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當綠黨人也可當選總統

奧地利總統只是虛位元首,該國實權是在總理手上的,但因為可能選出歐盟首個極右/納粹總統出來,因此引起全歐洲關注。

現在,極右未能作「零的突破」了,不能當選總統,歐洲各國鬆一口氣,也好像沒好戲看而「散場」了。不過,奧地利選出范德貝倫(Alexander van der Bellen,照片來自路透社)做總統——一個有綠黨背景的人可以勝出全國性選舉,其意義其實不下於一個極右總統上台。



先定義一下。全歐洲第一個綠黨總統是去年當選的拉脫維亞總統,而VDB嚴格來說只是「具綠黨背景」,因為他曾當綠黨領袖超過10年,但他今次是以無黨派身份(但獲綠黨支持)來參選,而他當選後,更立即宣佈正式退出綠黨,聲稱希望無黨無派更能讓自己團結全國。

然而,拉脫維亞總統是國會選出,不像奧地利是民選,因此范德貝倫勝出的意義更大。畢竟,除了一個XX身份的總統外,這場總統大選更重要的意義是,測試一下各勢力的實力。

如果極右自由黨勝出今次大選,是象徵極右/民粹/納粹有能勝出一場全國選舉,正在全歐洲復興,那麼,范德倫貝勝出,是代表另一個新勢力的冒起——這不完全是綠黨勢力(下面會解釋),但同樣不算是傳統主流勢力,而是一個當面對極右/民粹/納粹崛起下,不同意這思潮的勢力對新形勢下所作出的反彈,而這股勢力、這些選民決定不用傳統中右保守派或中左進步派作為自己的代表,而是用上另一個新勢力、或者另一套政治論述來作出抗衡。

以奧地利而言,用顏色可最能反映這轉變。之前的總統大選,都是「黑紅」對決,即是黑色的人民黨(OeVP)和紅色的社民黨(SPOe),但今次變成「藍綠」對陣,藍色的自由黨(FPOe)對上綠黨。

范德倫貝這次作為總統候選人,又不是完全的綠黨人。無可否認,他曾在綠黨多年,其政綱主張當然有不少是綠黨的倡議。

另外,論辯論之狠,論分化程度,他較今次自由黨的候選人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過,在競選過程中,范德倫貝一路向中間靠攏,尤其是在第二輪投票的競選期間,因為他的策略很明顯,就是要打「anyone but」的策略,呼籲所有不想極右上台的選民全部投自己,因此他一定要吸納其他政治勢力的主張,甚至為了吸納鄉郊保守派的選票,他也開始大談「本土」,經常說奧地利是他的Heimat——類似故鄉、家鄉的意思。

那麼,范德貝倫代表的是什麼呢?這就要看他未來6年出任總統的言行。

另外,也可以看看下一次(最遲2018年舉行)的國會大選。大家已說,儘管自由黨最終落敗,但已獲得階段性勝利,因為有一半選民敢投自由黨,這為自由黨下屆大選劍指執政權奠下基礎。而作為反極右的一方,又會如何延續今次總統大選來在下屆國會選舉對抗自由黨呢?

留言

  1. 問題係:對抗極右,是否要用極左呢?或許最大原因是因為中左和中右都係只說不做?
    (在加拿大,聯邦自由黨靠左——甚至左過傳統左翼的新民主黨——勝出選舉,但執政後相當大程度右傾——若未至於全面的話——令不少支持者相當失望。

    回覆刪除

發佈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馬克龍建議「保證俄安全」 烏:我們才要保證

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表示, 如果俄羅斯願意結束烏克蘭戰爭,西方應該考慮向俄國提供「安全保證」,這番言論立即惹來烏克蘭及一些歐盟國家的政界人士批評 。

滙豐全英關114分行 佔25%

滙豐銀行週三宣佈,明年4月起全英國關閉114間分行 ,理由是英國客戶越來越多用網上理財,自疫情後大幅減用櫃枱服務,而且不見得這個趨勢會逆轉。

離烏邊境逾400公里 俄兩空軍基地遭轟炸襲擊

俄羅斯2個空軍基地週一接連遭襲擊 ,懷疑是烏克蘭所為。值得注意的是,這2個基地離烏克蘭邊境至少超過400公里,令人關注烏克蘭是否已有能力針對俄軍的遠程轟炸機,削弱俄軍透過長途戰機空襲烏克蘭的能力。

中國使館遷至前鑄幣廠 塔村市議會否決

倫敦的自治城鎮塔村(Tower Hamlets)議會週四投票, 否決了中國計劃在皇家鑄幣廠舊址興建新的「巨型大使館」計劃,附近居民擔心會引起安全問題 。

德經濟部假設北京2027攻台 商界斥破壞德中關係

繼 11月中傳出德國外交部草擬中國政策文件,建議德中貿易關係要加強跟中國人權問題掛鈎 後,另一個由綠黨掌管的部門經濟部據報也正草擬對中貿易政策文件,提出在假設北京會在2027年或之前武力攻台的前提下,減少經貿對中國的依賴。德國商界不滿政府接連發出對中強硬的訊息,認為這類消息來得不合時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