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4日星期六

奇型怪狀的選票

希臘7月5日舉行公投,是該國1974年決定軍政府倒台後是否重迎王室的又一次公投,但這次公投舉行之倉卒,令公投安排本身已是另一笑料。例如上面的選票,一個選民能否正確作出抉擇?

上面選票,左面是問題,右面是選擇。最奇怪的地方是,OXI(No)選項會放在NAI(Yes)選項的上面,完全違反了任何文化都是Yes先於No的習慣。

選票另一個設計,香港人和台灣人不會察覺到有任何問題,但對於希臘人來說則很突兀,那就是,希臘自70年代民主化以來,從來都不會在選票剔出其所選選項的!香港、台灣,以至英國等英語系國家,甚至日本、南韓,或是德國,選票會列出選民可選擇的選項,選民要在選票上剔出(或戳印)其選項。

不過,在希臘,以至其他南歐國家和法國,選民一入票站,會先由票站職員拿取幾張紙張,代表不同選項,以及一個信封。例如下面美聯社的2012年希臘大選照片,每張紙張代表一張名單,紙張最上是相關政黨的黨徽,全白色的代表棄權。選民之後會進入有遮蔽的地方投票,把不想投的選項的紙張拋入垃圾桶,把所選選項的紙張放入信封,封好,然後出來,再在票站人員監察下放入票箱。

因此,這次希臘公投的選票反而掉轉,採用英國式而非該國一向使用的設計,有點奇怪。
當然,最奇怪的是那條問題。今次公投的問題用字是:
"協議計劃應否接受?該計劃由歐盟執委會、歐洲央行和IMF在2015年6月25日的歐元集團財長會議提出,包括兩部份,構成單一方案。第一份文件名為「完成目前計劃及之後的改革」,第二份為「初步債務可持續性研究」"

以公投來說,這條問題極長。一個正常的公投,一定是各方反覆討論,把選項篩剩兩個,然後用最簡潔的用字表達。

以去年蘇格蘭公投為例,問題只是「蘇格蘭應成為獨立國家嗎?」,英文只有6個字「Should Scotland be an independent country?」。即使較複雜一點,今年較早時愛爾蘭有關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的修憲公投,問題的字眼都只是:「建議在憲法第41條加入第4項,該項為<婚姻可依照法律由兩個人締結,不論其性別。>」

公投問題中涉及2份原文只有英文、極度專業的文件,一般國民能否在大概一週時間來看懂?希臘政府把該文件譯為希臘文時,有沒有譯錯?有人已指出,希臘政府稱文件表示,希臘的債務不能持續,但文件英文原文是說,在兩個情況下,希臘的債務是可以持續、毋須撇債也能還清。而且,歐元區財長已說,6月30日屆期一到,這份文件已不再有效,如要談判,要重頭由另一份文件開始。公投投一份債權人已說收回的文件,投來幹麼?

而且,公投由公佈到投票只有8天時間,又不會由郵寄投票,海外國民未必趕及回國投票,即使身在希臘的國民,也未必會回鄉、回到自己所屬選區投票。現在每天只能提取60歐元(516港元/2055新台幣/413人民幣)現金,一些希臘人往返目前居住地和所屬選區的交通費可能也已是這個金額,根本不會有人花錢這樣做。

更不要說,喊窮沒錢的希臘政府,要花至2000萬歐元(1.7億港元/68.5億新台幣/1.4億人民幣)來辦這個公投!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