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6日星期三

北非難民湧入意大利


早已說過歐盟應付外來危機的機制是廢的,這個說法再一次獲證明。北非多國大亂,歐盟及歐洲多國進退失據或是不見蹤影,但那時候還好,押錯注支持了錯的一邊,大不了外交影響力受損,但現在已是「燒到埋身」,歐盟的「應變」仍這樣的緩慢。

說的是過去5天內有5000名突尼西亞難民湧入意大利一個比西西利島更靠近北非的小島Lampedusa(上述來自德國《明鏡》週刊網站的地圖中,紅色圓圈是那個島,Malta是另一歐盟成員國馬耳他,綠色是意大利國土,按圖放大),而該島只有約6000居民,該島所受影響之大可想而知。

意大利政府及人民一直很不滿有大批北非難民非法進入該國,現在又有大批人湧入,而且埃及政府又已倒台,另一北非國家阿爾及利亞都動盪,意大利當然十分擔心,立即向歐盟求救,包括要求歐盟撥出1億歐羅(10.6億港元/39.9億新台幣.8.9億人民幣)協助意大利,而且意大利和馬耳他據報要求盡快召開緊急峰會,商討整體北非局勢及歐盟對策。

意大利要錢是有其道理的。無論是現在或之前,這些難民志不在意大利,而是其他歐洲國家,例如今次這班突尼西亞難民大部份想去其前宗主國法國,但北非難民要先橫過地中海,而過了地中海後正常而言很難再往北走,因此意大利變了「第一收容港」。

當然,更大的理由是,意大利要求派人往突尼西亞,打算自己親自堵截人蛇,但突尼西亞以主權為由拒絕,結果意大利政府立即給予突國500萬歐羅(5279萬港元/1.997億新台幣.4466萬人民幣)援助......

這些亦非政治難民,是經濟難民,一向都存在,只是因為突尼西亞現在近乎無政府狀態,海岸巡邏鬆懈了而已。有關人蛇如何付錢偷渡的報導,可看France24這段文章內的影片報導(英語)

意大利內政部長馬羅尼(Roberto Maroni)說,歐盟置意大利不顧,任由意大利自生自滅。但歐盟內政專員瑪莫絲德琳(Cecilia Malmstroem)就說,她在12日已親自致電意大利官員,詢問有什麼需要協助,而意大利官員表示他們可自行處理,而協助成員國處理邊境巡邏的歐盟機關FRONTEX亦說沒有收意大利有關協助的要求。

而近日訪問了突尼西亞的歐盟外長艾嘉蓮(Catherine Ashton)的回應是:會盡快批出貸款與多個北非國家,並希望盡快與突尼西亞達成貿易協議。

要一個正忙與籌備大選、盡快結束國混亂狀態的政府繼續貿易談判,並認為這是協助對方的好方案,對外人而言,匪夷所思。但這亦顯示歐盟對外影響力的強項與弱點:歐盟是靠「軟實力」、或是「紅蘿蔔」來發揮影響力,尤其是鄰近國家。對希望加入歐盟的國家而言,歐盟會要求她們符合歐盟的要求,例如民主、自由等,間接迫這些國家改變。而不會加入歐盟的北非國家,亦可以透過其5億人口市場來迫對方作出歐盟要求的事情,例如民主改革等。

但弱點是:這種外交的大前提是局勢要穩定。如果突尼西亞和埃及可以自行和平處理過渡,上述的方法或者有效,但如果兩國是進一步失控,再談什麼貿易協議也是奢侈。

當然,現在先要處理好難民問題--但這與歐盟外交無關,與歐盟及各成員國一直無視這個問題有關,涉及的已是司法及內政(JHA)事務。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