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4日星期三

越曾受苦 越想別人受苦

希臘新政府上場後,四出要求其他歐洲國家讓該國放寬緊縮措施,大呻緊縮財政令人民生活困苦。大家的焦點放在德國的反應,認為這是德國VS希臘的討論。

儘管德國人對希臘要求削減債務(希臘最新改為要求「換債」,不再提出削減債務了)十分反感,但論反對最強烈的,未必是德國,反而是與希臘一樣曾接受歐盟救助的國家。葡萄牙總理科略(Pedro Passos Coelho;上面照片來自葡萄牙《新聞日報》Diario de Noticias)上週便表示,希臘債務一分都不能減,亦反對希臘執政黨上台前提出的「國際債務會議」。

西班牙首相拉海(Mariano Rajoy)政府同樣強硬,其官員表明「希臘不要以為換了個政府就不用還錢」。愛爾蘭政府的立場相對較溫和,只稱靜觀其變,但已不再支持「國際債務會議」的建議,認為現有的歐元區財長/領袖會議已可處理「國際債務會議」理論上要處理的議題。

曾受助的國家反對希臘減債,理由很簡單:我當初沒有好日子過,其他人也不能!這些國家當初面對歐債危機時,厲行緊縮政策,她們經濟仍然很差,但至少已算是過了最危險的時間,因此這些國家的反應是--正面地看,是「我們也能,希臘也應能」,負面地看,就是「我們也不能有優惠,為何希臘可以?!」。

其中,西班牙當年接所的所謂「援助」,只是備用信貸,歐洲其他國家答應有需要時給予貸款,以令市場有信心,西班牙最終也沒有借到一毛錢,因此希臘減債,或降低還款成本,西班牙不會獲益,反而她有份借錢給希臘,會因此有損失。愛爾蘭就只關注,如果希臘可以減低利息支出,愛爾蘭也應該可以獲同樣待遇。

同樣的情況出現其他歐元區國家,尤其是波羅的海的拉脫維亞,該國2009年經濟可說是崩潰,之後進行的緊縮措施比希臘更嚴厲,但經濟已走出困境,也不見如希臘般拖延如此長時間。

《金融時報》一篇題為Spain keeps hawkish eye on Greece as southern solidarity crumbles的文章,提出歐元區目前分野,已由「富北歐VS窮南歐」,變成「有做功課VS沒做功課」,有緊縮的國家,如西班牙、葡萄牙、愛爾蘭以至德國和一些北歐國家,反對希臘放寬緊縮政策,而未有嚴厲緊縮的國家--主要是法國和意大利,就傾向同情希臘的處境。

《金》文章亦提到泛歐政治層面與成員國內部政治之間的互動。一些歐洲國家也有類似希臘執政黨激進左翼聯盟(Syriza)的反緊縮極左政黨,最明顯的是西班牙的「我們能夠黨」(Podemos)。目前為止,各國政府都在歐債危機期間向國民指出,除了緊縮,別無選擇,否則會被炒家衝擊。以拉海為例,他也這樣跟國民說過,如果他「放生」希臘新政府,那豈非代表原來緊縮,還有其他選擇?代表「我黨」的政綱正確,給予對方的競選彈藥?豈非自己當初的說法是白痴?同樣的情況,對葡萄牙的科略也適用,儘管葡萄牙未見這類反緊縮政黨崛起。

因此,對於拉海來說,為了自己在今年的大選連任,擊退「我黨」的挑戰,他必須拒絕希臘政府的減債要求,甚至有誘因要盡快「整死」這個政府,以示「我黨」同樣不能執政。

總之,自己過得不好,人家也不能過得好。

(PS:我個人傾向認為希臘減債的要求很不合理)

1 則留言:

  1. 黃子華的「魚蛋論」。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ZHWA4v-Re0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