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3日星期一

巴爾幹的種族陰影

今年是波斯尼亞內戰(1992-95)中的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大屠殺20週年,有關紀念活動在7月11日進行。為向波斯尼亞伸出橄欖枝,塞爾維亞總理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決定出席紀念活,但當他獻花時,被大批波斯尼亞穆斯林擲石追打,令他要在保安保護落荒而逃(上面照片來自法新社),據報他的眼鏡還打爛了。事件顯示,儘管南斯拉夫內戰已經束約20年,但巴爾幹半島內的種族關係仍十分緊張。



波斯尼亞穆斯林和塞爾維亞族目前對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的看法仍有很大分歧,主要就是事件是否「種族滅絕」。雙方都同意,當時塞族軍隊有屠殺穆斯林,塞族同意要為事件道歉,塞族是有做錯,但究竟是否「種族滅絕」,則有不同看法。聯合國安聯會上週嘗試通過決議案,內含事件是「種族滅絕」的說法,結果斯拉夫族老大哥俄羅斯一票否決議案。

西方一般的說法是,事件造成約8000名穆斯林死亡,是二戰屠殺猶太人後,歐洲最嚴重的屠殺事件。美國駐聯合國大使Samantha Power更敦促塞爾維亞盡快承認此事是「種族滅絕」--巧合的是Power當年正是剛畢業出來採訪波斯尼亞內戰的記者,以著書談及內戰情況而著名。

塞族大抵都同意,事件是二戰後最嚴重屠殺,但質疑死亡數字和當中細節,而他們最不滿的是,西方略過塞族人在內戰中所受的苦,認為斯雷布雷尼察屠殺只是內戰中其中一章,西方是過份強調此事件,忽略了屠殺前的背景,而且若把事件標籤為「種族滅絕」,便好像塞族全族就是一個專屠殺人的民族,世世代代背負這個十字架。

不承認事件是「種族滅絕」,是絕大部份塞族人的立場,包括武契奇,但他惹來穆斯林追打,不只不承認「種族滅絕」的立場。塞爾維亞之前也派過總統或總理出席斯雷布雷尼察屠殺紀念活動,但沒有遇到如此激烈的示威,武契奇卻有此待遇,是因為他在內戰期間是極端民族主義份子,曾揚言「殺我一個塞族人,我們殺他百個穆斯林填命」,近年才變得親歐,好像是大歐洲主義,但穆斯林仍沒忘記他20年前的說話。

這不只是波斯尼亞與塞爾維亞之間這兩個鄰國的問題,也是波斯尼亞內部的問題,因為波斯尼亞包括令三大種族,分別是穆斯林(即波斯尼亞人)、主要信東正教的塞族人和主要信天主教的克羅地亞族,三者比例分別約逾四成、逾三成和近兩成,波斯尼亞也分開兩個實體,分別是波斯尼亞-克羅地亞族聯邦,以及塞族共和國,而塞族共和國的立場跟塞爾維亞一樣,否認斯雷布雷尼察事件是「種族滅絕」。

兩個對一件重要歷史事件看法迥異的民族活在同一國度--雖然兩個實體大致分開各管一半領土,但實際上,絕大部份地方都是三族共存,難分你我--波斯尼亞政府很難對未來發展有一致的看法,不再打起來已算偷笑,更遑論發展民生。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