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4日星期四

笑裏藏刀

上面是在法國2017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唯一一場電視辯論中,長達2個半小時,一開首的影片截圖,絕對可以代表這場辯論的氣氛——不是「笑笑口」的友好,而是在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和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二人互相狠批下,仍然可以從容微笑地批評對方/聆聽對自己的批評。


二人的開場白,可以反映這次辯論,二人用辭有多狠。

瑪蓮勒龐一開首這樣說:
"第二輪投票以這個方式進行,我十分高興,因為政治選擇十分清晰:馬克龍先生代表著過度的全球化、「Uber化」、不安感、全部人對全部人的戰爭、經濟掠奪、肢解法國、社群主義*。"
馬克龍這樣說:
"你(瑪蓮勒龐)繼承一個姓氏、一個政黨、以及一個幾十年來靠法國人的憤怒才能興起的政黨...過去40年,我們每次總統大選都有一個「勒龐」出現。面對著這種失敗主義,我帶來法蘭西征服的精神。"
正如大家在截圖看到,難得的是,在如此用辭強烈的辯論/對話中,二人仍然可以不時輕鬆微笑。當然,他們也有不少時間是「認真」發言,但他們面對質疑時,更多是以恥笑和不屑的面容來回應,這跟之前兩屆的法國大選辯論很不同。

在這場辯論,以至整個12天第二輪投票拉票,都是一場「繼承者」之爭,二人都不斷強調對方繼承了一個法國人最討厭的人/組織。馬克龍不斷強調對手代表老勒龐,也代表國民陣線——一個在政壇存了40多年、絕對不能算是新運動的政治組織;瑪蓮勒龐不斷提醒大家,對手曾在一個超低民望政府出任經濟部長,是「小奧朗德」。

以法國的標準,辯論中「聲疊聲」,已是正常事,但這次辯論的失控程度仍較正常的法國更嚴重,尤其是首個小時,主要因為第一個小時主要討論經濟、財政、福利、退休及勞工政策,但瑪蓮勒龐對這些政策的掌握似乎不佳,極少談自己的主張,於是大部份時間在攻擊馬克龍的政綱,迫使馬克龍不斷插嘴說對方不談自己的政綱,又說對方在說謊。

情況到第二個小時有改善,因為第二個小時主要討論反恐、移民、歐盟、政治操守等,涉及瑪蓮勒龐的兩大強項政策——移民及歐盟,瑪蓮勒龐較多說自己的政綱,「聲疊聲」、互相插嘴的情況才略為改善(但仍不斷出現)。

儘管要令選民記得馬克龍曾在現政府擔任部長,是瑪蓮勒龐在這場辯論的主要任務,但正如上述,瑪蓮勒龐抨擊對方做部長遺下爛攤子、為何做部長時不落實現在所說的政綱,似乎說得太多,令人覺得她對政策的掌握較想像中弱,尤其是首個小時那些涉及大量數字的政策,基本上聽不到她會做什麼,要到第二個小時重回她的強項,她的表現才略為改善。「不熟書」,在美國或者可以被選民接受,但法國選民不太可能受這一套。

至於馬克龍,表現叫做「正常」,在瑪蓮勒龐不斷挑戰他曾當部長卻令國家變得如此差時,仍能「守得主」,未見嚴重「失分」。

*社群主義,communautarisme,是指某一種族、宗教或任何背景的社群,內部凝聚力特別強,但極少跟法國其他社群接觸,又不接受法國的價值觀,自成一角。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