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2日星期四

怒海

聯合國機構11日表示,至少有330人因為企圖乘船橫渡地中海偷渡時因船沉沒而在地中海身亡,再度令歐洲關注每年都有大批非洲人在地中海偷渡時葬身海中的難題。

翻查自己的網誌,發現對上一次寫這個問題已是2011年2月的事,此後(應該)竟然再沒有寫過,趁此寫寫這個歐洲老問題。

之後沒再寫過,我感到意外,是因為至少在2013年試過發生一次令全球關注的偷渡船沉事件,2艘船分別在意大利最南端的Lampedusa島及地中海國家馬耳他(Malta)附近沉沒,合共造成約400人死亡。

該次意外後,意大利曾推出名為「我們的海洋」(Mare Nostrum)的行動,在地中海搗截偷渡船,在船隻沉沒前拖回意大利,盡量避免悲劇重現。

不過,行動成本每個月超過900萬歐元(7880萬港元/3.2億新台幣/6347萬人民幣),而且正如2011年的po所說,那些偷渡客很多都是想往其他歐洲國家,意大利只是地理原因而變成他們的「落腳地」,因此意大利政府不斷要求歐盟其他國家至少分擔開支。但歐盟和其他國家始終沒多理會,而且國內人民其實不喜歡這個花如此多公帑的行動,於是意大利在去年10月底結束行動。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名為「特里同」(Triton)的行動,由歐盟機關「歐盟對外邊界局」(Frontex)負責,19個國家輪流派員參加。不過,「特里同」跟「我們的海洋」有很大分別,最重要的分別是,「特里同」的性質偏向像邊境巡邏,嚴格而言是不包括搜救的任務,而「我們的海洋」是開宗明義旨在搜救偷渡船,因此很多時候現在如果偷渡船要求救,最終都是由意大利海岸防衛隊處理。

另外,「特里同」每月開支只有290萬歐元(2540萬港元/1億新台幣/2045萬人民幣),而且負責的水域只包括成員國對出30海里,而「我們的海洋」的船隻和飛機是在接近利比亞的公海行動。所以,很多人道組織及左派批評「特里同」是置偷渡客生命於不顧。

不過,對於部份右派,類似「我們的海洋」的行動,是變相吸引人不顧生命危險乘船橫渡地中海,因此反對這類行動,認為應從源頭搗截及打擊人蛇集團才是治標。現在的問題是:究竟是人道組織/左派,還是部份右派的看法正確、或至少較實際?

地中海偷渡,其實是老問題,亦不只意大利才面對,BBC這幅地圖便顯示,地中海偷渡路線可粗略分為西部、中部和東部,分別偷渡至西班牙、意大利和希臘,而且不只是北非國家的人才會偷渡,非地中海沿岸國家,如馬里、厄立特里亞等,都有人經地中海偷渡。

21世紀初是西部路線較活躍,有些時候則是東部路線較多人使用,但近幾年明顯是中部路線問題最大,而且遠超之前整個地中海偷渡的總和。去年有17萬人透過海路偷渡至意大利,今年第一個月已較去年同期增加4成。

正如2011年的po所寫,地中海中部偷渡路線突然活躍,初時是因為當時北非出現阿拉伯之春,局勢不穩,很多人逃難,尤其是突尼西亞和利比亞。但過了約幾個月後,直至現在,問題變成利比亞目前是無政府狀態,該國不會如之前卡達菲(Muammar Gaddafi)年代協助在偷渡者出發的源頭便作出打擊,令偷渡者自出自入,他們一旦可以由北非出海,意大利以至全歐洲可做的其實已不多--難道把他們的船拖回利比亞?

這又把一個司法及內政事務(JHA)變回一個對外政策問題。意大利前外長Emma Bonino去年8月曾寫道,建議歐盟執委會設立一名「地中海專員」,應該制訂地中海政策,透過貿易、援助、出入境合作以至外交等各範疇,全方位處理跟地中海地區國家的關係,才能處理當中的病徵之一偷渡問題。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