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焦點文章

大火發生兩日半 丹麥舊交易所外牆倒塌

丹麥哥本哈根有大概400年歷史的舊證券交易所(Børsen)發生大火兩日半後, 在星期四下午5時過後連部分外牆也倒塌 ,令重建這座建築更為困難。

國民陣線冒起 共和陣線沒落

 (國民陣線黨魁瑪蓮勒龐;France 2電視台照片)

法國23日地方選舉第一輪投票,最令人矚目的是極右政黨國民陣線表現優異,該黨已成功「零的突破」,在其中一個城鎮一舉得票過票,而首度奪得市長/鎮長一職,而在至少3個城鎮也有機會在第二輪投票中得票第一而控制市府/鎮府。

就在國民陣線冒起的同時,UMP和社會黨似乎不再會聯手封殺國民陣,主流左右大聯盟的「共和陣線」沒落,讓國民陣線更有機會在第二輪投票中勝出更多城鎮的選舉。

先要解說國民陣線為何在地選一直表現不振。全國得票率而言,國民陣線得票率只有7%左右,遠遠不及UMP的約48%和社會黨的約43%,但在數萬個城鎮中,國民陣線只參選幾百個,該黨沒有能力派人出戰全部城鎮的地選,因此7%的得票率是極高--在上屆2008年地選中,該黨全國得票更只有不足1%。

另一方面,雖然地方選舉是偏向比例代表制,但同時,在第二輪投票獲得最多票的政黨可自動獲至少過半議席,再加上撇除巴黎等大市的市長外,一般來說,選民投了給哪個黨,就意味該黨的黨員很大機會擔任市長/鎮長,因此選民投票的心理變得有點像單議席單票制,會有棄保效應,於寧願投給大黨,一方面會顧忌出了個極右市長/鎮長,更重要的是要防止自己更不喜歡的政黨勝出。所以,國民陣線在地選的表現反而較在總統大選更差。

「共和陣線」始於1998年。在90年代,一些右派(當時還是稱為RPR,未有UMP)的地方首長要靠國民陣線支持才可執政,但1998年,當時的總統希拉克(Jacque Chirac)下令所有右派地方支部都不能再與國民陣線合作,如有需要,更應與社會黨結盟,組成「共和陣線」,例如在第二輪投票中若出現三強鼎立的情況,勝選機會較低的一方要退出,支持另一方,又或是如果出現國民陣VS社會黨/右派,已被淘汱的一方要公開呼籲支持者投票給另一方。這種「共和陣線」在2002年的總統大選達到高峰,社會黨的候選人意外地在首輪投票出局後,社會黨呼籲支持者投票給希拉克,盡量壓低國民陣線勒龐(Jean Marie le Pen)的得票率。

不過,這種「共和陣線」在2011年開始崩潰,當年的縣選舉中,總統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改為推行「雙不政策」(ni-ni),即是「不投國民陣線,不投左派」,即使UMP已遭淘汰,也不會呼籲支持者在第二輪改投左派。到了今次地選,UMP所有高層都十分口硬,堅持「雙不」,只有社會黨呼籲組成共和陣線。

UMP改行「雙不」,技術上,是因為自2002年總統大選後,「共和陣線」全部都是有利社會黨。深層原因上,就是薩爾科齊本身都已徘徊在傳統法國右派和極右之間,尤其他在罪案和移民問題上,他有時候的發言都十分接近極右的色彩,而另一方面,自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接掌國民陣線後,她努力淡化該黨的極右色彩,尤其是撇除反猶言論,於是UMP(傳統「戴高樂式右派」)與極右的界線變得十分模糊。甚至24日一項民調顯示,55%的UMP支持者希望與國民陣線結盟,可見極右已非什麼禁忌。

究竟UMP最終會否與國民陣線聯手、或至少走得更近?這是2017年總統大選前最矚目的法國政壇發展。

PS:至於上個post所提到的巴黎市長,在第一輪投票中,UMP其實排第一,較社會黨高1個百分點,但問題是在第二輪投票前,未被淘汱的政黨可合組名單,而社會黨單是和綠黨合共得票已高於UMP,而且在2個UMP必須要勝出的關鍵區中,社會黨都明顯壓到UMP,因此社會黨繼續控制巴黎市政府,應無懸念。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英國假郵票泛濫疑來自中國 國安專家:等同中國發動經濟戰

英國近日湧現大量假郵票,導致很多人被罰款5英鎊。 《電訊報》星期三晚報導 ,這些假郵票應該來自中國,保安專家和一些議員斥責中國形同發動「經濟戰」,跟「印製假鈔」沒有分別。

歐盟調查中國風力發電機傾銷 Vestager:不容「太陽能板四步曲」重演

繼電動車後,統籌科技政策及主管競爭政策的歐盟執委會副主席韋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文首截圖) 星期二訪美期間宣佈 ,歐盟對中國製風力發電機進行調查,看看是否透過中國政府過量補貼而讓中國產品獲得不公平的競爭優勢。

雪梨教堂講道傷人案列恐襲 16歲刀手有宗教動機

澳洲雪梨星期一晚發生教堂襲擊案,新州州長柯民思(Chris Minns)星期二上午宣佈, 案件列為恐怖主義案件 ,警方認為犯案的16歲青年襲擊時有宗教極端主義動機。

【德中峰會】習談產能稱電動車出口屬「貢獻世界」 談烏戰說中國非「當事方」

德國總理蕭凌志(Olaf Scholz)星期二在北京會見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他此行兩大目標是處理中國產能過剩及烏克蘭戰爭問題,但習近平在這兩個議題都未有給出德國希望獲得的回覆。

同濟大學生憂留德強制吸大麻 蕭凌志派定心丸:不會

德國總理蕭凌志(Olaf Scholz)正在訪問中國, 他星期一在上海同濟大學跟該校大學生交流時,被問及在德國留學是否會被強制吸大麻 ,蕭凌志大派定心丸,表示大麻合法化後,居住在德國的人士也不一定要吸食大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