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0日星期四

「超級鷹」大熱倒灶

2月12日早上2時30分更新: 德國總理默克爾已迫走韋伯,政府發言人宣佈,韋伯將留任至4月30日。迫走韋伯,是因為默克爾要在歐洲央行總裁爭奪戰轉入直路時,有一個在位央行行長參與角逐。
(由左至右:意大利央行行長德拉吉、德國央行行長韋伯、EFSF行政總裁利格凌)

歐洲金融市場在9日傳出一宗很多香港投資者應該不會留意的消息:德國央行行長韋伯(Axel Weber)據報無意在今年年底接替任期屆滿的歐洲央行行長特里謝(Jean-Claude Trichet)。

歐洲政壇及金融界的共識是,下一任歐洲央行行長一定是德國人,或至少是德國接受的人,因為特里謝是法國人,法德兩國在央行行長人選問題上要輪流話事。而韋伯現在已是德國央行行長,所有歐元區成員國的央行行長自動成為歐洲央行管理委員會(Governing Council)成員,有份議息及參與歐洲央行重大決策,因此韋伯具順位優勢,基本上下任行長一職被視為是他的囊中物。

另外,韋伯被視為目前歐洲央行管理委員會內最鷹派的官員。全球央行官員的「鷹鴿之分」是根據對通脹的態度:鷹派傾向關注通脹,就算經濟差,如果通脹有升溫勢頭,都寧願先收緊銀根打擊通脹,不理經濟;相反的就叫做鴿派。

歐洲央行去年5月為了拯救歐元,不惜打破禁忌,購買歐元成員國的債券,而韋伯是至今唯一一個公開質疑這做法的管理委員會官員(與其他央行不同,歐洲央行事事講共識,閉門會議可以強烈反對,但所有公佈的決定都是委員會「一致通過」或「在共識下通過」,不存在其他央行有官員公開投反對票的情況)。

而且,歐元區其實正面對通脹升溫的情況,但經濟明顯亦未復元。其他歐洲央行官員傾向暫時不加息,但韋伯則強烈暗示他傾向短期內加息以壓止通脹的,可見其「超級鷹派」的態度。

然而,韋伯決定棄權不爭做歐洲央行行長後,年底換屆時的歐洲央行將變得鴿派(或至少與目前一樣)。沒了韋伯,目前大熱立即變成意大利央行行長德拉吉(Mario Draghi)和拯救歐元國家基金EFSF行政總裁、德國籍的利格凌(Klaus Regling)。

我在2009年年底談及歐盟推舉首任常任主席及外長時已說過,技術上而言,德拉吉是最適合的人選,而意大利政府早已表態支持他。但我在那篇post亦提及,德國決心下任行長是德國人,而經過過去一年的歐元危機後,下任行長要參與「善後」工作,德國要安插自己人的決心只會更堅定,令利格凌或任何其他德國人(韋伯不角逐後,德國政府似乎有點錯愕,霎時間未能找到人選)具優勢。

當然,另一個可能是妥協人選,由另一個國家的人出任。但無論如何,該人必須符合2個原則:1、「擁護」德國的「低通脹至上路線」;2、「北歐洲人」--不是Scandinavian的北歐,而是非地中海國家的人選,因為早前已選出歐洲央行新的副行長為葡萄牙人,為了區域平衡,荷比盧、芬蘭等這些國家也可以考慮。這亦意味德拉吉接任機會更低。

不過,無論誰人接任,包括全國都屬鷹派的德國人在內,枱面上目前的人選全部都不及韋伯鷹派。此外,管理委員會包括6名央行執行委員會(Executive Council)成員,當中包括央行行長。特里謝卸任後,為了各國平衡,另外5名成員中要有一個辭職,好讓繼續有法國人在執委內,而辭職的那個極可能是德國的舒塔克(Juergen Stark)--目前6個執委內最鷹派的一個人。這亦進一步沖淡歐洲央行的鷹派色彩。

歐洲央行變得鴿派(或沒有原本預期般變得鷹派),對市場有什麼意思?這意味歐洲央行會跟美國聯儲局和日本央行一齊「鬥低息」,先進國家中有一大經濟體未來一、兩年會傾向繼續低息環境,市場繼續充斥熱錢。即時的推斷是:歐元不會太強(即使如果美元變弱下升值),而黃金可能有多一個看好的理由。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