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0日星期二

五星運動突與UKIP割蓆

歐洲各國政壇終於放完聖誕新年假期,9日開始全面恢復正常運作,歐盟政壇這天便迎來政治震撼彈——意大利「民粹」/「疑歐」/「反建制」政黨五星運動(M5S)黨魁格里洛(Beppe Grillo,照片左)突然提出,與英國獨立黨(UKIP,照片右為其前黨魁法拉奇Nigel Farage)斷絕關係,退出主要由UKIP牽頭的歐洲議會政團「自由與直接民主歐洲」(Europe of Freedom and Direct Democracy,EFDD),並企圖加入由前比利時首相伏思達(Guy Verhofstadt)領導的自由派政團「歐洲自由派及民主派聯盟」(Alliance of Liberals and Democrats for Europe,ALDE),但最終被ALDE拒絕。

這次事件,可折射出歐盟與其成員國兩者政治之間的互動,也可看看在目前環境,何謂「民粹」/「疑歐」?


何謂議會「政團」?
在歐洲議會,只要有至少25名來自至少四分一成員國(目前是7個)的議員合作,便可在歐洲議會組織政團,他們會較不能組成政團的議員享有多很多優惠,例如資金補貼會多很多,而且在分配重要位置(例如委員會主席)方面佔優。

EFDD原本有來自8個國家的44名議員,如果M5S離開,EFDD便剩下7個國家的27名議員,如果有「一人國」議員——即來自其成員國只有他自己一人在EFDD——離開,EFDD便瓦解,UKIP在歐洲議會所獲的資源會驟減,對他們在英國的政治工作會有很大打擊。

事發經過
在8日,格里洛突然提出脫離EFDD,而且矛頭指向UKIP,指出UKIP已完成該黨最重要目標,目前在歐洲議會的工作只是英歐關係,M5S再沒理由要跟他們合作,因此建議離開,並改投ALDE。

M5S黨員在9日以網上公投方式,以78%贊成票支持格里洛的提議。

然而,這輪到ALDE不少議員不滿,難以接受跟一個「民粹」/「疑歐」政黨合作,迫使伏思達同日晚上宣佈,雙方未有基礎討論結盟,M5S加入ALDE就此作罷。

格里洛之後說,會嘗試另立一個推動直接民主的黨團,似乎不會返回EFDD——事實上,法拉奇對格里洛背叛自己感到憤怒,EFDD應該不會讓他回來。(更新:M5S和UKIP已在10日晚上宣佈,M5S回歸EFDD。不過,除了UKIP不算是輸家外,本文全部分析仍然有效。)

格里洛的盤算
格里洛突然提出由一個高度疑歐/邊緣的黨團,加入一個高度親歐/主流的黨團,相信是為隨時出現的意大利大選作準備。
倫齊(Mateo Renzi)上個月因為修憲失敗而下台後,意大利政壇普遍支持盡快大選,只要修改選舉法便可進行,最快在今年春季投票。民調顯示,M5S支持度一直領先,很大機會上台。

格里洛此時撇下UKIP,似乎是想爭取國內游離選民,希望沖淡M5S的「極端」形象,說服選民他們是可以執政的,也向其他政黨放出訊號,M5S是很務實靈活的,他們準備好跟任何政黨合作籌組政府。即使現在加入ALDE失敗,但格里洛在國內已達成了上述目標。

而且,格里洛正式的割蓆理由也十分合理。UKIP在歐洲議會有20席,假設英國在下次歐洲議會2019年選舉前脫歐,EFDD也早晚要瓦解,那麼,M5S倒不如盡早找個新盟友。

伏思達的盤算
伏思達也有結盟的誘因。他正角逐歐洲議會主席一職,但ALDE只是第四大黨團,連另一疑歐政團「歐洲保守派及改革派」(European Conservatives and Reformists,ECR)也不如,如果M5S加入,ALDE就會超越ECR成為第三大黨團,增加伏思達爭當主席的籌碼。

伏思達應私下與格里洛達成了合作協議,但ALDE其他議員反彈很大,令M5S加入ALDE的計劃觸礁,也重挫伏思達的威信,因為他現在被視為為了上位而可以不惜一切的「政棍」,算是跟法拉奇一樣,都是事件中的輸家(即使法拉奇現在可以幸災樂禍)。

定義含糊的「民粹派」
不過,這次一個疑歐派跟一個親歐派竟能合作,也不能純粹描繪成兩個政客為了自己政治利益而隨時出賣自己對歐洲前途的信念,因為目前所謂的「民粹」/「疑歐」,定義含糊不清,甚至是把兩個在政治光譜兩極的政黨放在一起。

在目前的歐洲政治環境,傳媒、商界甚至學術分析看「民粹」/「疑歐」勢力是否興起,主要是想看「現狀」是否大變、逆轉,所謂「現狀」,不外乎包括3點:1、歐盟及歐元區這兩個組織會否瓦解?2、由1引伸出來,就是歐洲人是否反全球化及反移民?3、現有社會精英階層(包括政界、商界、傳媒等各個領域)是否會被取代?

上述的視點不能說有問題,由這個視點便會引述出下面這種「盤點」歐洲各國「民粹」/「疑歐」勢力的地圖(來源:http://connorpost.com/exclusive/populist-and-patriotic-parties-in-europe-2016.html):


然而,上面地圖的各個政黨,差別很大。單是東歐與西歐的「反移民」政黨已是兩回事,正如我之前說過,東歐前共產國家的民族主義從來都較西歐高

這些政黨也不是「新VS舊」,甚至不是「主流VS邊緣」,最明顯的是瑞士人民黨和奧地利自由黨,這兩個政黨都存在多年,原本都是主流政黨,曾加入政府,變成反移民政黨只是90年代開始的事。

更重要的是,這些政黨不是在單一政治光譜,既有極右(例如法國國民陣線),也有極左(例如這張地圖沒標出來的希臘「激進左翼聯盟」或西班牙「我們可以黨」),甚至中間派也有。我寫過的西班牙公民黨是溫和派,M5S的政治立場也被普遍歸類為中間派——如果可以歸類的話。

M5S提出要就意大利是否留在歐元區進行公投,但本身不似強烈推動放棄歐元,甚至從沒說過要退出歐盟,這與UKIP完全不同。在社會經濟議題,M5S較似綠黨,絕對不如共產黨般屬極左,也不屬「反移民」政黨。該黨最「激進」的政綱是在政制安排,他們主張直接民主,也反對政治作為一種職業,認為不應有近乎一生都在政治打滾的議員或官員,做了若干屆議員或官員後,便應退下來,重回自己原本的職業。

所以,撇除歐盟議題,M5S是有空間跟ALDE合作的。

而看歐洲政治時,儘管「民粹」/「疑歐」的標籤有一定用途,但有時也需要注意這類政黨之間的微妙差異,才能清楚歐洲政治目前的動態。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