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5日星期一

離岸金融中心 歐洲大國磨刀霍霍

在週末的歐盟財長非正式會議中,奧地利財長費克塔(Maria Fekter)表示在維護銀行保密制方面「勝利」,不過,歐洲大國打擊離岸避稅金融中心的行動又進一步升級,亦進入新一個里程,其中銀行保密制是其中一個重要議題。

值得關注的是,歐盟及其主要成員國對付歐洲的離岸金融中心時,會否將手伸至全球,要求其他地方同樣跟隨,尤其是在G20的場合作出這要求--一如前法國總統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曾在倫敦G20峰會要求會後聲明把香港列入避稅中心之一,最後前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拍枱反擊才撤回這字眼。歐洲在這方面的舉動,值得香港關注。


歐洲新一輪有關離岸金融中心成為避稅/逃稅及洗黑錢天堂的討論,主要源於三件事件。其一是拯救塞浦路斯,因為塞浦路斯的銀行體系龐大成為焦點之一,而其銀行體系龐大,則是因為接收了不少俄羅斯資金(或黑錢);另一件事是法國前預算部長承認在瑞士擁有秘密戶口多年,涉嫌犯法;第三件事就是全球爆出歷來最大宗離岸金融中心客戶資料洩密的事件。三件事接連在一個多月內發生,都令歐洲傳媒聚焦離岸金融中心。

其中,法國政府最急於表態,因為她要為前預算部長逃稅醜聞撲火。上週,歐洲六大國德國、法國、英國、意大利、西班牙及波蘭,以及荷蘭、比利時和羅馬尼亞合共9國都表示,將會自行開始分享銀行資料,令歐盟、以至歐洲其他國家面對更大壓力要跟隨。

從更宏觀來看,打擊離岸金融中心源自打擊逃稅,而打擊逃稅主要是在金融海嘯之後。政府入不敷支,開始「發窮惡」,於是不斷追稅。另外,政府要加稅減福利幫補,為免令國民心甘命抵接受,政府也得作勢加稅追回逃稅,畢竟可以把資金調往外國來瞞稅,只有有錢人可以這樣做。如果這些人毋些多繳稅(或繳回應繳的稅),政府很難向國民交待。

美國其實都有這個趨勢,近年先後指控匯豐及渣打協助洗黑錢,下令支付巨額罰款,便是一例。

歐洲中,最不遺餘力追稅的,其實是德國--一個被4個保密銀行制的國家包遺著的國家,包括列支敦士登、盧森堡、瑞士及奧地利。早在2008年年初、即金融海嘯前,德國便逼迫小國列支敦士登交出資料,協助德國追稅,否則便祭出一系列措施制裁該國

列支敦士登投降,冰島破產,最近連塞浦路斯的銀行體系又被催毀後,歐洲多個有一定金融業的小國紛紛被外界跟塞浦路斯相提並論--塞浦路斯銀行體系相當於其GDP的近8倍,但其實這比例在歐盟只排第4,地中海島國馬耳他高於8倍,(銀行體系已垮掉的)愛爾蘭也是8倍,人口僅50萬的大公國盧森堡高達22倍。馬耳他和盧森堡紛紛稱自己不是第二個塞浦路斯。拉脫維亞則被歐盟警告,不要乘人之危吸納俄羅斯「有問題」資金。

至上週,盧森堡亦投降,同意歐盟各成員國之間分享銀行客戶資料,盧森堡會在2015年把外國客戶資料,交予客戶所屬國家,以方便她們調查有沒有逃稅等犯罪行為。至此,歐盟27國中,只剩下奧地利堅持不取消銀行保密制。

取消銀行保密制,在歐盟似乎是大勢所趨。但問題是,「較大」的地方不再實施銀行保密制,「較小」的呢?歐盟以外的瑞士還算好應付,就算不是全面撤銷保密制,至少也會同意一定程度的稅務資料交換。但歐洲還有很多不知名的小城小島,例如英倫海峽中間的Jersey Island,或是摩納哥和安道爾,這些地方在一段時間內仍會是離岸金融中心。

就算取締上述的歐洲離岸金融中心,世界其他地方呢?加勒比海有開曼群島、英屬處女島等,亞洲有新加坡及香港,印度洋有毛里裘斯,甚至美國的特拉華州某程度也有離岸金融中心的功能。歐洲又能對付得幾多呢?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