」反對「硬脫歐」的戴慧沁,她在談判時在國內(或黨內)面對的壓力會更大。

更長遠一點,大家已開始揣測,戴慧沁會成為全國保守黨的黨魁及英國首相。38歲的戴慧沁在2011年接掌蘇格蘭保守黨,她在2016年脫歐公投中的全國電視辯論表現出色,政界自此就認為她有力問鼎英國首相;在這次大選後,她被看好可接任黨魁/首相的程度再上升,目前只僅次外相莊漢生(Boris Johnson),熱門程度與脫歐大臣戴偉德(David Davis)、內政大臣盧綺婷(Amber Rudd)差不多。如果由一個在大選中暫時拯救了文翠珊的人拉她下馬,恐怕是另一個諷刺。

戴慧沁目前強調她支持文翠珊。另外,她是蘇格蘭議會議員,不具備接任首相的資格,暫時她的目標應是取代蘇格蘭首席大臣司徒瑾(Nicola Sturgeon)。一旦她決定轉換跑道,由(蘇格蘭議會所在地)愛丁堡聖魯德(Holyrood)轉戰(國會所在地)倫敦西敏,這就是她想角逐保守黨黨魁以至英國首相的訊號。

延伸閱讀:
路透報道Colourful Conservative Davidson blunts drive for Scottish independence

1 則留言:

  1. 令我想起加拿大的草原地區(亞省、沙省、緬省)。
    老杜魯多(Pierre Trudeau)七十至八十年代的能源政策(1975年成立的Petro-Canada和1980年代的國家能源計劃National Energy Program)對三省傷害甚深,令該三省的自由黨(還有70年代作為聯合政府拍擋的新民主黨)支持率徹底崩潰。直至他兒子Justin Trudeau當政為止,三省最多只有一名自由黨國會議員(該議員仍在現政府任職:公安部長葛代爾Ralph Goodale)。
    情況好相似呢!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