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7日星期一

更溫柔的極右、更主流的極右

[照片來自法國電視台France 2網站]

法國極右政黨國民陣線(Front national)在16日選出新黨魁,42歲的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以大比數當選,接替其父、82歲的法國政壇老將勒龐(Jean-Marie Le Pen)。這代表法國極右勢力將派出瑪蓮出戰明年的總統大選,挑戰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

瑪蓮接掌國民陣線,別具意義。一方面,國民陣線自1972年創黨以來,一直是勒龐做黨魁,勒龐退休,代表法國人多年來在政治新聞看到的熟悉面孔將離開政壇。

但更重要、亦更受關注的一點是,國民陣線換了面孔,是否意味法國極右的政治理念將更新,改變法國政治版圖。說來奇怪,政壇職位父位女繼,表面看來似是勒龐霸著席位不肯放手,但事實是,瑪蓮無論在形象上還是政治主張上,都與其父有很大分別。不少勒龐死忠支持者其實支持這次黨魁戰中瑪蓮的對手。

歐洲的極右一般被視為納粹、法西斯、種族主義,而且「萌塞」,不講道理,以及一些傳統天主教徒。在法國的環境,納粹亦意味這些人緬懷納粹佔領時期。

在移民問題、法國國家價值觀,以及反全球化、反歐盟上,瑪蓮與其父無異,近日曾公開說「穆斯林在法國清真寺聚集與納粹佔領沒有分別」,惹來爭議。不過,她支持墜胎權利,甚至是同性戀者權益,而且主張要致力把國民陣線「去妖魔化」,都令國民陣線傳統支持者擔心她會背離黨的核心價值。

從外形上,曾離婚2次、育有3名子女的單親媽媽瑪蓮一副中年事業型女性外表,律師出身的她與其父一樣能言擅辯,明顯較其父親的「伯父形象」更似一名21世紀的政客。而且,女性總是給人溫柔一點的感覺,更平易近人。以下是她當選黨魁後首次發表演說的片段:


某程度上,國民陣線改朝換代,亦象徵了歐洲整個極右勢力的「年輕化」,以及更為選民受落的現象。不少歐洲國家的國家都已有極右政黨,包括荷蘭、奧地利、瑞士、意大利、瑞典等,部分更是政府成員之一。

極右進一步冒起(這裏僅指西歐,東歐前共產國家的「極右」則是另一個現象),普遍主流的說法是:文化上,愈來愈多穆斯林移民湧入,令原來的「歐洲人」擔心自身文化邊緣化;經濟上,出口受中國等新興國的競爭威脅,影響經濟及就業,遂出現反全球化、保護全義的情緒,並反過來令人更遷怒於新移民。

網主認為另有一個原因是,隨著時間的推進,離二次大戰愈遠,歐洲人對納粹死灰復燃的恐懼逐漸下降,令這些重新包裝的極右勢力得以進一步獲得更多選票。印象中,在整個西歐,極右仍然了無起色的主要有2個國家,一個是德國,另一個是英國(印象中極右政黨從未在英國各級議員選舉中獲得議席)。

而從另一方面看,瑪蓮的冒起,會否反過來影響全歐極右的思潮內涵呢?法國政壇和傳媒一般認同,相對其父,瑪蓮更「electable」,選民更易接受投票給她。既然勒龐在2002年曾一舉壓倒社會黨,在總統大選以第二高得票率昂然進入次輪對決,瑪蓮更有能力在總統大選中成為一股勢力。

勒龐在2002年氣走社會黨,但現在法國政壇相信,瑪蓮對主流右派及薩爾科齊更具威脅,會搶走薩爾科齊的票。民調顯示,執政黨UMP的支持者中有不少認同瑪蓮的主張,在薩爾科齊民望低落下,右派選民可能改為投向瑪蓮。

+++++
新浪留言

[1]

英國的簡單多數票制,不利於極端主義者。
德國雖然行比例代表制,但好像有5%當選門檻,也阻擋了過於小眾的團體。而且德國有嚴厲的反納粹法。
   
[引用] | 作者 方潤 | 17th Jan 2011 16:26 | [舉報垃圾留言]


所以,我這類「極端討厭80後在搞搞震,很想把社民連除之而後快」的人,十分支持立法會地區直選用回1995年的每個選區單議席、簡單多數制,以回復我市香港的穩定!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simon/示芒 | 18th Jan 2011 01:41

[2]

《歐洲的極右一般被視為納粹、法西斯、種族主義,而且「萌塞」,不講道理,以及一些傳統天主教徒》

意大利的傳統天主教教徒反而是中間派。先進的是左派,數量不少。

《某程度上,國民陣線改朝換代,亦象徵了歐洲整個極右勢力的「年輕化」,以及更為選民受落的現象。不少歐洲國家的國家都已有極右政黨,包括荷蘭、奧地利、瑞士、意大利、瑞典等,部分更是政府成員之一。》

極左與極右都要坐埋一邊。原來非常左的(不是極)都成了‘民主黨’;原來非常右的(不是極,但非常非常),改名換姓以後,現在叫‘意大利未來自由’派。而且左左右右,都希望找到些‘中間人’來增加人數。不過,大部分是‘中間人’的的意大利人,找不到能代表自己的政治強人,所以,未來之數難料。
   
[引用] | 作者 allie | 17th Jan 2011 21:47 | [舉報垃圾留言]


"非常左"是否指共產黨? "非常非常右"的那個是否議長Fini?

至於"政壇中間派"是我從來不相信的。沒錯,大部份人都是"中間的",但對我而言,政客"中間"只是"騎牆"、看風駛里的意思,更加危險。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simon/示芒 | 18th Jan 2011 01:45

[3]

Allie
我叫義大利的政客做“騎牆派”,左的間中會變右,右的變中遲D可能變左。
全部系中間,見邊面有著數就挨邊面,話之佢左定右,
有水抽就得啦。
   
[引用] | 作者 英雄美人公主娘 | 18th Jan 2011 02:21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simon/示芒

    simon/示芒 :

    "非常左"是否指共產黨? "非常非常右"的那個是否議長Fini?
    至於"政壇中間派"是我從來不相信的。沒錯,大部份人都是"中間的",但對我而言,政客"中間"只是"騎牆"、看風駛里的意思,更加危險。


對,對,對!
   
[引用] | 作者 allie | 19th Jan 2011 00:08 | [舉報垃圾留言]

[5]

我唸大學時,台灣修憲改立法院選舉方式。後來修成日式的單一選區和政黨比例分開來計算,政黨比例產生的立法委員較少,而且有5%的門檻。當時我覺得少數族群要集滿5%才能有一席,好像會壓縮到少數族群的代議權利。
不過照這篇的角度看,避免極端主義上說不定是好事?雖然一邊一國連線可能不容易進立法院。只是在可預見的未來,像綠黨之類的大概也進不了立法院了。
   
[引用] | 作者 琮 | 25th Jan 2011 00:36 | [舉報垃圾留言]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