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5日星期日

連容克也罵走時

希臘債務談判超過5個月,也未有好好寫過對此的看法,要麼只是寫寫更新,要麼就連寫都不想寫,因為只是口水,而且經常有變卦,寫了也不知道24小時後會否情況又變了。適逢7.5公投,那麼就分開2個po,總結一下自己的看法。畢竟,過了公投,無論結果如何,整個形勢也完全不同,之後的評論要根據不同的大環境作出。

對於這5個月的談判,網主的立場是批判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政府的,尤其對傳統左翼那種教條式批評債權人,不敢恭維(利申:網主政治立場是中間偏左)。從微觀來看,當最支持希臘、以擅於幕後談判而不會公開動真氣見稱的的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也沉不住氣公開大罵齊普拉斯時,就知道齊普拉斯已四面樹敵,連可以做朋友的也變成敵人,談判結果,可想而知。

傳統左翼在希臘問題上對債權人批判的局限,主要在於相關批判似乎不知道、或未有理會今次拯救希臘方案與90年代IMF處理其他國家債務問題(如印尼和南韓)的情況是十分不同。在南韓、印尼的例子,拯救方案中的債權人只有一個,那就是IMF,但在希臘(以及愛爾蘭和葡萄牙)方案中,出資拯救的包括了歐元區其他成員國(目前為18個)和IMF,沒有直接出資、但透過向希臘銀行貸款的還有歐洲央行(ECB),那些歐元區國家也不是直接向希臘注資,而是透過成立一些基金(主要是EFSF),注資那些基金,再由基金向希臘貸款。實際執行方案的,是IMF、ECB和沒份出資的歐委會,即所謂「三頭馬車」(troika),而同時,歐元區國家又會透過歐元集團(Eurogroup)、亦即歐元區國家財長會議,來監察拯救方案,以及作出相關決定。

從微觀而言,債權「人」其實包括了大量不同參與方,意味希臘談判時有大量空間,「拉一派、打一派」,在債權方尋找盟友,再由那些盟友說服其他債權方。當中最易說服支持希臘的是容克,因為錢又不是歐盟的預算中支付,作為最主要泛歐機構之首,他亦有很大誘因要不惜(18個成員國)一切代價來留住希臘在歐元區。事實上,即使去到容克已與齊普拉斯反面的階段,容克仍有「放水」給希臘,他在6月底以「不滿希臘政府誤導希臘人」為由,公開最後一份方案草稿時,提及可以商討削減債務的問題,有理由相信,這是容克把削債談判「偷運」入方案中。是否削債,應仍在十分初步的階段,很多成員國應該未準備好要商討此事的,但容克似乎以此製造既定事實,日後重啟談判時,逼使各成員國必須開始研究此問題。

不過,很不幸,希臘政府只是不斷在「打一派」,總之與自己意見不合就立即批評,還要是公開的、不留情面的批評。容克與齊普拉斯鬧翻,始於6月初,當時容克拿著一個協調方案,跟齊普拉斯商討,結果齊普拉斯不滿意方案,翌日立即數臭容克--容克是希臘在這場談判中最重要的盟友,即使對他有不滿,也只能私下告知有什麼意見不同的地方,絕不能公開抨擊對方。希臘人有尊嚴,容克也有尊嚴,容克這樣被人公開批評後,還會跟齊普拉斯政府說好話嗎?

此類例子,俯拾皆是。ECB行長德拉吉(Mario Draghi)已不斷破例維持向希臘銀行提供緊急貸款,以免捲入這個政治爭拗,但也同時面對這筆巨額貸款隨時泡湯的風險。按規定而言,ECB早應不再向希臘銀行提供貸款,但ECB在公投的決定宣佈後停止再提高貸款上限後,希臘又公開批評ECB。

再回想起5個多月前,當激進左翼聯盟(Syriza)上台時,當時整個歐洲的氣候是財金政策會否向左轉,目前由左翼執政的歐元區兩大國法國和意大利會否趁機向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逼宮,要求全歐檢討應否放寬緊縮財政政策。

有2個主要歐元區成員國撐腰,容克屬中間偏右、但緊縮政策立場沒德國那麼嚴厲,金融市場已沒2010年或2012年那麼緊張,歐洲不用再那麼擔心市場憂慮政府財政,經過逾5年緊縮,副作用已浮現,而目前經濟已處於向前看、如何「投資未來」(即是花政府錢)的階段,在如此利好左翼的大環境下,為何希臘「激左聯」政府仍不能乘勢要求放寬對該國的緊縮要求、甚至「為全歐洲人重奪民主」改變全歐洲的緊縮政策?反而希臘在歐元區變成18VS1、自己與全歐洲為敵?難道金融界無孔不入,滲透了全部成員國政府,包括一開始曾支持/同情希臘的法國和意大利政府?

必須強調,齊普拉斯政府亂來,不代表其政府所提出的全部都是不合理。最明顯的是,5年緊縮,客觀效果是希臘經濟期間倒退了至少25%,背後原因,可以討論,但因此質疑緊縮是否就希臘經濟困境對正下藥,不能說全無原因。又或者退休金問題,有人說過,正是當日希臘撇債(希臘是撇過一次債的,銀行已為此大撇帳了一次),同時要求希臘退休金也為手上的希臘政府債券撇債,導致退休金擁有資金下降,倒過來令退休金不足,造成現在又要削減退休金付款的惡性循環。這些都有一定道理。

然而,一副「老子全部都對的」態度,不是談判時說服對方以至全球應面對上述問題的態度。覺得全世界都與自己為敵,用這態度去談判,結果求仁得仁,全世界真的與自己為敵。最不幸的是,齊普拉斯白白浪費了世界支持自己看法的機會。

延伸閱讀:
1月26日:極左歷史性勝選 希臘「脫歐」機會微
4月28日:人的因素
6月18日:希臘退休人士慘嗎?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