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1日星期一

以謊言治腐朽?

希臘2015年9月大選最神奇之處,在於結果跟1月時近乎一樣。激左聯(Syriza)得票率大概35%,第二大黨新民主黨約28%,跟1月差不多,激左聯議席獲145席左右,跟1月的149席差不多。

就像過去8個月沒有發生過什麼似的,什麼希臘瀕臨脫離歐元區、資本管制、抵抗迫希臘緊縮財政的「外國勢力」,又或是齊普拉斯(Tsipras)曾大力推銷要向緊縮說不、然後一週內變成大力推銷向緊縮說好,全部都像夢,究竟有沒有發生過?單看選舉結果,應該沒有。


要解釋齊普拉斯「不敗之謎」,可重看路透8月中、即大選前的文章。簡單地說,就是希臘選民在今次大選沒選擇。不支持激左聯,另外2個主要選擇就是中右的新民主黨和中左的泛希社運(PASOK),但問題是,希臘人仍普遍覺得,希臘落得如斯田地,罪魁禍首正是這2個輪流統治了國家近40年的大黨,執政時就只顧貪污,官商勾結,疏於管治,對於希臘人來說,這2個政黨是腐朽到極點。相對下,齊普拉斯反口,而且談判策略有錯(又或,希臘人不覺齊普拉斯談判時犯大錯,反而認為他已盡力,面對歐洲列強是「雖敗猶榮」),那只是「小過失」。

不選擇新民主黨和泛希社運,那就餘下黨領導還在獄中的金色黎明(繼續是第三大黨)、同樣極右的獨立希臘人黨(ANEL)、已是文化遺產的共產黨或河流黨,前三者太極端,河流黨不見得較激左聯執政上有經驗,選來選去,只有激左聯。或是不投票。

微觀上,大選來得頗突然,其他政黨沒有時間準備,尤其是新民主黨,原黨魁薩馬拉斯(Antonis Samaras)剛在7月因公投反對緊縮方案而辭職,該黨目前只是臨時黨魁,還要是個從政逾40年的過氣政客,該黨維持到28%得票,已算有交待。

齊普拉斯日後會否執政好一點、有改善?天曉得。

只是,一個政客可半年內,說的和做的完全相反,還如此臉不改容,我很難愛上這種謊言。
會想,如果這種情況發生在自己身處的社會,我會含淚投票?乾脆不投票?埋怨含淚投票之前,我有什麼責任?還是一切都是社會的錯、境外勢力的錯?

延伸閱讀:
希臘政壇三大家族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