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6日星期一

如何說服逾3億人撥款給希臘?

對過去5個多月希臘債務談判的看法part 2。正如上一個po所說,拯救希臘(以及愛爾蘭和葡萄牙)與IMF之前拯救其他國家,有一點很不同,那就是IMF並非唯一、甚至並非主要債權人,債權人還包括了其他18個歐元區成員國,而這18個成員國不只是富有的德國和法國,還包括了較希臘窮的國家,例如斯洛伐克等。

不應完全抹殺拯救方案是否有效、還是令希臘經濟雪上加霜的討論,也不應抹殺這些拯救是否救銀行多於救希臘人的討論,但現實是,在希臘拯救方案的框架下,若只一味側重「金融界搶掠希臘」或「全球化令希臘受苦」的論述,無補於是,也不切實際。很簡單的一個問題:你有信心以這套論述,說服其他18個歐元區成員國的選民,游說他們支持再向希臘撥款、或放寬對希臘的緊縮要求嗎?

如果希臘人民很慘,是受害者,IMF這類代表全球化和金融界利益的國際機構是「奸」的,那麼,波羅的海三國、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亞、馬耳他和葡萄牙這些人均收入較希臘還要低的國家,要求這些國家的人民犧牲自己的福利,要多交稅款,來補貼希臘的福利開支,為何這些國家的長者、等待福利開支的人不慘呢?

Again,必須強調,拯救方案可能--或者說是肯定--有問題,令希臘問題惡化,可以討論,甚至毋須質疑,例如文末列出的報導(來自澳洲的Financial Review,應是右派的)也提出IMF內部正討論這問題;拯救方案是否「放生」銀行,也是可以討論,甚至毋須質疑--方案沒有一開始就要求銀行把手上的希臘政府債券減值,的確令銀行有時間放掉部份債券,減低了損失。不過,事到如今的現實是,希臘已經進行了一次大減債,私人投資者手上的希臘債券已經減債了一次,現在再提減債,減的只是公共機構,因為希臘絕大部份債券都由這些機構持有,包括IMF,包括歐洲央行,也包括18個歐元區成員國的政府,減債意味這18個國家逾3億人的公帑要為希臘埋單。這,又是否公平呢?

當花的不是自己的錢時,當然可以很輕易地說這是什麼金融界大陰謀、緊縮政策不人道,云云,但這麼不人道,你又是否願意花自己的錢來協助希臘呢?

最大的問題還在於,外界對希臘已信心盡失,不覺得這個國家有能力恢復經濟和財政。逃稅問題嚴重,始終未能有效處理;公務員架構臃腫,涉及該國的clientelism政治文化問題,絕非簡單的「裁員不得民心」這麼簡單;至於福利「過高」,也即管當作是「假象」,但現實是、至少是希臘政府未能向外界「闢謠」,說服該18個歐元區成員國的人民那是「謠言」。如果你是該18個成員國的人民,你會同意自己的政府再向希臘發放貸款嗎?希臘人希望外界聽到他們生活困境的聲音是民主,那麼,其他18個成員國的人民也希望毋須因為貸款給希臘而緊縮的聲音,為合不能聽見呢?

另外要強調的是,希臘面對的「藥方」,的確與90年代的南韓和印尼很相似,都是勒緊褲帶,但背後的原因很不相同。無錯,IMF也同意這道藥方,但IMF這次其實也是「上錯賊船」。詳細的稍後有空時再寫,重點是,IMF在今次拯救方案沒有話事權,該組織早在2013年已發表檢討報告,後悔當初同意歐元區的意見,不一開始就提出大幅撇債,IMF建議撇債不是這幾天的事。要求希臘嚴厲緊縮,並非什麼IMF的剝削,更像是歐元區「金主」德國的要求,IMF只是德國提出介入,以協助執行德國的政策。

因此,相對於說什麼國際金融機構大剝削,我會傾向認為,希臘目前困局更多是涉及歐元區治理的問題,包括:
1、其他成員國或歐盟,尤其是德國,是否應能向其他成員國施加其經濟政策路線?
2、如果有成員國破產,受助國與援助國之間的權責界線在哪兒?
3、中長期來說,歐元區成員國是否應接受財經政策一體化?
4、如果真的要有單一/協調財經政策,那應是德國式經濟模式嗎?

當然,最終問題,可能是:歐元真的是一個一開始就錯誤、一開始就知道不能實現的貨幣聯盟嗎?

延伸閱讀:
7月3日澳洲AFR的報導:Has the IMF made mistakes in Greece?
6月10日路透社報導:IMF's "never again" experience in Greece may get worse
要理解德國經濟模式和背後為何有此想法,可看2008年《信報》文章:「不夫人」堅拒大灑金錢振經濟

7 則留言:

  1. 可以因为香港是精英分红统治 , 所以可以无视『接管』这概念? 不是吧, 全世界那么多私人企业的债务接管重组。
    IMF 上错“贼船”? 别让人笑了。 从建议借钱给希腊, Goldman sachs不知道刮了多少 , 至于背后的分赃更不用说了。 有问题的贷款,永远是和贪污挂钩的, 这是事实。

    回覆刪除
  2. 波多黎各快倒債,美國聯邦政府好像也不會救助...
    不過不知道這種情況下波多黎各銀行的存款會不會有問題...

    回覆刪除
  3. 不過不論公投結果,有這個公投其實是好事,可以增加內部團結...
    就算希臘最後真的退歐,這也是人民的選擇,怨不得別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一方面,我是支持公投,包括2011年那一次,但前提是要有充足時間,至少也應有一個月,且是談判時已向債權人說明

      另一方面,當公投無論如何都辦了的時候,也只能說「至少知道人民怎樣想」,聊作安慰而已。至於團結?倒不見得,反而更分化了

      刪除
    2. 呃...我是覺得就算再多一個月也不會有人把那些文件看完啦...

      這次公投之所以沒效,其實是因為希臘總理錯誤的假設其他國家不敢讓希臘退歐...但相對的,如果NO的選項明確的指出說No等於退歐,那應該比較會成為一個有效的公投...

      然後我相信未來應該遲早會真的辦一次希臘要不要退歐的公投...

      刪除
  4. Why was a referendum held in the first place? It was to consolidate the support for the governing party in Greece. The No result demonstrated to the other Euro countries that Syriza still have the mandate to lead the negotiation on behalf of the Greek people and that Syriza have respected the democratic institutions. Mostly the referendum was held for "export" purposes. Then the apparent change of heart by Tsipras, submitting to the parliament and passing a near-identical proposal to what was tabled by the Eurozone finance ministers just few days ago, serves the purpose to stay on the negotiation table.

    As a result of the political play by Syriza, "trust" became the inevitable buzzword burning the lips of the Eurozone policy-makers. The problem really, is execution. Is the Greek government capable of realising the financial goals? Are the politicians really interested in saving their country this time? Can they think outside of the intricate and historical web of their personal power base?

    回覆刪除
    回覆
    1. The problem is what is "saving their country this time."

      Some people think "keep the euro and reforms," and others think "leave the euro zone." Only referendum can tell what Greek people think which is the best way to save their county.

      The problem is the one win in the referendum is not a realistic option, and I think Greece need another referendum with a more realistic option...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