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8日星期一

內亂的G20主席

法國在27日「又」改組內閣--這是總統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過去1年第4度改組內閣,是他2007年5月上台以來第10個內閣,對上一次改組內閣只是去年11月。

這次改組內閣的導火線是外長阿里奧-瑪麗(Michele Alliot-Marie,MAM,上面照片來自France24)需要辭職,以為她在突尼西亞開始出騷動期間還往該國旅遊而負責。不過,更深層的問題是,身為今年G8及G20的主席,一向以自己的外交政策有一手而自豪的法國卻被阿拉伯革命浪潮殺個措手不及,進退失據。

改組內閣方面,國防部長朱佩(Alain Juppe)接替MAM。朱佩在1993-95年已曾擔任外長,1995-97年擔任總理。執政黨UMP參院黨團領袖龍紀(Gerard Longuet)接任防長,總統府秘書長紀昂(Claude Gueant)擔任內政部長,接替轉任總統政治顧問的奧特福(Brice Hortefeux)。

薩爾科齊27日晚上發表簡短講話,公佈上述任命時,重點有3點:
1、外交政策方面,他為自己的政策辯護,說之前歷屆政府都與阿拉伯區專制政府保持關係,這是因為當時以為這是防範伊斯蘭主義的方法,但阿拉伯革命已為法國與這些國家的關係開啟一個新時代,雙方從未如此這麼接近;
2、確保防範大批難民湧入法國,亦要求歐盟要有單一應對策略;
3、力保自己的主要外交計劃「地中海聯盟」,表示要根據新形勢來重建地中海聯盟。

由此可見,從外交政策而言,既然「(寧願)支持獨裁政府=反恐」的假設已不再存在,既然要交手的國家已大變,薩爾科齊也要大變其阿拉伯外交策略,而鬧出「外遊風波」、被指突尼西亞革命期間袒護專制總統的MAM已不能再推行新策略,因此必須辭職。

而且,法國在應對其前殖民地突尼西亞革命時的反應,已不只打擊法國在國際上「支持人權、推廣自由民主」的威信,並已令突尼西亞人對法國怨憤,就算不重訂外交戰略,薩爾科齊至少也要在突尼西亞救火,而MAM是修補關係的一個重要障礙。

革命後突尼西亞臨時政府的外長稱,MAM是「突尼西亞的朋友」,令突尼西亞人十分不滿,結果該名外長需要辭職。法國新任駐突尼西亞大使上週在首場記者會上,對當地記者也很沒禮貌,不答記者問題,甚至推開一名記者的咪,惹來大批突尼西亞人在法國大使館外示威,抗議他傲慢。

更頭痛的是,在阿拉伯巨變浪潮期間,法國至少出現了3封匿名外交官公開信,狠批薩爾科齊的外交政策不專業、衝動行事。在27日發表、MAM辭職消息公佈前的那一封就批評,不明白為什麼當局這麼害怕撤換外長,沉迷於維持原狀。亦有前外交官公開批評,薩爾科齊上台以來都不理職業外交官的意見。

一個打算在今年領導全球解決經濟危機的領袖遭自己國內外交官如此狠批,尷尬程度可想而知。

與此同時,相對其他國家,外交對一個法國總統的民望有更大影響。法國明年大選,民望低迷的薩爾科齊原本想靠G20有成就來「食糊」,爭回分數,但現在似乎是進一步打擊其民望。

順帶一提:這次改組內閣還涉及內政部長,用意便是把自己的親信奧特福調回總統府,開始為明年連任的競選活動作準備。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