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9日星期三

備受威脅的神根 歐盟內長的冒起?

有關歐洲目前難民危機,上一篇po寫了很「細微」的都柏林規定,這一篇寫較「宏觀」的神根區(Schengen Area)。歐洲不少官員、包括德國官員警告,如果歐盟及各成員國不能解決今次難民危機,各國間免邊境檢查的《神根協議》將會崩潰,大家重新設置邊境檢查。

當大家想到,神根是歐洲融合史難得的成就,是較歐元更重要、更受人民歡迎的歐盟支柱,大家就會明白,為何大家認為,難民危機對歐盟構成的威脅較希臘危機更大。

循例再說一次:神根成員國和歐盟成員國不是一樣的。如上圖(來自歐盟網站),28個歐盟成員國中,有6個不是神根成員國,英國和愛爾蘭不加入,塞浦路斯、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和克羅地亞未符合資格加入,但有4個非歐盟國家卻是神根成員,包括瑞士、挪威、冰島和列支敦士登。所以,歐盟的內政及司法部長會議,相關議程的安排是十分特別的,如果會議有涉及神根的議程,「神根議程」必須放在最前或最後,方便上述10個國家的官員可遲到或早退。

某程度上,神根面對的威脅,跟歐元面對的威脅,處理十分相似。引用《金融時報》9月4日一篇半報導、半評論文章(註1)中的一段,一些歐洲官員指出這另一個很相似的歐盟大災變:
"倉促引入一項大膽的政策理念,其規則不能在各國間一致地實施,相關體制十分弱;一個系統性的危機令整個政治構想瀕於崩潰;區內不同陣型間早已有的分歧浮上水面;德國被推到前方,感到被迫要迫其他國家向其意志屈服"
簡單來說,希債問題把歐元的結構性問題曝露出來,難民問題則令神根的潛藏問題出現。

那個潛藏問題,就是大家只看到人民出入不同國家之間毋須經邊境檢查,十分方便,但沒想到要做到此點,須有很多其他政策上的協調來配合。引用《金時》另一篇發於9月1日的報導(註2)中的一句:
"神根協議只締造單一邊界......,但沒有單一內政部,去管理保安問題,或是成員國間公平分配處理政庇的問題"
該篇報導的標題稱「神根面臨壓力」,但把上面的句子掉轉看,就會看到歐洲要解決今次難民危機、化解神根面對的壓力,當中出路是什麼。

沒錯,那就是把內政政策上繳歐盟。正如目前不少人已相信,除非棄用歐元,否則「歐盟財長」、不少財政權力上繳歐盟,勢將出現;同理,除非放棄神根,否則「歐盟內政部長」、內政政策上繳,也一定要落實。

目前討論的強制難民配額、單一難民政策,已是朝「共同內政政策」(更準確地說,應是「內政及司法」、簡稱JHA)邁進。但正如上面那一句所說,要確保成員國間毋須重設邊境檢查,還涉及很多項JHA措施要上繳、或至少協調各國做法。例如,歐盟可能要仔細到插手邊境防守的執行細節,以免有些國家的執行力太弱,形成破口。另外,既然有人擔心,有些難民不是難民,而是潛入歐洲的恐佈份子,那麼,歐盟也要有更強的保安和反恐能力,當中包括情報收集、前線執法、法律執行等的能力,這些全部涉及執行,多於純粹訂立單一政策。

相對於「歐盟財長」,「歐盟內長」出現的機會更高。大家還可想像到歐元消失,人民會為了不想緊縮而放棄歐元,但要他們放棄免邊境檢查,似乎難度十分高。例如不斷表示不滿要接收難民的中歐國家,如波蘭、捷克,他們有不少國民是靠不斷在邊境地區來往德國做生意或運載貨物來維生,如果沒了神根,這些國家會有很多人失業。因此,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不斷大呼神根會崩潰,其實是威脅這些國家,如果他們敢不收難民,甚至封了對外的邊境,阻截難民,那麼,德國也會封了跟她們的邊境、封了她們的生財之路。

沒錯,又要德國做醜人,把自己的政策強加於其他歐洲國家!

延伸閱讀:
註1:EU refugee crisis: End of an ideal(有paywall)
註2:Migrant flows puts EU’s Schengen under pressure(有paywall)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