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6日星期六

五年了,八年了

[註:這是在新浪年代的最一篇網誌,是搬遷告示,現同時搬過來]

或者,每一件事情都有終結,每一段關係都有說再見的時候。
說的是這個網誌--這是這裏最後一篇post。最後一篇post,很適合作個總結,回看一下這幾年在新浪網誌的經歷。

想了幾天,最後還是決定狠下心腸,搬去blogspot,各位請到這個網址:http://europechinese.blogspot.com/。


理由,本身是新浪網客或經常瀏覽新浪網誌的也應該知道:這個系統真的很不穩定,發文留言經常「當機」,出現error,令文章留言不能顯示,甚至不見了,重新打過。

原本,也不是那麼不滿。留言的確有很大問題,但在這裏留言的人不多,而且又不是我留言,影響其實不大(我就是這麼不顧留言者的感受!)。發文倒是未試過有問題。而且,可能是工作關係,亦可能是我習慣打很長的post,所以我一向習慣先把文章在自己電腦儲存在text file,然後才copy and paste在網誌。

令我搬家的導火線是什麼呢?就是我終於見識到新浪網誌名不虛傳的文章發了但不能顯示的問題。

問題很大嗎?其實不算。我也試過在blogspot不能留言。而且,問心,新浪網誌的版面設計是不俗的。當然,最重要的是,我在這兒寫了那麼多文章了,跟我之前由雅虎搬來這兒時只寫了幾篇文章不同,那時把文章搬過來很容,但現在要把幾百篇文章搬家會十分困難。

不過,碰巧我近日已在想著是否另立網站。人做決定(或至少我做決定時)就是這樣:一連串偶然發生在一起的小事,便觸發到他去作一個決定。就是這樣,我決定搬去blogspot了。

==========
回看「新浪歐洲動態」的歷史,原來我是在2006年4月左右搬過來的。差不多5年了!Click去看統計,這差不多5年的時間,我發了838篇文章,有996個留言,閱讀總數279646,總瀏覽數518874。在香港網誌群中瑟縮一角、寫一個「題材卻非香港人那杯茶」的網誌,也有這麼多留言;沒恒心如我的網主竟然也能發了八百幾篇文章,即大概每年160篇左右,可說是奇蹟!

為何我會在寫起這樣的一個網誌?在第一篇post《先旨聲明》已寫得很清楚。正如《先旨聲明》所言,若連同網誌前身、我在2003年1月開始建立的網站「Euroinfo Net」,這個在網上寫歐洲消息的習慣,其實已有8年了!

我在2007年1月曾出了一篇post《前世今生why I blog》,內裏更詳寫地寫了我在2003年為何寫了這樣的一個網站,以及之後的改變過程。

==========
除了硬繃繃的統計數字,由Euroinfo Net計起,我這8年的網絡經驗,也可說在是全球網絡發展洪流中的一部份。

截至2000年代初,blog其實還未流行(至少在香港),大家想在網上發表些什麼東西,會自架網站。Euroinfo Net便是寄居在雅虎的Geocities,我是利用微軟Office的Frontpage軟件設計及更新網站。

Geocities,或者是各位80後未聽過的東西吧?!應該算是我這一輩人的「集體回憶」了!因為雅虎幾年前已把這個服務停止,把內裏所有網站砍掉。畢竟在網誌的興起下,誰還會去自設網站?而且web hosting服務突飛猛進,真的喜歡自設網站的也會嫌Geocities太幼稚,很多功能不支援,不會用它。

在2000年代初,也不是未有blog的。我當時是有opendiary的--應該另一個80後、90後未聽過,需要送去「保育」的名詞了!不過,當時blog還是十分新的東西,而最重要的是,這類網站當時只被視為「網上日記」,只是用來寫下日常生活所遇所感,主要是跟親友分享。blog在華文社區未普及的程度,可反映在大家都在爭論blog究竟在中文譯作什麼--部落格、網誌還是什麼?大家現在又喜歡用哪個中文譯名?

