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30日星期二

「不要判斷同志」的背景


(教宗方濟各在飛機上的記者會;來自法國《世界報》)

根據瑪竇福音(馬太福音)第7章第1節,耶穌這樣教導:「你們不要判斷人,免得你們受判斷。」(基督新教的聖教譯為「論斷」)。香港的發展局長陳茂波亦教導我們,《聖經》有很多地方教導世人不應論斷他人。可能是要響應陳局長,教宗方濟各在29日於飛機上舉行的記者會上,亦向記者說:「如果一個人是基,而他又誠心向主,我有什麼資格去判斷他呢?」

這句說話,引起全球極大震盪,因為這是歷任教宗公開發言中,對同性戀者最寬容的一次。究竟,方濟各這句說話,對天主教在同性戀議題,以至全球有關討論上,代表了多大的轉變呢?

答案是網主最喜歡的:yes or and no。這句說話在象徵意義上十分重要,但在實質內容上,在同性戀議題上卻跟教廷一直以來的取態沒有很大分別,這要從這段對答的前文後理,以至梵蒂岡過去一年多的發展說起。


方濟各談起同性戀議題,是回答記者詢問「gay lobby」(同志游說)問題。何謂「同志游說」?這又由「梵蒂解密」事件(Vatileaks)說起。

話說去年有人把梵蒂岡機密文件洩露,有意大利記者刊登。我去年10月也曾寫過,而當時所知道的,也只是當中包括教廷的權鬥內幕,以及梵蒂岡銀行涉及洗黑錢的問題。

事發後,當時的教宗本篤十六世下令三名高級樞機進行廣泛調查,報告今年年初完成並提交給本篤十六世,而他不久後便辭職。因此,不少人認為本篤十六世跟報告發現的更驚人內幕有關。意大利《共和報》便報導,兩者有關,並指報告發現,有人利用一些神職人員的同性戀傾向,誘使他們嫖男妓,私下拍攝,然後以此要脅他們,協助游說影響教廷政策甚至教義的解釋,形容教廷內已出現一幫由同性戀神職人員組成的派系,在幕後左右教廷運作,而這個傳說中的組織就是「同志遊說」。

明白了這個背景,就會明白方濟各為何談及「我有什麼資格判斷同志」的同時,又會說「問題不在於同性戀,而在於遊說,任何遊說都是差的」。而且,他口中的遊說不是大家所理解的政治遊說,亦不是推動同性戀者權益的社運團體,而是幕後用任何手段威逼利誘神職人員來影響教廷,甚至是使橫手的權鬥。

因此,方濟各說他沒有資格判斷同志,跟天主教認為同性戀行為是「罪」(sin),是沒有違背的,而方濟各亦重申了這點。從前文後理來看,方濟各這段說話,更似為他為教廷「清理門戶」鋪路,將「同志游說」問題中的「同性戀」和「遊說」切割,重點打擊教廷內一切利益輸送的權鬥行為。

而字面上,方濟各亦沒有說到,有同性戀傾向的人士可以當神父--外界關注方濟各這段說話,其中一個原因正是,本篤十六世在2005曾寫明,有嚴重同性戀傾向的人士都不能當神父。但如果方濟各說,只要誠心向主,世人不能判斷有同性戀傾向但不再有同性戀行為的人士,那麼,這是否他們也可當神職人員呢?這要拭目以待。

儘管在教義上沒有改變,但方濟各的語調明顯沒有本篤十六世強硬,放軟身段,這對同性戀議題的討論仍會帶來一定影響。事實上,他任由隨團記者問80分鐘問題,問到連記者也覺得無事可問了,相較本篤十六世只回答幾條事先篩選了的問題,已是一大改變。甚至,方濟各用上「基」這個字,而不是homosexual,也顯示出他親民,以及公開說話時不會用太深奧的論述。

方濟各說,不應將同性戀者由社會邊緣化,教會應同樣接納他們,這其實是教廷一向的立場(至少近十多年),包括本篤十六世,只是教廷過往側重「同性戀是罪」這一點而已。

在公共傳訊策略的角度看,教廷的打擊面由全方位對準全部同性戀者及自由派,縮窄至推動同志婚姻的死硬派,天主教改以柔性策略應付同性戀者權益議題,同志團體可能面對一個更難纏的對手。不過,從正面看,方濟各這樣一說,那些「同志是魔鬼」、彷彿同性戀者全部要處死、同性戀出現等於世界末日的「仇同」言論,可以休矣。單是這點,已會對全球的同性戀問題討論有鉅大影響。

當然,近年對同性戀最仇視的基督教言論,其實是來自基督新教,尤其是一些創立了幾十年的新興教派,天主教--即使在本篤十六世任內--的言論其實已算十分克制。若考慮到這因素,方濟各的這番同性戀論述,又不算十分意料之外了!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