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焦點文章

【德中峰會】習談產能稱電動車出口屬「貢獻世界」 談烏戰說中國非「當事方」

德國總理蕭凌志(Olaf Scholz)星期二在北京會見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他此行兩大目標是處理中國產能過剩及烏克蘭戰爭問題,但習近平在這兩個議題都未有給出德國希望獲得的回覆。

憤怒鳥登大銀幕 中美票房齊報捷


以手機遊戲「憤怒鳥」為藍本的電影(三地各自稱呼為大陸《憤怒的小鳥大電影》、香港《憤怒鳥大電影》和台灣《憤怒鳥玩電影》;圖片來自官方網站)20日在全球最大的兩個電影市場美國和中國齊齊上畫,北美洲開畫週末票房為3900萬美元,登上本週北美票房冠軍,擊敗已第三週上畫的《美國隊長》,在大陸則在首兩天有1.2億人民幣收入,同樣是本週末的冠軍,也算是不俗的成績。

《憤》在13日已在芬蘭等歐洲各地上映,在中美上畫前全球票房已達4300萬美元。把手遊角色推去拍戲做主角,憤怒鳥是首個,這部電影也是憤怒鳥創作公司、芬蘭的Rovio的一大賭博,如果這部電影處女作票房慘淡,公司隨時可能破產。



《憤》是用上荷里活A級電影的預算,Rovio投資了超過1.7億美元,當中8000萬美元是製作費,餘下接近1億美元是宣傳開支。如果連同跟戲院的分賬,《憤》的全球票房要大概3億美元,Rovio才可回本。以一個首次製作電影的公司就有如此雄心,是個十分大的冒險。

更令電影業訝異的是,《憤》是Rovio自己製作,只把發行工作交給索尼電影(上述近1億美元宣傳費主要是支付給索尼)。這個是反常的做法,因為美國把漫畫角色開拍成動畫電影時,角色版權持有公司一般是外判給有經驗的電影製作公司處理。不少荷里活電影公司有找過Rovio,但Rovio最終決定自己製作,這是十分大膽的決定——儘管《憤》找來不少有荷里活製作動畫經驗的幕後人員參與。

如果只看目前的話,電玩公司把角色變成動畫,可能是新趨勢。任天堂早前就宣佈,要把孖寶兄弟(香港的譯法,大陸和台灣相信譯作「超級馬里奧」)拍成電影。甚至,有人連俄羅斯方塊也想到要拍電影。總之,只靠單一產品不能再賺錢,一個「品牌」需要涉足多項類型的周邊產品,才能最賺錢。

除了賺錢,還有的是借機宣傳。憤怒鳥也好,孖寶兄弟也好,這些紅極一時的電玩手遊也有衰落的時刻,《憤》也有協助拉抬一下憤怒鳥人氣的作用,令大家又再去(浪費時間)玩憤怒鳥,繼而再買周邊產品。

上述效應,只是現在才看到的作用。實際上,Rovio是在2012年宣佈開拍《憤》,若連同前一、兩年公司已在研究開拍長片的可行性,Rovio決定拍電影,是在憤怒鳥當紅時作出的,因此電影的原意是「乘勝追擊」,而非提醒大家這遊戲仍然存在的gimmick。

憤怒鳥一炮而紅後,Rovio已在開始考慮轉型,希望由純手遊公司變成全面的娛樂公司,近年已有推出一些短片動畫,又製作教學用的產品。Rovio深知,一間遊戲公司年中推出無數個新遊戲,但當中紅的、可賺錢的只有一、兩個,當碰上一個超級賺錢的遊戲時,便需要將遊戲變成品牌,並繼續由這個品牌發展出更多賺錢機會。

只是,《憤》拍攝期間,正好是Rovio開始衰落的時期,近年虧損,又要裁員。因此,如果《憤》票房差,Rovio會面臨很大危機,芬蘭繼沒了諾基亞後,又會短時間內再失去一個國際品牌;但如果電影大賣,則Rovio不單回本,且成功轉型,變成有能力威脅迪士尼、DreamWorks這類動畫公司的娛樂公司。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英國假郵票泛濫疑來自中國 國安專家:等同中國發動經濟戰

英國近日湧現大量假郵票,導致很多人被罰款5英鎊。 《電訊報》星期三晚報導 ,這些假郵票應該來自中國,保安專家和一些議員斥責中國形同發動「經濟戰」,跟「印製假鈔」沒有分別。

歐盟調查中國風力發電機傾銷 Vestager:不容「太陽能板四步曲」重演

繼電動車後,統籌科技政策及主管競爭政策的歐盟執委會副主席韋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文首截圖) 星期二訪美期間宣佈 ,歐盟對中國製風力發電機進行調查,看看是否透過中國政府過量補貼而讓中國產品獲得不公平的競爭優勢。

美3月通脹升至3.5% 日圓34年首跌穿153 每百日圓兌5.12港元

【文章上載於紐約時間10日上午11時59分,更新於下午4時48分】 美國通脹率由2月的3.2%加速至3月的3.5%,較市場預期為高,聯儲局未必能在6月開始減息,導致美元全線強勢,日圓在美國時段34年來首度跌穿152水平,踏入星期四大洋洲一開市便再跌穿153水平,每百日圓跌至5.12港元。

中俄外長會面後同意:烏戰國際會議必須顧及俄立場

中國外長王毅星期二會見到訪的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二人表示,任何關於烏克蘭問題的國際會議必須顧及俄羅斯的意見,王毅又說中俄會推動加強戰略協作。

稱威脅國家安全 瑞典遞解中國網媒主編

瑞典傳媒星期一報導 ,瑞典已把一名居瑞近20年的中國女記者遞解出境,終身再不得入境,理由是她對瑞典構成國家安全威脅。