因此,香港在2007年便有了這樣的一本書:《Why we blog?點只日記咁簡單》。這本書的出現,除了是新浪為推銷自己的網誌服務而要推廣blog文化外,更重要的是,這也反映大家開始把blog的功能改變,由純粹分享生活,變成發表言論。說來也尷尬,其實美國在那本書出現前幾年,已出現名人在blog發表評論,甚至是發表新聞(尤其是科技新聞),不少現今的新聞網站也是從blog演變出來的。anyway,網誌在那個時候開始,於香港流行,並開始有影響力。

有多大影響力?就是開始有新聞是從blog的文章衍生出來--有人在網上看到一篇文章,然後瘋狂轉載,不斷談論,成為社會話題,人人關心,報紙也因此拿這些來作新聞。「全盛期」時,有報章更特別闢一個「blog專版」,選錄blog的文章。

在下身為新聞工作者,對此也有點慚愧--媒體本身就是要發掘話題給大家知道,透過這功能來向受眾收錢,但那時卻倒轉過來,由免費任人閱讀的blog來找題材,把這些二手消息賣給受眾,真不知想出這點子的那些傳媒工作者是否感到羞恥!

我記得,有一次,有某報電郵給我,問我能否把某一篇post轉載至他們報章的「blog專版」,我看到後立即「火都黎埋」:大家都知道,這兒都只是把歐洲新聞網站的報導summarise而已,是一些各大媒體外電組都能做到的事情,而且那篇post的內容,是任何一間通訊社當天都有報導,如果那消息真的那麼「有趣」,為何那報章的外電組不能做到、沒有挑選到呢?受薪的、有更多人力物力的,竟然不及單人匹馬、只是工餘時間所寫的網誌,有沒有想過自己究竟還有沒有存在價值呢?常說夕陽行業十分難做,但又這麼不思進取,難怪衰落。

不過,花無百日紅,科技產品尤其是這樣。全城熱話幾年(甚至只有一、兩年)後,網誌在香港似乎又被冷落了。新浪網誌故然出現飽和現象,好像再沒有很多「新人」加入。看過有人說,新浪也把精力放在微博了。

事實上,網誌被Facebook之類的社交網站和Twitter之類的微博取代,不只是香港的情況,美國也有這現象,《紐約時報》近日也有這樣的一篇報導。(題外話:大家喜歡把Facebook和Twitter譯成什麼呢?在Twitter發tweet的那個「tweet」字,大家又會如何譯呢?近日要翻譯阿拉伯示威的報導,經常出現「根據某某人的tweet,X國X市也有示威」,我想了很久也想不出好的譯法)

究竟這個網誌會否如我之前的那個Euroinfo Net般消失嗎?我也不知道,畢竟這是新浪公司的商業考慮。

==========
我在Euroinfo Net介紹網站時,曾提及製作網站的動機:「製作此網站純粹是因為覺得網上有很多頗無聊的網站(但網主無聊時十分喜歡瀏覽這些網站!!!),有關歐洲資訊的中文網站卻少得可憐,於是便製作這個網站.」

寫這句說話時,是我在攻讀歐洲研究碩士的時候。那時候,有人曾問我:「讀完歐洲研究後,可以找什麼工作做?」

我心中的第一個反應是:歐洲研究真的那麼「偏門」嗎?我在大學學士課程中是雙主修的,除了歐洲研究,另一個是語言學,由於我認為語言學應該是更「偏門」、出來社會後更「乞米」,因此在我心目中,歐洲研究已算是十分「實用」的科目。

當然,後來才發現,在香港,語言學較實用,因為要當中小學英文老師,語言學畢業是可以豁免考基準試的!

事實上,歐洲消息在香港是十分冷門的。根據我的網上統計器,我之前的Euroinfo Net有四分之三瀏覽人次來自台灣的,香港的只佔一至兩成,是來了新浪後才改變,變成香港的佔六成,台灣的佔兩成。

我也是凡人,有時候也會看看網誌的瀏覽統計,希望很多人看。但總是覺得,社會洪流中不一定只有主流,也可容得下niche的東西--就算不計全球十幾億中文人口,不計台灣加香港有超過三千萬甚至四千萬人(若再包括已移居海外的香港或台灣人),香港也有七百萬人,在歐洲已是一個國家,為什麼大家的生活就那麼單一?

==========
抱歉,寫了那麼多。我就是這樣,搬家或執拾房子時,看著看著舊東西,便會想起這件東西上發生過什麼事情,驚覺在腦海的某一個角落中原來些什麼,原來自己曾那麼的幼稚,原來自己曾那麼的快樂,原來自己曾那麼的軟弱。然後又發現,原來已經經歷了這麼多。

在下搬家經驗豐富。搬遷傢俱雜物,十分麻煩,但其實也很容易,難捨的其實是在那個地方所經過的一點一滴,那是搬不走的。

把這兒八百幾篇文章搬往新的網誌,很辛苦,但始終一定做到,更不捨的其實是搬不走的、大家的留言--在這兒發生的,就是在這兒發生的,就算我無聊到把那些留言copy and paste一次,也不是原來的留言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