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0日星期五

燒經 vs 漫畫

近日有美國教會揚言要在9月11日「9.11事件」9週年焚燒可蘭經,與5年前有丹麥報章刊登12幅「侮辱伊斯蘭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畫,有什麼分別呢?說實話,我不知道。但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說有分別。

她在8日晚上去當年其中一幅漫畫的畫家Kurt Westergaard(上面來自德國《明鏡週刊》照片的左面; 他當年是畫了穆罕默德頭上有一個炸彈的那一幅漫畫)頒贈一個捍衛言論自由的獎項,但在同一場合表示焚燒可蘭經的舉動是不敬、完全錯誤。



抱歉,我仍要不能理解,當日那份丹麥報章主動刊登那些漫畫是有什麼目的--除了是刻意挑釁穆斯林。德國《明鏡》週刊一篇文章From Pariah to Guest of Honor in Five Short Years,談到Kurt Westergaard如何由5年前遭大家喊打喊殺,到現在成為貴賓的過程。我同意當中摘錄其中一個今年初的意見--這是有意識挑釁,與當年被伊朗號召全球追殺的《撒旦的詩篇》作者不同,因為後者是追求知識的作品。

《明鏡》談到5年間的不同,但文中似乎遺漏一點--文章集中比較「德國政府」5年之間的轉變,但5年前那些批評Kurt Westergaard的官員全是來自左翼政黨,默克爾來自右翼政黨。

而巧合的是,現在正值伊斯蘭教齋戒月結束的宰牲節,在節慶期間作出燒可蘭經或頒獎給穆罕默德漫畫的漫畫家,都有火上加油之意味。

當然,更不明白的是,為什麼默克爾不足2週前才批評一個央行高官說「猶太人有自己的基因」是種族主義,而那些漫畫沒有冒犯穆斯林。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