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5日星期三

最高法院大腳解圍 脫歐爭議踢回國會

英國最高法院在24日裁定,重申英國政府在啟動「第50條」前必須有國會授權。政界跟當天市場反應,似乎跟我去年11月初高等法院作出同一裁決時所說的不同——我當時在網誌和臉書是說,「英國留歐不是夢」,而在最高法院的裁決後,大家認為「英國脫歐已不能逆轉」。

為何會有這個不同呢?因為嚴格而言,最高法院只是盡量想由脫歐爭議抽身而出,最新裁決只是把球踢回去國會,一旦英國脫歐不成,也要為自己製造「不在場證據」,脫歐派不能說成「非民選法院違反公投意向」。

當然,最高法院與國會大樓只是隔了幾個街口,要把球踢回去國會,不用十分大力!

變相方便啟動脫歐
這個轉變,反映出英國脫歐的微妙,以及形勢之複雜——即使是同一框架,只要形勢不同了,那麼,同一個行為、同一句說話,也可能有了不同的意義。

說回最高法院的裁決。除了「必須獲國會授權」外,裁決還包括以下兩點:
1、國會授權的議案內容要包括什麼,不在司法系統決定範圍之內,是行政與立法機關之間的事——最高法院審理本案時,曾有人提出,裁決應同時指令政府,在這條議案內必須寫上什麼;
2、中央政府毋須獲蘇格蘭、北愛爾蘭和威爾斯地方議會授權才能啟動脫歐談判。

這2點爭議是在最高法院審案時才出現,如果最高法院連這兩點也判政府敗訴,這將是政府的惡夢,尤其是第2點,因為蘇格蘭整體支持留歐,蘇格蘭議會有充份政治理據否決開始脫歐談判,而北愛近日出現政治爭拗,需要提前地方選舉,未來一、兩個月議會停止運作,北愛議會無可能3月底(首相文翠珊提出的啟動談判限期)前通過准許談判。

所以,在客觀效果上,最高法院已仁至義盡,盡量讓政府更容易啟動脫歐了。

政治形勢變幻莫測
另外,高等法院與最高法院裁決的兩個月間,英國政治也有變化,當中包括:
1、高等法院的裁決讓政府措手不及,但政府現在已制訂了應急方案,預備好如果再敗訴,那就提出一條極短的法案——很可能只有一句,讓議員難以無限期辯論或提出多項修訂;
2、文翠珊之前沒說明要「硬脫歐」,但她近日已表明必須離開歐洲單一市場;
3、文翠珊在最新的演說中,明確說國會一定可為脫歐表決——儘管她說明是何時表決;
4、工黨黨魁高斌進一步表明,無意在表決中「阻撓」脫歐。

上述改變,都令政府把「國會批准」廢了武功,削弱「國會批准」的阻止脫歐能力。

那麼,我去年所說,國會辯論可能拖垮脫歐進程,這結論是否已不同了/錯了?不是。因為,現在的「戰場」只是由法院搬回國會,儘管議員——無論是民選的下議院,還是非民選的上議院——「違反」選民公投的意向,刻意拖延脫歐過程,似乎難以想像,不過,仍不能低估這情況出現的機會,一切還要未來數周政壇各方、傳媒輿情、網上輿論與社會等之間的互動。

既然文翠珊可以廢掉「國會辯論」這一招,難保留歐派可以在「國會辯論」中找出新方法,去利用辯論拖延脫歐。

最高法院裁決的最深遠影響,反而「聯合王國」的統一——裁決給了獨派更多彈藥去證明,留在英國與地方高度自治,兩者不能兼得。這問題在蘇格蘭特別嚴重,這在北愛爾蘭更是重燃當地再有武裝衝突的危險。

(文首倫敦街景照片來自Getty Image)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